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狀病毒即時國內

被隔離猶如在精神病院 攝影師:承受精神折磨

(吉隆坡12日訊)從中國度假歸國的攝影師,因出現發燒、咳嗽及感冒等疑似新冠病毒肺炎症狀,而在醫院接受隔離等待檢驗報告,她坦承雖然只在隔離病房4天,但卻令她覺得身處精神病院,所承受的精神折磨至今無法忘卻,慶幸檢測結果呈陰性。

Advertisement

29歲的莎蒂拉安莉接受《太陽報》訪問時說,她於1月7日至11日期間前往廣州度假,歸國後,她從1月26日起開始咳嗽、喉嚨痛、感冒及發燒,而隔天向專科求診時,被診斷患上骨痛熱症,之後轉介她到芙蓉醫院做進一步的更全面檢查。

她表示,她只在中國待了5天,並沒想到會是新冠病毒肺炎的受調查患者。

她說,她即刻從仁保醫院轉到芙蓉的端姑查化醫院隔離,單是轉診過程就已讓她心驚膽跳。

“救護車上有數名身穿防疫服的醫藥人員和員工陪同,醫生在途中不斷為我測量體溫,救護車往醫院高速行駛也讓我越發緊張。”

莎蒂拉透露,當她從1月28日接受隔離至31日期間,隔離病房內唯一的娛樂設施是一台不能打開的電視機。

她說,房內的網絡訊號非常弱,她什麼都不能做,因而迷失在自己的想法與情緒之中。

“那感覺非常可怕,我只能想到我的家人。他們只能通過室內對講機跟我說話。身處在那裡的日子,夜夜無眠。”

她坦言,在隔離病房的感覺就像在精神病院,讓她難以忘懷。

“就像是我必須要玩的可怕心理遊戲。房間有窗戶,但無法開。雖然有冷氣,卻沒有讓我調節溫度的遙控器。我覺得熱,但沒有風扇。”

“除了為我量體溫及遞送食物的身穿防疫服的醫藥人員,沒有人能與我見面。”

莎蒂拉說,她與外界的溝通管道只有室內對講機及手機,醫院員工通過室內對講機詢問其狀況,而衛生部官員則撥電詢問她在中國的行程。

她說,除了手機,其他物品在隔離期間都被沒收,但都在她出院後物歸原主。

“除了睡覺、吃飯及玩手機,我什麼也做不了,後來就躺在病床上,看著天花板,等待檢驗結果出爐。”

當莎蒂拉在醫院接受隔離時,她的家屬則在住家隔離兩天,結束隔離後便到醫院探望她。莎蒂拉是和母親一同前往中國。

莎蒂拉說,在得知檢驗結果呈陰性的那一剎那,她感覺如釋重負,家人也為此喜極而泣。

她於隔天獲准出院時,醫生表示她還在接受觀察,並要求她在住家隔離數日。衛生部將觀察莎蒂拉的狀況直到週四。

Tags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