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風襲南馬(一)‧阿龍賭到妻離子散‧砍指騙保險金還債

17歲染上賭癮,被迫砍下左手拇指還債。失掉一截拇指的教訓,讓阿龍振作起來,30歲那年,阿龍娶妻生子,擁有一個美滿家庭。

生活順遂但略嫌平淡,阿龍不自覺重染賭癮,這次陷得更深,後果是鋃鐺入獄。

Advertisement

《光明日報》特工隊記者在賭場遇見四十多歲的阿龍,聽著阿龍述說他的故事。出獄後的阿龍得悉妻子早已攜兒失去蹤影,孤伶伶一人的生活,日子十分乏味。

半小時車程就可到有吃有喝的新加坡豪華賭場,太方便了,也太容易打發時間了。阿龍走回舊路,每天賭場進出。這一天,阿龍行霉運,輸到褲袋只剩10令吉……阿龍已走上不歸路!

17歲是少男少女正值懵懂和青澀的時期,但17歲的他自輟學後便靠賭“維生”,結果深陷“賭沼”而無法自拔,年紀輕輕就因欠下大筆債務無力償還而四處被阿窿“通緝”追債。在被大耳窿逼到走投無路下,他最後唯有忍痛砍下左手的一截拇指,騙取保險金還債。三十多歲那年,他好不容易累積財富、娶妻生子,卻又因為病態賭博而搞到債台高築,不但被迫變賣房產,最後還因當上大耳窿的跑腿而鋃鐺入獄,連妻兒也棄他離去。在山窮水盡下,兩手空空的他出獄後,再度走回舊路,靠賭翻身。

今年已步入中年的大馬人阿龍(化名,四十多歲)從十多歲染上賭博惡習以來,至今可能已輸了百多萬令吉,但三十多年前他自砍手指騙保險金還債的事件後,仍沒有吸取教訓,反而依舊賭性“頑強”。隨著新加坡兩間賭場開幕後,他不知死活的再向阿窿借錢翻本,結果越賭越輸,單是一週內就輸了4萬新元(9萬6000令吉)。

《光明日報》記者早前到新加坡兩間賭場實地探訪情況時,只見運氣不好的賭徒陸續輸光金錢,一些人輸得僅剩下搭巴士的錢,一些人可能連搭巴士的錢都要向路人借。

17歲輟學沉迷賭博

記者因覺得累,便來到賭場外的一排椅子上歇息,此時已是凌晨5時。由於附近就是巴士站,輸錢的賭徒大部份都會在這排椅子上感嘆運氣不好。

身穿圓領T恤、七分短褲和拖鞋的阿龍也坐在椅子上等巴士返回新山,他不曉得記者的身份,以為記者與他一樣輸錢,就開始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自己的故事。

他說,他自小就學會賭博,17歲輟學後越賭越沉迷,賭注越下越大,結果越輸越多。“我只有17歲,就欠下一屁股債,但那時我沒有一技之長,收入少得可憐,哪有能力還債?”

他披露,因為被阿窿逼緊了,他索性砍手指騙保險金還債。記者偷瞄阿龍的雙手,發現他的左手拇指的確少了一截,不過,阿龍並不願多談砍手指的痛苦和過程,儘管如此,從他言談舉止間可以感受得到那是他痛苦的回憶。

撈偏發達買4屋全輸光

人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阿龍並沒有因為失去一截拇指而從此戒毒,反而繼續他的“賭博本色”。他說,他和一般人一樣娶了老婆並生了一個女兒後,因靠撈偏們發達,他一口氣在新山一帶買了三四間房子。

“可是到了三十多歲,我又因為賭博而欠下一筆數目不小的阿窿債,沒法之下只好把所有房子都賣了還債,還替大耳窿的老闆當跑腿收債。但在大耳窿界混了不久,我就被警方捉了。”

阿龍說,他坐牢兩年來一心以為妻女會等他出獄,詎料,幾個月前他從監獄出來後,赫然發現妻女早已棄他而去。

一週借阿窿10萬下注

失去妻女的阿龍意志更加消沉,這些日子來,他除了做一些散工維持生活開銷,也從事非法放貸工作,並於去年年尾娶了一位越南妻子。阿龍本以為人生可以重來,但隨著新加坡2家賭場開幕後,賭蟲搔身的他再度忍不住“跨海”豪賭,還向大耳窿老闆借錢下注,光是短短一週,他便向阿窿借了4萬新元(9萬6000令吉)。

