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新型冠狀病毒即時國內

讓自願者登記接種AZ疫苗 哈山卡林:拿人民的命當賭注

(新山29日訊)公正黨巴西古當區國會議員哈山卡林認為,政府為了不浪費已購入的阿斯利康(AstraZeneca)冠病疫苗,而改為僅開放給自願接種此疫苗的人士登記接種,其實是將人民的性命當作賭注。

科學、工藝及革新部長凱里指出,他不希望阿斯利康疫苗就此被浪費,因此採用先到先得的機制,讓自願接種此疫苗的人士登記接種。

Advertisement

哈山卡林發表文告表示,凱里的做法看起來挺合理的,但左思右想後卻覺得這項建議彷彿是將自願接種人士的性命當作賭注,與將槍口指向自己頭部作為賭注的俄羅斯輪盤賭(Russian roulette)有相似之處。

“難道凱里不知道在聯邦憲法第5(1)條文下,人民生存的權力是受到保障的嗎?任何人都不能取他人性命,除非是根據憲法。”

他說,他尊重凱里節儉的行為,即不希望浪費28萬劑的阿斯利康疫苗,畢竟疫苗也是用人民的錢購買的,也許還有使用取自國家信託基金的50億令吉。

他抨擊政府寧可取消隆新高鐵計劃,甚至向新加坡賠償3億2000萬令吉,這項賠償也是一種浪費。

“沒了隆新高鐵計劃,國家卻損失了3億2000萬令吉,但沒有人命牽涉其中,這與阿斯利康疫苗不同。”

他說,歐洲丹麥至今仍然拒絕讓其人民接種阿斯利康疫苗。

哈山卡林認為,阿斯利康疫苗確實反映我國仍處在封建的階級社會,輝瑞疫苗是給貴族接種的,阿斯利康疫苗則是給平民百姓的。

他說,聯邦憲法第8條文保障所有國人獲得平等對待,但這項條文沒有被用在對抗冠病的接種疫苗計劃上。

“在採用雙重標準的大馬階級社會中,疫苗事件就是處在這種情況。”

他表示,阿斯利康疫苗的命運與輝瑞疫苗大不相同,28萬劑的阿斯利康疫苗抵達我國時,並沒有如輝瑞疫苗抵達吉隆坡國際機場時受到巨星般的迎接,甚至有電視特別直播,還有2名部長和衛生總監親自迎接,之後再由警方護送離開機場,簡直是貴族階級的待遇。

2種疫苗命運大不同

他說,阿斯利康疫苗抵達我國時,不僅沒有貴賓迎接,反而遭到質疑。

他表示,現今網絡無邊界,我國人民可通過網絡讀到數個國家拒用阿斯利康疫苗的新聞。

“在這件事情上,我相當佩服凱里關心人民對於阿斯利康疫苗接種者的安全隱憂,衛生部長阿漢峇峇卻說阿斯利康疫苗利多於弊,這令人民難以接受。”

他說,人民因此群起反抗和挑戰,他們不允許自己的父母和年過60歲的祖父母接種阿斯利康疫苗。

他表示,2名負責全國接種疫苗計劃的部長凱里和阿漢峇峇只好向人民低頭認輸,最終同意不將阿斯利康疫苗納入國家接種疫苗計劃中。

“恭喜凱里和阿漢峇峇願意聆聽人民的反抗;若是冥頑不靈,也許在不久將來的大選中會大難臨頭。”

哈山卡林指出,阿漢峇峇早前迅速說出讓60歲年長者接種阿斯利康疫苗的言論,言下之意是要讓已退休且對經濟沒有效益的年長人士來接種高風險疫苗。

不過,他說,部長忘了國人一旦被施壓就會反彈,並且會吵得很兇,因為不希望他們所愛的長輩成為白老鼠,接種備受爭議的阿斯利康疫苗。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