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風襲南馬(四)‧買泥碼換好康‧旅行社免車費搶客

鄰國新加坡距離馬來半島只有一水之隔,交通便利。世界水準的超豪華賭場開張,不管你是不是賭客,相信都會有興致想到那裡遊覽,即可玩樂,又可增廣見聞。

看準一般市民心態,生意頭腦轉得快的旅遊業者,馬上推出超值配套,例如“免車票”、“1令吉車票”、“15令吉包來回”等旅遊配套,吸引大馬人參加。

Advertisement

所謂:“虧本生意沒人做”,賭場、旅行社、旅遊巴士等上下游業者,如何從中賺錢呢?

事實上這類超級旅遊配套暗藏玄機,規定旅客換取約200令吉的“泥碼”,間接誘引在賭桌上玩一把。由於一兩百令吉不是大數目,大多數旅客樂意搏一搏運氣,贏的話就是天降橫財,輸了當作付旅費,也值回票價。

每逢假日,新加坡賭場一日遊的旅遊配套,吸引上千計的大馬客越過長堤,到對岸碰運氣。

基於新加坡其中一間賭場集休閒、玩樂與賭博於一身,適合一家大小到來玩樂,大馬各大小城鎮的旅行社看准時機,積極為新加坡賭場作宣傳,並推出“免車票”、“1令吉車票”、“15令吉包來回”等旅遊配套,吸引大馬人到新加坡觀光。不過,和新山免費旅遊巴士推出的“護照換籌碼”的配套有所不同的是,這些旅行團指定旅客必須購買100新元(約240令吉)的“紅利籌碼”(俗稱泥碼)。紅利碼顧名思義不能兌換現金,旅客必須以它在賭桌上“賭一圈”,以贏取真籌碼或直至把泥碼輸掉。

《光明日報》記者通過吉隆坡一家旅行社訂了一個“1令吉車票”的配套,條件同樣是要購買100新元的籌碼,不過,旅行社附送10新元(約24令吉)的餐券。

當記者詢問旅行社職員籌碼可否兌換成現金時,對方回答說:“不能,籌碼不能兌換現金,你只有去賭博,從賭場荷官那裡贏到‘真籌碼’,你才能拿著真籌碼去換成現金。”

真泥碼以線條分辨

在上巴士之前,旅行社給了記者一張卡片,要記者拿著這張卡片到賭場內的柜台換取“泥碼”。

抵達賭場後,記者拿著卡片到賭場柜台換泥碼,泥碼的外表看起來與真籌碼沒有差別,記者以為旅行社“騙人”,便拿著這些籌碼去兌換處嘗試兌換成現金,豈料兌換處的職員看了籌碼後說:“這些籌碼不能換錢的,你一定要賭博,換其他籌碼才可以。”

記者再詳細檢查手中的泥碼,發現泥碼的確與真籌碼不同,它只有3個線條,但真籌碼卻有6個線條,看來賭場職員是以此來分辨。

旅客不賭

泥碼可換現金

到新加坡賭場的旅遊配套各式各樣,除了“1令吉車票”配套,吉隆坡另一間旅行社則推出“55令吉來回配套”,旅客同樣要購買100新元(約240令吉)的泥碼,但和其他旅行團的作法不同的是,這間旅行社允許不賭博的旅客退回泥碼,並換回現金。

記者致電詢問城中一名帶團的婦女蘿莉(化名)瞭解這項配套時,蘿莉說,“55令吉來回配套”通常只有在週末提供巴士載送。

“旅客也是要購買100新元的泥碼,這些籌碼你可以拿去賭,也可以不賭。如果你不要賭博,你可以在回程途中拿出這些籌碼跟我換回現金。”

每天200巴士開進賭場

到新加坡賭場的旅客,大部份都是搭乘旅遊巴士前來,只有少數是自己開車。據一名在賭場外負責清潔的工人透露,每天都有許多旅行巴士載滿顧客到賭場來,光是一個早上或許就有4000人次,碰上學校假期或週末的高峰期,至少每天有200輛巴士開進賭場。

“無論是早、午、晚,甚至是午夜,都有巴士開車送賭客來。”

根據記者連續兩天在賭場外觀察,到賭場的旅行巴士載著的旅客大部份都是來自大馬的安哥安娣。

記者上前與幾位安哥安娣聊天,得悉他們大部份都是抱著“大開眼界”的心態進賭場,不過進入賭場後,他們都會受不住誘惑“玩兩手”,有人輸一二十新元(約48令吉),也有人輸更多。