他指出,在賭場賭輸錢後,他向大耳窿借錢翻本,輸了再借,就這樣,債務有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你知道嗎?我最近這一個星期就借了4萬新元,一次都沒有贏過,全部都輸了。”

“我也不怕告訴你(記者),我利用替大耳窿工作的便利,向大耳窿借錢。”這時,他從褲袋掏出八九張阿窿借據卡,每一張卡的數額從2000到5000新元不等(約4800至1萬2000令吉不等)。

這天,阿龍在賭場輸了3000新元(約7200令吉),那已是他身上最後的新元。

“我剛才搭德士從新山來新加坡賭場賭博,進場15分鐘不到就一連贏了好幾把,那總共1800新元(約4300令吉),你知道嗎?那是新幣1800元。”

不過,阿龍不滿意只贏了1800新元,他繼續留在賭桌上與荷官“博殺”,四五個小時過去,他帶來的3000新元就這樣輸光了。“我一心想要贏回本錢,連馬幣也用上,但同樣的,也輸了這數百令吉。”

賭剩十多元才離場

輸光本錢後,阿龍唯有撤場,當時他身上只剩下10多令吉,足夠他搭車返回新山,那時已是清晨5時。感到心煩的他想要以香煙暫時忘卻輸錢的痛苦,但他連續向幾位路人索取香煙,卻不斷被拒絕,直到第八位路人才肯掏出一支香煙給他。

“我在賭場內贏錢的時候,很多人在我身邊,向我拿二三十塊去賭,而且拿了好幾次。但我開始輸錢,我連一支香煙都拿不到。”接著阿龍更爆粗以發泄心中不滿。

他說,他與一名朋友一起步出賭場後,原想搭對方的“順風德士”卻被拒絕,因此,他只好等搭公共巴士返新山。

此外,阿龍自認自己賭得無藥可救,除非天上忽然掉下一推鈔票,讓他可以一次過還清所有債務,但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唯有不斷一賭再賭,希望有朝一日可以“鹹魚翻身”。

“對我來說,要找快錢似乎只有靠賭博這條路,雖然我也明白十賭九輸的道理,但我還是得靠賭博來找錢。如果不賭,我又如何找錢還債?”

親戚見他如見鬼

自責“唔死都沒用”

“我這個人真是‘唔死都沒用’。”想到自己因為賭博而砍掉一截手指,因為賭博而失去妻女,因為賭博而變賣房子,因為賭博而欠下大筆債務,阿龍頻頻責備自己“唔死都沒用”。

“最近我越南妻子的母親生病,我也沒有錢可以寄給她。

我還多次向親戚朋友借錢,現在他們根本就不願見到我,見到我就只能自認倒霉。”

阿龍也自認他的出現害人害己,“從以前到現在,我應已向親戚朋友借了十多萬令吉,搞到現在所有人看到我有如看到鬼。”

說完後,他突然掏出兩家賭場的會員卡給記者看,兩張會員卡的申請日期只是相差三四個月,但會員卡上的照片卻大有不同。

舊的會員卡還可以看見阿龍精神奕奕,頭髮濃密的樣子,但新一張會員卡的照片中的阿龍已變得雙眼無神,並開始禿頭。

“你可能看不出這兩張會員卡的照片裡的人物都是同一人,但我告訴,這兩個人都是我,你知道賭博害得我多慘嗎?”

言談間,阿龍還多次勸告記者千萬不要賭博,我們一直談到清晨6時左右,巴士終於來了,阿龍這才踏上歸途。

中國客輸光借錢搭車

除了阿龍這個賭仔,記者在賭場的椅子外也遇到幾位相信是賭輸錢的賭客。其中一名中國賭客甚至向記者開口借錢,希望記者給他一二十新元(約48令吉),以便他可以搭車返回住宿的地方。

這位40多歲的中國男子聲稱,他剛才在賭場內輸了2000多元(約4800令吉)。“現在我身上一塊錢都沒有,你可以借一點給我搭車回去嗎?”

