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副刊

為演唱流浪街頭 陳叮咚追夢無悔

無心插柳的一場歌唱比實,開啟了歌手陳叮咚的音樂路。

和志趣相投的台灣朋友組成樂團到處駐場演唱十多年,成了他畢生難忘的經歷。

Advertisement

唱歌是陳叮咚的興趣,能將興趣賺飯吃,陳叮咚已覺得很幸運了,所以,工作於他,一點都不苦!

高中剛畢業的學生,面對科系以及未來職業規劃的選擇時,大多難以抉擇。年輕人會說,要做自己感興趣的事情,追求自己的夢想,將來回首過往時才不會覺得遺憾;長輩們會說,工作就應該以能賺取生計為上,興趣不能當飯吃,會賺錢的工作才是王道。現今時代,把興趣變成能夠賺錢的工作,是許多年輕人嚮往的,但是,真正能夠做到把興趣與工作結合的人卻是少數。

陳叮咚是個異數。

陳東仁,藝名陳叮咚,35年前出生於砂拉越詩巫,目前是一名歌手。高中畢業之後,他離開了家鄉,到台灣的中國文化大學就讀新聞系。待在台灣的那些年,他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們組織樂團,發展出自己的歌唱版圖,應不同場合邀約包括尾禡、婚禮、跨年、店面開張等活動做表演。

他們從台北唱到南部墾丁,甚至還在輪船以及外島如澎湖、馬祖表演。在從事歌手行業的十多年時間裡,他曾接觸台灣演藝圈,也曾代表台灣外交樂團到中國簽約,又從中國到香港和澳門,後來也去到過新加坡和新山。他帶著對音樂的滿腔熱忱,從2008年在台灣駐唱至今,在這條音樂的道路上他已走了13年。

陳叮咚和音樂的緣結於唸大一的那一年。那一天是冬至,由於全系只有他一人無家可歸,學長們擔心他孤身一人過節倍思親,便帶了他去參加歌唱比賽。當天晚上,他摘下了歌唱冠軍,自此開啟了他的音樂之路。他後來陸續參加了其他的歌唱比賽,也開始和志趣相投的朋友組成學生樂團,自此幾乎每天下課都和團員們一起練歌玩音樂。

巔峰期週末連趕3場

“初生之犢不畏虎,還記得當時我們手上雖然僅有17首歌單,但我們還是放膽一試,去酒吧應徵做駐場樂隊。滿幸運的,我們成功了。”

從那時候開始,每個星期四時間一到,陳叮咚和朋友們就各自拿上“傢伙”到夜場工作。日子一天天過去,他們的舞台表演經驗也越來越純熟,更多的人注意到他們的表演,機會也隨之而來,表演機會接踵而來,那是他們駐唱的巔峰時期。

“巔峰時期,我一個星期只休息兩天,星期三到星期日都有表演工作。週末還要連趕3場,下午一場婚禮或活動,傍晚一場餐廳表演,晚上去酒吧駐唱。”

陳叮咚(左三)在台北的尾禡演唱。

難忘桃園演出 深夜街頭閒晃

對陳叮咚來說,大學時期可以和意氣相投的朋友一起接表演賺錢,成了他記憶匣子裡厚重的一頁。“一開始我們也不在乎能賺多少錢,就是想在台上唱歌給大家聽。”他說。

剛開始接表演活動時,由於對市場行情都不太瞭解,樂團接的第一場的表演只拿到微薄的酬勞,還要是6人均分,但他們都毫無怨言,能夠有表演的機會他們就已經很開心了!

“為了能在業界出頭,我們撥了一通又一通的電話毛遂自薦,從第一間錄用我們的酒吧,到後來經紀公司以及活動公司的邀約,我們真的唱過很多場合。”讓陳叮咚印象最深刻的一場表演,是有一次一名夜場男歌手誤場,為了代班,他從台北搭逾一小時的車程去桃園表演,演唱完畢已是深夜時分,他只好在路上閒晃,直到隔天早上搭乘6點的巴士回台北。

工作就是興趣 保養嗓子最苦

在夜場消遣的人形形色色,陳叮咚在其間駐唱這麼多年,早已學會觀人眼鼻的交際以及應變能力了。他自認性格外向,喜歡結交朋友,接觸新事物。“我並不抗拒應酬。我就是一個好奇寶寶,除了唱歌,我也喜歡和台下的客人打交道,也因為這樣後來才能勝任活動主持人一職。”對陳叮咚來說,夜場是一個很有趣的地方,也是讓他迅速成長的地方。