安哥安娣說,原本他們不打算賭,但泥碼拿在手上卻“手癢癢”,就這樣下注。一些人就算是將泥碼交還給領隊換回現金,同樣的在返回賭場後也會掏錢買籌碼下注,以試運氣,結果就這樣輸了。

領隊招遊客領傭金

大馬旅行團或領隊每招到一名到賭場“旅遊”的遊客,便能向賭場業者領取傭金。

一名帶團的女士披露,賭場與旅行社之間確實有合作關係,一旦旅客購買100新元“泥碼”,旅行社就會發出一張“EV”卡給賭客,讓賭客憑卡到賭場的柜台兌現泥碼。

“EV卡上印有公司的名字,賭場就是計算收到多少張EV,來計算發給公司的傭金。”

她聲稱,一些公司的確讓顧客拿著泥碼換回現金,但也有一些公司要求顧客去賭。不過,她不願透露該公司以現金向旅客換回泥碼後,最後如何“脫手”,她只表示公司自有辦法。

此外,她提到,旅行公司有時候會面對狀況,包括顧客謊稱已退回泥碼卻拿不到退款,曾有領隊就因為遇到類似的情況,在無法釐清誰對誰錯下,最後只好自掏腰包退款了事。

“其實帶團的很多都是街坊,要是撕破臉那就不好了。”

戒賭須家人支持

隨著許多大馬人因著獅城賭場開業而紛紛淪為賭徒,本地民眾紛紛追問可以協助賭徒戒賭的方式,針對此事,親子戒賭工作坊院長陳就平說,勸人戒賭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一名賭徒至少需接受10次輔導,再配合家人的支持,才能成功戒賭,然而,每個個案的情況有別,輔導員必須從中找出不同的解決方案。除了替債台高築的賭徒與阿窿談判“減價”,陳就平也與工作坊義務講師曾笳恩、輔導師吳麗珠想出3大戒賭招式供民眾參考。

助人戒賭3大招

1. 50歲以上的安娣安哥賭徒――這個年齡層的長者,他們的孩子、孫子已長大並擁有各自的生活,由於手上有點積蓄,他們苦於生活空虛寂寞沒人關心,便到賭場走走,順便結交朋友,不料卻深陷賭海泥沼,欲罷不能。

◆招式:以愛填補長者的空虛,並安排節目給長者。

輔導員多會要求長者的子孫與長者共同接受輔導,除了向長者分析賭博的嚴重性,同時也會要求長者的子孫多關心長輩,為長輩安排節目,那麼,長者就不會常往賭場解悶。

2. 30至逾40歲的男女賭徒――這個年齡層的男女可能都已婚,且有家庭有子女。

◆招式:輔導員會向他們分析他們在家庭、妻子和孩子面前所應扮演的角色,勸他們回頭是岸,以免輸掉家庭幸福。與此同時,輔導員也會勸吁賭徒的家人應與之一同攜手共渡難關,並努力把他們拉回正途。

3. 青少年賭徒――這一年齡層的賭徒易受同儕朋友影響,若有朋友好賭,他們多會隨著誤入賭海歧途。

◆招式:一般輔導員多會以身心靈溝通的方式,與他們一同回憶過往與展望將來,並設計一些挑戰項目,讓他們在某一個時段達成目標。與此同時,輔導員也會勸導家長讓青少年賭徒遠離損友,並安排他們參加運動項目以消耗過剩精力,使他們沒有多餘精力賭博。

賭徒現形記

在“百家樂”賭桌上,兩名分別三十多及五十多歲的男子坐在兩個角落“專心”賭博,其中三十多歲的青年手中握有500新元(約1200令吉)籌碼,中年的手上則只有100新元(約240令吉)。

他們有時押“莊家”,有時押“閒家”,幾場賭局過去了,他們各有斬獲,青年手上的籌碼加了一倍,中年手上則有二百多新元,而這時候中年離開賭桌,拿著籌碼到現金兌換處換成現錢。

青年則繼續“搏殺”,沒多久青年便輸光了,但他不甘心,再從褲袋掏出500新元買籌碼,結果無法翻本,再輸500元。

小贏要懂得走,長賭輸到像狗,好賭之人必須緊記這句話。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