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副刊

為孩子溫飽 慈父離家到郊區經營雜貨店30年

隨着大小城市的開發,入駐東馬砂拉越的巨型超級市場也越來越多,將當地汲汲營營了數十年的小型雜貨店打得落花流水,無力招架。從前來往小地方之間的交通不方便,私人交通工具也很少,在住宅區附近設立的雜貨店便給了居民不少的方便。而雜貨店老闆的孩子,常常是讓人稱羨的──彷彿有吃不完的零食喝不完的汽水。

但是劉超裕並不認為如此,雜貨店店主往往只是賺取微薄的差價,並沒大家想像中的好賺。

曾經也是風度翩翩的少年,劉超裕在七十年代中學畢業以後,先是在詩巫的市區做些木工和泥水工。

“當時的工錢很低,每個星期只能回老家一次。扣除日常開銷,每個月還是入不敷支,還得向父母討錢。”回顧前塵往事,他不勝唏噓。

在深山野林裡工作10年

劉超裕小時候的家境貧困,既沒有高學歷也沒有背景更缺乏人脈,所以外出找工作遇到的困難重重。一直以為此生都無法抬頭的他,在朋友的介紹之下,去了砂拉越內陸地區給木材商工作了10年。

“朋友說,從事伐木業的工資會比較高,只是生活枯燥了些,畢竟,我們是在深山野林裡工作,那裡沒有娛樂設施,一旦入山都要待上兩三個月才能回家。”他說。

曾經一度,他因為思鄉而在夜裡偷偷掉眼淚。生活不容易,但是不吃苦,生活就永遠無法得到改善。在山林裡工作了將近10年,八十年代末,他認識生命中的另一半,在媒人的撮合之下兩個人共結連理。

創業第二年生意上軌道

新婚時期家境捉襟見肘,因沒有能力購買房子,只能寄人籬下。1990年,在長女出生以後,劉超裕聽從岳母的建議,拿出了存了10年的積蓄3萬令吉去創業──在詩巫郊區烏魯萬年煙(Ulu Balingian)租下了河邊一間小小木板店舖,開了間小小的雜貨店。

“第一年的生意不是很好,因為還未摸索出當地人需要什麼貨品,在觀察了一年後,總算找出門道,第二年,生意很快就上了軌道。”

說起來,當時捨棄了固定收入的伐木業工作,還真是一個勇敢的決定,而為了能夠讓家人溫飽,劉超裕沒有回到城裡發展的計劃,就這樣,他在當地做了約30年的雜貨生意。

交通不便 商店成聚集地

烏魯萬年煙介於詩巫和民都魯之間,距離詩巫車程約一個半鐘。她坐落於樂麥河(Sg. Lemai)的上游,是婆羅洲大道的重要休息站之一,在這裡生活的大多數是伊班人,不到5巴仙的華人則以經商為生。

“過去婆羅洲大道的路況很差,原住民要到市區去也因為沒有交通而無法成行,我們這裡的商店便成為了重要的聚集地。附近也時常有伐木業的工人經過,那個時候熱鬧得很,生意也非常興旺。”說到這裡,劉超裕笑了。

當年在這裡做生意的景象非常獨特,顧客多是居住於河邊長屋的居民,他們每天一大早便會划着舢舨到碼頭,然後再到烏魯萬年煙巴剎買些日常用品。當時候的碼頭排滿了大大小小的舢舨,非常壯觀。劉超裕說: “一開始我們以售賣衣褲為主,後來改為賣文具和日常用品。店舖附近有一所中學,週末時會有學生一窩蜂地湧進來買東西。”

生活枯燥 逾20年無電供

在郊區辛勤拚搏了數十年的劉超裕坦言,那裡的生活很枯燥,每天早上六點起床,傍晚六點半收工,除了農曆新年放兩天假,小店每天營業。放工後,兩夫妻即到岳母的住處,也就是位於河對岸的小木屋裡休息睡覺。

木屋裡還有一兩個親戚同住屋簷下,放工後的娛樂便是觀看從市區租借來的卡帶台灣連續劇,直到九點準時入寢。

“過去有整整二十多年,整個區域是沒有電流供應的,每家每戶必須備有一台發電機。小地方也沒有乾淨的水源,靠着雨水和河水處理日常所需。乾旱時期,還得到河邊沖涼洗衣,生活沒有想像中容易。”

避無可避 地痞收保護費

劉超裕表示,在郊區經商,也會面對不少的挑戰,尤其當地地痞會給商人添麻煩。

“會有一些人耍流氓,跟商人收取保護費,或是偷東西、賴賬等。小地方的執法人員少,所以即使面對困難也只能忍氣吞聲,為了讓生意可以繼續經營,為了讓家人可以繼續溫飽。”他無奈地說。

開了好幾年的雜貨店後,終於存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在詩巫市區買房,讓到了適齡上學的孩子有個家,可以專心上學。郊區雖然有學校,但是交通不便,再加上人事比較複雜,所以他最終還是想給與孩子一個良好的求學環境。他一直認為人生最遺憾的事情,是他在中學時沒能考到好成績,使得尋找工作機會比其他人要更吃力。因此,他希望孩子們的學業都能有不錯的表現。

在詩巫的家,偶爾會讓妻子照顧小孩,有時候就請女傭幫忙。到了週末或是學校假期,孩子們便會被帶到烏魯萬年煙。沒有其他人家奢侈的假期計劃,全家人能聚在一塊就已很快樂。

時移世易 生意大不如前

“雜貨店的生意賺頭不多,但足夠維持生活,如果說要走得長遠,還得在其他領域作出投資。”他說。雖然工作地點距離市區很遠,但是他還是能通過各別媒體管道如報章、電台和社交媒體等獲取資訊。

在偏遠地區待久了,容易和世界脫節,他每個星期都會到市區一兩天,拿貨外順便看看孩子們。

“以前很多來自市區的推銷員都會跑來這邊做生意,但是近幾年少了,我門都得自己到市區取貨。”他說。

隨着時代的變遷,來往的交通也越來越便利,很多人家都搬到市區去了,郊區的生意大不如前。許多和劉超裕同期或是更早開店的都紛紛關門大吉。由於已經在當地工作了多年,加上孩子上大學需要錢,他還是咬緊牙關做下去。

烏魯萬年煙已經沒有九十年代熱鬧了,她已變成了一個幾乎被人遺忘的地方。

重情重義 伊班人助蓋店

2017年年中,雜貨店因為婆羅洲高速公路動工,被迫拆遷,當時候他和妻子已經打算退休享清福去了。

回到市區的家生活了兩個月,劉超裕開始覺得退休的生活太無聊,於是回到萬年煙重新租借一塊地,在當地土着朋友的幫助下蓋起新的雜貨店。新店位於舊店4公里之外,地主是他的老顧客,當時是地主主動要求劉超裕繼續在萬年煙營業。

“伊班人重情重義,他們要求我繼續開店,並以非常便宜的租金協助我們蓋起了這家小店,真的很感動。”劉超裕說。

如今,他的顧客群裡多了很多築路工人,小店也順應着他們的需要而囤貨。

為了孩子 忍受枯燥生活

時光荏苒,今年是邁入開雜貨店第三十年,劉超裕把大半生奉獻給了這份工作,目的沒有其他──過着平凡枯燥的生活,只盼孩子可以得到更好的生活,

由於孩子現今都長大獨立了,經濟上的壓力已經沒有從前那麼重了,但他依然憑自己的能力努力把工作做好,或許每個人生下來就有份使命需要完成吧!

“再多兩年就退休了吧,工作那麼多年也累了,是時候好好休息。”劉超裕遲疑地說……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