除了是一名歌手,陳叮咚還身兼主持人的身份,主持婚商喜慶以及記者會對他來說沒難度。

“工作對於一個人的負擔,不是取決於工作的強度,而是取決於你對工作的熱度。”叮咚並不覺得駐唱是特別辛苦的事,反而覺得十分有趣好玩。“唯一辛苦的地方是保養嗓子以及維持好的身體狀態。”他覺得人生最幸福的事情,莫過於把興趣變成一份能掙錢的工作。

台灣歌手身份 遠赴成都發展

駐唱了6年後,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陳叮咚代表台灣到中國成都簽約當歌手。“成都男生大多理平頭,講話聲量比較大,女生也很豪邁,飲食上偏油以及麻辣,老實說我較不能接受這樣的飲食習慣。”陳叮咚分享他初入貴境的觀察。

2016年,陳叮咚和他的台灣團隊一起簽約到新加坡去駐唱。在新加坡待了3個月後,因工作簽證的關係,只得轉往新山發展。“畢竟新山是在馬來西亞範圍裡,生活習慣都比較貼近自己的家鄉,而且也離家近,不用擔心簽證的問題,幾時想家了就馬上可以回去。”對於離開家鄉去追夢的經歷,陳叮咚並不覺得辛苦,反而樂在其中。“我在世界各地都有音樂圈的朋友,到現在都還保持聯絡,我覺得滿好的。”

兩地文化不同 音樂發展有別

陳叮咚把最好的歲月幾乎都奉獻給了台灣。台灣給他的感覺就是一個充滿文藝氣息和自由的地方。在那裡,他不用在意別人的眼光,基本上只要不犯罪,喜歡做什麼都可以去做。

“台灣是一個很方便的城市,我很喜歡且享受那裡的生活。”陳叮咚在台灣的演出多在夜場或是餐廳駐唱,又或者主持活動,在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表演相較於台灣就顯得較多元,包括駐唱型、歌台以及吊花場。在吊花場裡駐唱,除了會有一份底薪,還可以收到客人給的掛花,“這掛花就等同於小費,小費的數額也胥視當天客人的多寡,駐唱歌手的實力和知名度,而有所影響。每一間吊花場對小費的抽成也不一樣。”陳叮咚如此解釋。

陳叮咚在古晉主持的一場婚禮。

回鄉延音樂夢 離夜場攻直播

2019年,在外打拚多年的陳叮咚終於下定決心回到家鄉詩巫去。“那時剛好在東馬有一個擱置了許久的音樂錄音工作,覺得是時候回鄉執行了。我也趁此機會稍作休息,一待就是一年多。”

回到詩巫的陳叮咚發覺身體已經不再年輕,是時候離開夜生活了。但詩巫地方小,遊客少,沒有那麼多的舞台以及發展機會,但他卻依然堅持做音樂的工作。

“現今網絡發達,透過直播以及社交平台,也可以讓很多人看到你的才華。”雖然小地方局限了陳叮咚在歌唱上的發展,但他卻透過拍攝視頻,讓更多的人可以看見及聽見他的作品。

陳叮咚在大學選修的原本就是電視節目科系,只是出於對唱歌的興趣最終踏上歌手的道路。“其實在很多年前,我就想要拍攝視頻記錄自己在外地的生活,無奈工作太忙,遲遲沒有開始。2019年回到家鄉休息的時候,有比較多的時間,於是就著手拍攝視頻。”

陳叮咚希望今後可以繼續做自己喜歡的事,用興趣賺錢。

唱歌是項技能 努力能賺飯吃

在這個日新月異的時代,新的事物層出不窮,陳叮咚也與時俱進,把所學與興趣相結合,不斷地尋找方法適應現在的趨勢走向。現在的他除了繼續參與音樂相關的工作,還會拍攝視頻上傳到自己的YouTube頻道。“其實當初開始拍視頻的時候沒想那麼多,單純覺得現在的人生活壓力越來越大,希望可以透過我的影片給大家帶來正能量。”他所經營的YouTube頻道涵蓋了娛樂、美食、音樂以及文化等題材,他也在這個頻道上發佈自己的音樂作品。

問及“歌手”這個職業能不能當飯吃的時候,陳叮咚說歌手於他,是一個身份,唱歌和其他工作一樣,是一項技能,能不能把唱歌當飯吃在於你如何運用以及發揮你的技能。“重點在於你如何定位自己,如果你只是整天做明星夢,不努力,又挑三揀四,那當然不能當飯吃。”不僅如此,陳叮咚也鼓勵年輕人勇敢去追夢,別讓夢想跑了!

陳叮咚所在豆豆樂團新歌發表會。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