專題副刊

車少人少好安靜 速寫老街好時光

速速寫檳城創辦人兼畫家邱昌仁和莊嘉強,過去10年每逢週日都召集一群畫家到戶外速寫。但行動管制令迫使他們各自待在家近3個月,和戶外關係疏離。直到5月杪,他們才帶著畫具和畫紙走進喬治市,將新常態下的老街躍然紙上,成了一幅幅優美的畫作。

寫檳城(Urban Sketchers Penang)組織於2010年6月6日創立迄今10週年。過去10年,該組織每逢週日都會召集熱愛速寫的畫家們到檳州各地,或是跨州到戶外或街頭作速寫。

3月15日過後,因疫情嚴峻而暫停舉辦活動。這也是該組織創立10年來,首次出現近3個月的空白期。

直到5月杪,莊嘉強在與速寫活動闊別逾兩個月後,終於能戴上口罩帶著畫具和畫紙,獨自走到戶外去畫速寫。

由於群聚活動不被允許,他在隔天只邀約邱昌仁一同到喬治市老街進行速寫。即便兩人結伴同行,也是遵守SOP維持安全社交距離,兩人就在同一條老街但不同角落裡,拿起速寫筆將新常態下的喬治市老街的面貌畫下。

邱昌仁說:“我和嘉強幼時都居住在喬治市,因此老街給了我們滿滿的童年時期回憶。成年後,我們雖已搬到別處居住,但是我們還是常回到喬治市,將古蹟區的一景一物記了下來。

“自從檳州於2000年廢除屋租統制法令後,許多原本居住在喬治市老屋的租戶,因負擔不起高昂的租金而紛紛搬遷到別的地方,導致許多老屋被荒廢。當2008年喬治市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後,許多遊客蜂擁前來,變得經常人頭攢動,很擁擠。”他感慨隨著時代的變遷,喬治市也歷盡滄海桑田。

遊客太多老街變調

本頭公巷(Armenian Street)是喬治市其中一條歷史悠久的老街,那裡也因為“姐弟共騎”壁畫而名聲大噪,引來很多遊客拍照打卡。

“平日的本頭公巷總是熙熙攘攘,不但很難找到停車位,畫家想找個角落坐下來畫速寫也不容易。因此,我們已有很多年沒有去本頭公巷進行速寫了。直到5月25日,我們再回到這條老街,發現老街呈現的,是一幅門庭冷落車馬稀的景象,與行管前的街景對比強烈。”見此情景,邱昌仁不無驚訝。

莊嘉強對此也有感而發。自從2008年喬治市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後,本頭公巷每天引來遊客無數。行管期間走進老街,遊人冷落,這讓他感覺如時光倒流,仿佛回到幼時熟悉的地方。

“在還有許多老街坊居住在本頭公巷時,街上依然有許多傳統老店營業,常見到工人們忙裡忙外的情景,那時的老街很有生活感,是畫家進行速寫的好地方。後來老街坊們陸續搬離,加上入遺後遊客蜂擁而至,使純樸的老街完全變了調。”邱昌仁回憶起往日的街景如此說道。

那天,他們在本頭公巷各自選好屬意的角落後,就坐下來畫速寫。老街少了人潮的喧嘩,落在莊嘉強眼中卻呈現出有別以往的乾淨。他欣慰看見老街上沒有垃圾。

疫情改變了人類的生活常態,但歷經歲月洗禮的老屋並沒有被打倒,依舊昂然佇立在老街上展現它的生命力。當天,他用畫筆勾勒出本頭公巷路頭(Armenian Street Ghaut)老屋的歷史價值。

速寫當下定格歷史

本頭公巷因“姐弟共騎”壁畫而讓遊客熟知,壁畫周圍依然有不少具有歷史價值的老屋。當天,邱昌仁便將壁畫對面的一座老屋繪成水彩速寫。

“當時我也畫下路經老屋前的行人和摩多騎士,但與以往最大的分別是,這些人都戴著口罩,突顯了作畫時間點上的意義。”

邱昌仁認為,雖然有條件行管期間遊客少了很多,使老街顯得冷清清。但對於熱愛速寫的他來說,老街的安靜,能讓畫家更容易找到安適的角落坐下,不被過多人潮影響,也不會被車子擋住視線,是速寫老街和老屋的好時光。

不鼓勵看照片作畫

邱昌仁作畫逾40年,除了熱愛到戶外速寫,平日他也常隨身攜帶畫本出門,經常將觀察到的情景畫下。

5月22日,大部分行業獲准復工後,他到汽車維修廠去維修車子。他像往常一樣坐在一旁等候。等著等著,他有所發現──車主都戴著口罩各自保持距離默默等候。他連忙拿出畫本,把當下的情景永恆的記下。

“速寫檳城以現場作畫為核心價值,鼓勵畫家將眼前的情景畫下來,不鼓勵畫家看照片作畫。至於作畫媒介則不受限制。”

他除了使用水彩、筆和紙,也曾用手機畫畫軟件作畫。當政府允許民眾到戶外跑步和散步後,他曾陪伴妻子到戶外散步時,也用手機畫下沿途所見。

62名畫家線上參展

今年6月6日是速寫檳城創立10週年紀念,原本計劃舉辦實體畫展,與所有參與該組織活動的畫家一起慶祝,卻因為非常時期,不能舉辦群聚活動,最終改作線上畫展,把畫作張貼在組織的官方臉書展示。

邱昌仁說,此線上畫展主題是“我的檳城,我的最愛,我的速寫”(My Penang,My Favourite,My Sketch)。這是組織創立10年來首次舉辦主題性的線上畫展。

“畫家可選出過去10年期間,對個人而言別具意義的畫作參展。例如畫家認為特別有突破性的速寫,為了紀念某人或地方的速寫,或是首次參與本組織所繪的速寫等等。”

莊嘉強說,這線上畫展共獲得62名畫家參與,其中90%是本地畫家。其餘10%來自國外,他們有些曾來過檳城,或在大馬第二家園計劃下旅居檳城,並參與過該組織在檳城舉辦的速寫活動。

“實體和線上畫展最大的分別是,民眾需親臨畫廊才能欣賞到實體畫展,但是瀏覽線上畫展的民眾不受限制,所有人都可以上線欣賞畫作。我們很欣慰這次線上畫展獲得熱烈迴響,瀏覽線上畫展的人很多。”

展延大型速寫活動

邱昌仁說,除了檳城,其他國家和城市的畫家都各自創辦當地的速寫城市(Urban Sketchers)組織。每年各個城市的組織會輪流舉辦兩項比較大型的速寫活動,包括國際性速寫大會和亞洲速寫大會。

“原本2020年國際性速寫大會計劃於四月份在香港舉行,惟當地自去年爆發大型反送中示威運動後,局勢不穩定,加上今年受疫情影響,使這項大型活動被迫取消。至於2020年亞洲速寫大會原本計劃在印尼的萬隆(Bandung)舉行,也因疫情而展延至明年。”

速寫檳城10年前剛創立時,有約10名畫家參與。如今,熱衷參與速寫的畫家增加至逾20名。

“即便如今我國進入復甦式行管期,但我們依然擔心無法控制人流,因此還不敢輕舉妄動舉辦活動。待疫情進一步受控後,可能會在下半年召集畫家們,一起到戶外進行速寫。”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