他還說,他剛才已向幾個人借錢,但都沒有人願意借錢給他。

另一名大馬男子也指自己輸了七八百令吉,現在只能搭巴士回家。“我的薪水其實不到2000令吉,現在就輸掉了40%的薪水,接下來的日子都不知道怎麼過?”

光明點歌

《賭仔自嘆》

六七十年代經典粵語流行曲,鄭君綿主唱的《賭仔自嘆》,唱出了所有賭徒的心聲。歌詞含意深切,講一個賭徒把錢賭光,受盡週遭白眼,最後才覺悟。

這首歌曲能夠紅遍香港、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其中因素是它貼切反映當時的華人社會的好賭生態。

《賭仔自嘆》歌詞

拎冧六   長衫六

高腳七   一隻大頭六

二三更   瓜老襯

輸到我木

日夜賭場黎侍候

生意唔撈兩頭遊

我既錢輸哂

真係冇收

食更青

頂肚癮

搵菜頭

劃cheque又怕彈番轉頭

問人地借

佢又擰下擰下頭

籌碼部

佢又詐嬲

拈出碼頭把本收

爛手錶

都當哂

辦爛無謀

祖先不開眼

令我好擔憂

從前知道係咁醜

我都唔駛(踎) 街頭

賭徒現形記

夫婦輸錢互罵

只要踏入賭場,看盡人生百態。一名六十餘歲的男子雖已殘障,但仍在妻子攙扶下,拄著拐杖到獅城賭場拉老虎機,不過,他們卻是秉持著小賭怡情的心態玩兩把,把手上的少量款項輸光後便笑笑停手,至於另一對中年夫婦則相反,每次輸錢後就會互相大罵:“都是你亂按,害我輸錢。”

《光明日報》特工隊記者踏入獅城賭場的老虎機區域時,只見一對看起來六十多歲的老夫婦也到賭場小賭,拄著拐杖的為夫者在妻子的攙扶下,在其中一架老虎機前的座位上坐下來後,老公公即掏出10新元(約24令吉)放進機器內,但5分鐘不到,老公公便玩輸了。

接著,他們再投入20新元(約48令吉),但最後還是輸了。

這對老夫婦在輸了30新元後便停手,離開前,他們笑笑對記者說:“來玩玩就好,不要沉迷,輸30元夠了。”

在這對老公公老婆婆的旁邊同樣坐著一對四五十歲的夫婦,他們似乎把贏錢看得很重要,只見他們倆每次玩輸後就會吵個不休,彼此都在互罵:“都是你亂亂按,不然我們就不會輸錢。”

東方不夜城

匯集休閒娛樂

近世紀最豪華的新加坡聖淘沙名勝世界賭場,佔酒店建築面積的5%,有1萬5000平方公尺。賭場內的裝潢富麗堂皇,以柔和黃色燈光為主,每張賭桌上設有多台液晶顯示屏,記錄每一盤賭局的成績。賭場內也擁有數之不盡的閉路電視,每張賭桌上至少有5個閉路電視監視。

賭場內的設計也非常豪華及寬敞,從大門進入,中間是寬闊的走廊,兩邊是賭桌及吃角子機(老虎機),門口旁還有一個小型舞台,賭客可在這裡觀賞歌舞表演。

賭場大門的設計極講究風水,以七彩水晶琉璃為裝潢。

賭場內供超過500張賭桌及1300台吃角子機和提供超過10種賭博,包括百家樂、21點、輪盤、骰子(大小)、牌九及加勒比梭哈等,供遊客娛樂。

新加坡聖淘沙名勝世界私人有限公司(名勝世界),提供世界級的休閑與博彩娛樂,打造了一座東方不夜城,坐落於新加坡聖淘沙島。

這座亞洲終極娛樂度假勝地佔地49公頃,是雲頂新加坡耗資65億9000萬新幣所打造,於2010年2月14日(農曆大年初一及西方情人節)早上11時18分開幕,並在12時18分準時開賭。

被視為新加坡最大綜合娛樂城項目,包括擁有500張賭桌的名勝世界娛樂場、6家風格迥異的奢華酒店、新加坡環球影城、世界級主題公園,以及可同一時間接待1萬2000名遊客的亞洲最大規模宴會廳之一。不僅如此,綜合娛樂城內還設有一系列娛樂與表演節目;其內長達半公里的節慶長廊更是匯集了名廚餐廳、精品名店和一系列的餐飲設施。

