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即時國內體育

泳將王碧燕指遭教練摸胸 “他仍在國內任職”

(吉隆坡26日訊)國家泳將王碧燕揭露,她除了經常受到網絡性騷擾,同時,她自青少年時期出國參賽期間,就曾遭帶隊成員,即游泳教練性騷擾,包括用手摸她的胸部。

《當今大馬》一則報導指出,王碧燕自小便開始訓練游泳,中學時更代表大馬出國比賽。現年37歲的她在結婚生子之後仍持續鍛煉,前年終於摘下世界金牌。

Advertisement

而馬來媒體《大都會日報》報導王碧燕(Cindy Ong)的成就時,曾刊出她光榮展示7面世界游泳錦標賽獎牌的照片,但她的喜悅卻很快被蒙上陰影,因為網路上的留言令她非常沮喪。

她說,有網民對著她的泳裝照說“看了流口水”,且多則留言都在評論她的身體,亦有不少猥褻的留言。

“他們不看你付出的努力,不看你的成就,而是評論其他的。這實在很令人沮喪灰心。”

不過,網民的猥瑣留言只是冰山一角。她披露,她從青少年時期出國參賽時,就遭帶隊成員性騷擾。而近幾年,社群媒體蔚然成風,她所受到的網絡性騷擾更是有增無減。

王碧燕來自霹靂怡保,她從中學時期開始代表國家出賽,但她每次出賽時,平常負責培訓她的直屬教練都不會隨行,反之會由其他游泳教練來帶隊。

她說,在其中一次比賽行程中,帶隊的其中一名負責人竟然非禮她。

“在一場游泳​​賽事前,他跑到我的房間裡,摸了我的胸部。”

當時,這名隨團的游泳教練進入她的房內,要求她去睡午覺休息,但他卻留在她的床邊看著她入睡,然後觸摸了她的身體。

“我躺在床上時,他過來拍拍我的肩膀(叫我快睡)。後來,他的手就去了那裡、那裡、那裡……”

她說,自己當時太年輕了,當下不知該如何反應。

她披露,她所遭遇的性騷擾事件已超過20年。

後來,她赴美國修讀了心理學及社會學雙學位回望這段經歷,她才發現這名游泳教練的行徑與孌童者的”性誘拐”(grooming)行為如出一轍。

“當我長成大人之後,回頭看才明白,這名教練就是一名雙性戀孌童者。他對男生和女生都可以,而且他喜歡小孩。”

她說,這名教練在她13歲時曾經告訴她說,“我可以等你”。雖然兩人住在不同的州屬,但這名教練多年來一直有聯繫她。在她20多歲時,對方也曾嘗試騷擾她。

”孌童加害者會策劃性誘拐。他們準備獵物,然後等待獵物成熟之時。……他所對我做的事情,其實就與我們所讀到的那些描述完全相符。”

她強調,如今公開自己的經歷,並不是要追究或制裁特定人士,而是希望喚起社會的意識。她說,這名人士已不在國家隊服務,但仍在國內教游泳。

“我如今身為家長,我認為其他家長想必也會同意,我們絕不想讓這些加害者潛伏在我們的孩子身邊。”

王碧燕說,據她所知,她並非唯一的受害者。

事後,她在詢問其他運動員後發現,至少有10人都曾遭同一名游泳教練猥褻或性騷擾。

此外,另一名要求匿名的前國家隊泳將在接受《當今大馬》的訪問時也說,他多年前出國出賽時,曾親眼目睹這名教練對著午睡中的男性游泳選手自慰。

“當時,我下樓要去找他,因為想要看看我的游泳練習影片。”

“他住的單位門沒鎖,我敲門走進去之後,發現他的房門也沒有關。”

“我走進去時,看見他躺在床上,對著一名選手自慰。”

“當時,我看起來那名選手是睡著的。不過,後來我才從旁聽說,他只是因為害怕,所以假裝他在睡覺。”

他坦言,上述事發之時,他還非常年輕,所以當下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裝作沒一回事。

這名匿名前國手說,據他所知,另外2名男性選手也有類似遭猥褻的經歷,例如這名教練選手訓練營過夜時偷摸他人的下體。

國手自揭遭摸身 “男泳將也被非禮”

匿名受訪的前游泳國手說,他如今選擇發聲,主要是希望喚起人們對性騷擾的意識,並設法保護潛在的受害者。

他指出,即使是男性游泳選手其實也面對不少性騷擾問題。

“尤其當他們還是小男孩時,在公共泳池的訓練期間可能成為獵物,在儲物隔間或單獨淋浴時遭人非禮或摸身。”

