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即時國內

諾加茲蘭:無法獲巫裔支持 柔土團或丟失5州席

(新山25日訊)巫統最高理事拿督諾加茲蘭指出,柔州土團黨在來屆大選或將丟失原有11個州議席中的5個議席,因為土團黨被視為在馬來選民中影嚮力較小。

他指出,根據上屆大選成績的分析,在希盟旗幟下競選的土團黨,是在非馬來人選民的支持下獲勝。

Advertisement

諾加茲蘭對網媒《透視大馬》指出,國盟若要贏下柔州政權,在分配議席時必須確保巫統在柔州獲得廣泛馬來人支持,能最大程度的發揮作用。

“上屆14屆全國大選使用的方程式已無關緊要,因為土團黨當時是在希盟旗幟下競選,並在非馬來人選民的支持下勝選;而這次我們需要一個新的方程式,事實上,土團黨需要依賴巫統的競選機關及支持者。”

選民對巫統態度轉變

他認為,柔州選民對巫統的態度已有所轉變,因為該黨不再背負涉及前巫統主席納吉的包袱。”

“上屆大選,人民是因為納吉的課題而不選擇巫統的候選人,但是這次人民將選擇巫統及巫統候選人。”

柔佛共有56個州議席,土團黨掌握11席,而巫統有14席,國大黨2席、伊斯蘭黨有1議。隨著土團黨在今年3月退出希盟,及原屬公正黨的柏馬尼斯州議員張發虎退黨而挺國盟,使國盟目前在柔州議會以微差2席執政。

報導指出,盡管巫統與土團目前同處一個政治聯盟,但是巫統領袖一直在呼籲要奪回由土團掌控的傳統州席,導致兩黨之間出現緊張關系。

分析指出,若計算國陣與伊斯蘭黨在上屆選舉取得的總票數,土團黨可能在來屆大選丟失武吉哈逢(Bukit Kepong)州席;而其他3個州席,即素里里、舊柔佛及興樓,則原本是巫統的傳統州席,後來才跳槽至土團黨。

分析員指出,上屆大選,土團黨僅以微差多數票贏得丁能州席及武吉柏邁州席,而巫統有機會重奪這些議席。

馬來亞大學馬來研究院副教授阿旺阿茲曼(Awang Azman Awang Pawi)認為,巫統在議席分配上應獲得優先權,因為該黨在柔佛州比土團黨和伊斯蘭黨更具有影嚮力及勝算。

在上屆大選,土團黨競選的州議席以巫裔選民為主,並在所有競選的議席中,面對來自巫統和伊斯蘭黨的三角戰;在巫裔選票分散的情況下,使土團黨能夠在非巫裔選民支持下勝出。其中,土團黨總裁慕尤丁上陣並獲勝的柔北甘蜜州席,擁有60%巫裔選民。

國大黨盡管輸掉甘蜜州席,但是保住了分別具有74%和82%的加亨和丁加洛兩個州席,顯示巫統在這些地區具有實力。

舊方式分配議席不再適用

諾加茲蘭認為,來屆大選,在獲得馬來人選民的支持下,將確保國盟繼續執掌柔佛州,因此在州議席分配上,過去所謂“標準分配議席方程式”(standard seat distribution formula)已不再適用。

他指出,柔州選民中,巫裔占了55%,華裔37.58%、印裔6.25%及其他1.24%。

“巫統只有在有關議席的基層準備協助土團黨勝出的情況下,才會願意將議席交由土團黨上陣。當然,若是土團黨總裁慕尤丁上陣的州席,巫統黨員將樂意協助。”

土團沒競選機關

他認為,土團黨未具備屬於自己的競選機關,也沒有足夠的工作人員,包括在各投票中心的監票員和計票員,因此須依賴巫統的競選機關。

他認為,若國盟在州議席分配上出現失誤,希盟將能從中獲得勝利。

“要是州議席分配無法滿足基層的需要,或許將出現三角戰局面,而使希盟成為贏家。”

他表示,柔佛州情況並不一樣,因為非馬來人選民的人數也高,這個情況將為希盟增添優勢。

“這(議席分配)並不是土團黨和巫統之爭,而是為了選出更適合的候選人。”

他說,土團黨必須具備有勝算的候選人(winnable candidate),因為之前的候選人無法贏得巫裔選民的支持。

阿旺阿茲曼認為,慕尤丁作為首相的位置,將有助於穩住土團黨在柔佛州的選情,盡管巫統在柔佛州占據主導地位。

“在巫統與伊斯蘭黨之間,巫統占了主導地位,同時從历史角度,巫統在柔佛州有很強的影嚮力。”

他認為,即使土團黨的基層薄弱,但是基層肯定會要求更多議席,而且有了慕尤丁擔任首相,基層將認為有機會保住上屆大選所贏得的議席。

另一方面,土團黨柔州秘書莫哈末索里翰披露,國盟內部至今仍未針對柔州的州席分配展開討論。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