聖淘沙名勝世界的6家酒店共提供1800間客房,分別有6種風格,讓遊客可以享受6種非凡的旅遊體驗。

大門藏風水玄機

新加坡聖淘沙名勝世界賭場佔地1萬5000平方尺,是名勝世界酒店建築面積的5%。賭場坐落在康樂福酒店內,賭場內設有戶外綠園庭,是全世界唯一可見到陽光的賭場。

賭場裝潢富麗堂皇,以柔和黃色燈光為主,賭場大門的設計極講究風水,以七彩水晶琉璃為裝潢。賭場內的設計也非常豪華及寬敞,從大門進入,中間是寬敞的走廊,兩邊是賭桌及吃角子機,門口旁還有一個小型舞台,賭客可在這裡觀賞歌舞表演。

每張賭桌設5電眼

賭場內有超過500張賭桌及1300台吃角子機(老虎機),供賭客娛樂。

賭場一共提供超過10種賭博遊戲,讓賭客選擇。

每張賭桌上設有多台液晶顯示屏,記錄每一盤賭局的成績。賭場內安裝數之不盡的閉路電視,每張賭桌上至少有5個閉路電視監視。

每張賭桌上方還有電子時鐘,用意是希望賭客掌握時間流逝,不要沉迷賭博。

除了普通賭桌,也設有貴賓房,供大賭注及金卡會員娛樂。

設女性專屬博弈區

賭場內有女性專屬博弈區“麗人會”,女賭客在此可優雅下注,不用和男賭客爭搶桌面,場內會有專人定時送茶水、熱飲,親切細膩的服務。

儘管新加坡政府已立法全面禁止室內吸煙活動,包括在酒店、餐廳及購物中心,唯在名勝世界另行申請下,經獲得新加坡政府破例,發出賭場吸煙區執照。因此,在名勝世界賭場內,賭場有分吸煙區和非吸煙區,照顧到不同需求的賭客。

獅城人進場須繳費

基於新加坡政府並不鼓勵民眾賭博,所以政府規定,新加坡人及新加坡永久居民在每一趟進入賭場前,必須繳付單日(24小時)100新元(約240令吉)入門費,外國人沒有受限,可以免費自由進出賭場。

同時,新加坡賭場也不限制穆斯林進場。新加坡人或永久居民的穆斯林,可以自由進出賭場,他們與非穆斯林一樣,只需符合一般的條例,即可進賭場娛樂。

環球影城新奇夢幻

聖淘沙名勝世界的“環球影城”,將帶領遊客進入電影的夢幻世界,感受“飛躍電影”的奇妙旅程。無論是和壞人搏鬥、在鬥轉星移間穿越時空,或者是在娛樂圈中大放異彩等,新加坡環球影城里的過山車及其他遊樂設施都將讓你置身於電影世界里,體驗成為“電影主角”的新奇與榮耀。

影城里共有7大園,包括好萊塢、紐約、科幻城市、古埃及、失落的世界、遙遠王國、馬達加斯加。

當你步入動感十足、棕櫚樹林立的好萊塢大道,駐足於著名的星光大道之時,儼然置身於全球娛樂的中樞地帶。

園內的室內劇院擁有1500個座位,設備齊全,是上演百老匯音樂劇大製作的完美舞台。

場內設防嗜賭機制

為了預防民眾沉迷賭博,名勝世界除了按照政府規定,收取入門票外,場內也設有其他防嗜賭機制,包括:

● 21歲以下者不可進入賭場。

● 所有新加坡人(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必須支付每日100元入門費(24小時)或每年2000元入門費。

● 賭場經營者不得以籌碼或任何其他優惠形式,將入門費變相退還給新加坡賭客。

● 外國與新加坡豪客在賭博前需支付10萬元按柜金,新加坡豪客的支票必須過賬後才可賭,非豪客的新加坡賭客則需使用現金,也不能用轉帳卡或賒欠下注。

● 賭場內沒有提款機,賭客須離開賭桌和踏出賭場範圍才能找到提款機。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