他中學時期就曾在游泳後獨自洗澡時突然遭人摸下體,他在受到驚嚇之餘,只有趕快跑去跟其他朋友一起洗澡,以防範再度受害。

如今,他向年輕的泳將喊話說,倘若發現類似的騷擾事情,應都要勇於告訴身邊的大人,例如父母或教練等等。

“如果發生這種事,要趕快告訴父母,或是你的教練。我年少的時候,不曾告訴任何人。事情發生得太快,我都不知道如何反應。”

不過,他坦言自己在心理上早已恢復,沒有受到什麼創傷。

政治人物發出性交易

從青少年時期開始就遭性騷擾的王碧燕,如今已是3個小孩的媽媽,但她所面對的性騷擾問題並沒有因而減少。

2017年,她生完第三個孩子後,便努力在半年之內恢復體力,並遠赴匈牙利參與第17屆國際泳聯(FINA)世界游泳錦標賽。

雖然百般嘗試,但王碧燕仍然無法得到國家資助,她當時不禁對自己的努力不受大馬所認同及肯定一事感到失望。

2年後,她轉而投入新加坡隊,在韓國光州舉辦的第18屆世界游泳錦標賽中,她成功奪下5金2銀。

“我在2019年奪下金牌時,我高舉著馬來西亞國旗,但熒幕上我的名字旁邊是SIN(新加坡的簡稱)。”

今年初,她也在FINA排行榜中50米自由式35至39歲組,以26.71秒的紀錄榮登世界第一名。

她感嘆說,當馬來西亞選手奪下世界冠軍,驕傲地揚起大馬國旗時,本地媒體鮮少關注。

“沒人寫我的新聞,體壇相關的政治人物好像沒人知道我的存在,好像都不知道大馬選手在世界競標賽得了冠軍。”

“況且,我奪下的不是1面金牌,是5面金牌,甚至比潘德麗拉(Pandelela Rinong Pamg)還要多!”

更遺憾的是,她在世界舞台亮眼的體育表現,不但沒有受到政治人物的肯定,反而招來政治人物的性邀約。

她說,一名已婚的政治人物曾頻頻通過社群媒體賬戶私訊稱讚她的身材。過後,這名政治人物甚至獻議以一大筆錢來交換跟她上床的機會。

“他說,他知道,我在Instagram貼出那些照片,就意味著我是在找’某些東西’。”

“不,我沒有在找什麼’某些東西’……”

她坦言,由於當下感到噁心極致,所以她直接刪除訊息,並封鎖了這名政壇人士。

穿緊身運動服者易被性騷擾

王碧燕說,許多運動員都曾有過被性騷擾的經歷,而游泳、跳水、體操等等穿著緊身運動服的領域最為猖狂。

事實上,體壇運動員遭強暴或非禮隊員的案例確實有跡可循。

1990年代,前國家隊教練拉瑪納丹(C. Ramanathan)就因非禮兩名未成年國手而遭控,罪成後獲判入獄4年。由於他上訴獲得減刑,最終在2011年獲釋。

4年前,國家跳水隊再爆教練強暴事件。根據《中國報》,證人供稱,受害人因害怕加害者動用人脈關係,摧毀其跳水生涯,因而在報案前猶豫不決。

經過多年輾轉的訴訟過程,吉隆坡高庭2020年2月宣告,基於辯方挑起合理疑點,庭方認定涉案教練黃強罪名不成立。

據報導,法官納茲蘭裁決時所闡述的理據,包括被告沒有立即驗傷及報警,以及被告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犯案等等。

大馬政治人物以“避免引起男性慾望”的理由,歸咎女運動員穿得太少,也在過去多年來時有所聞。

青體部長允查“絕不包庇”

王碧燕揭露我國泳壇長久存在的性騷擾問題後,青體部長理查答應徹查有關性騷擾指控,且絕對不會有所隱瞞。

理查發文告說,他在讀到王碧燕所揭露的教練人員可恥行為後深感困擾、憤怒和失望。

“我們都有家人、孩子、丈夫、妻子、兄弟姐妹,他們都可能會受到這種的騷擾。如果我們不能保護自己的最愛,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這種事情絕對不能在繼續發生,它絕不能再干擾我們國家人才的努力,以及國家體育的發展。”

理查也說,他已指示國家體育理事會(National Sports Council)聯繫王碧燕,並協助她報警,以舉報涉及的性侵者。

他補充,國家體育理事會會提供充分的合作,同時承諾不會包庇或保護任何的性侵者。

“我們將加強現有平台,包括運動選手代表理事會(Athlete Representative Committee)、反體育不當行為和騷擾委員會(Sports MIsconduct and Harassment Committee)以及運動選手理事會(Athletes Commission),以便運動員和官員未來能更容易地舉報不當的事件。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