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2018選戰

殺上亞依淡挑戰魏家祥 劉鎮東豁出去了

行動黨青年領袖劉鎮東壓上10年政治生涯積攢的全部籌碼“晒冷”,直挑柔佛亞依淡,向馬華老二魏家祥叫陣,;劉鎮東眼中閃爍勇者無懼的精神,他說:“我是豁出去了,個人得失並不重要,關鍵是我們已到了一個臨界點,我必須走這一步,我不想後悔,更不願遺憾……”

Advertisement

劉鎮東準備燃燒他的政治生命,只為了堅守他的政治信念和初心。他說:“我提出馬來海嘯……我現在就以我的政治生命來證明……”

民主行動黨柔佛州主席兼居鑾國會議員劉鎮東自薦上陣亞依淡國會選區,並相信可以取得馬來選民的支持。很多人問他:“為什麼你會相信馬來人有反風?”

他接受《光明日報》專訪時笑著回應:“我提出馬來海嘯兩三年沒有人相信,不要緊,我現在就以我的政治生命證明給你看有沒有。”

亞依淡國會選區是以馬來人為主的混合選區,選民結構是巫裔56%,華裔38%,印裔4%。劉鎮東認為,只要上屆投給國陣的馬來選民,全國各區平均15%轉投希盟,就會掀起馬來海嘯。

“現在沒有人知道會不會有15%馬來選票轉移,但我們看到跡象。上屆大選時,民調顯示國陣有六成馬來票的支持率,2015年至今卻只維持在四成左右。所以,我們不是要贏100%馬來票,只要15%,因為上屆大選民聯在有很多地方有超過30%的馬來票,除了柔佛。”

對於上陣亞依淡,他坦承,目前處於弱勢,勝算只有四成,但若投票率達80%,選民突然想要一個新政府,馬來選民有移動,他就有機會贏。無論如何,他沒有信心滿滿,而是豁了出去,就是要拼才能贏。當然,他也沒有所謂個人得失的衡量。

“過去十年,我擁有很多經驗,認識很多人,見識很多事,精神很豐盛,也累積了人氣,若這屆選舉不全盤投放,留著做什麼呢?歷史給我一個機會,如果我沒有走這一步,以後回頭來看,我們差五、十席就能執政的話,我會後悔。”

“如果希盟執政,我輸贏都已扮演我的角色。如果我輸了,希盟也沒有辦法換到政府,我有沒有做國會議員也不再重要,因為未來的國家只有每況愈下。所以,我寧願趁這機會一鼓作氣,把它當成終結之戰。”

他不否認,馬華擁有優勢,因為對手是三屆議員,勤於跑動,口才好,形象也不差。“我必須承認他是馬華最強的候選人,目前是領先。可是選舉局勢很難說,你不懂接下來選民要什麼。”

他深明這場仗不容易,就以提供一個平台的策略,邀請選民一起參與。“如果單靠我不會贏,但這場仗是一個很好的平台。以前魏家祥包贏,就算有人很討厭他也沒有辦法。現在不一樣了,那些不滿馬華或國陣的人,可以通過我這個平台來算賬。” 

“十年前,我們說行動黨很弱,什麼都沒有。現在的希盟也是很弱的,如何打敗國陣?我們沒有錢派,也只有靠很多很多的小市民,以小蝦米打敗大鯨魚的概念打這場戰。”

沒重視個人得失 不打才是遺憾

對於個人得失,劉鎮東沒有重視過,從政初衷也不是要官職,所以即使輸了也沒有什麼可以失去,不打才是遺憾。

“我在90年代,行動黨處於最低潮時加入,22歲到40歲,一路走來什麼都沒有(物質上),只有精神。我們本來就沒有想過走到這麼遠,2008年競選檳城升旗山國席時就沒有人想過我會贏。”

他強調,政治不能當作一份工作,不然就無法明辨事非,最後落得只有官職是生命的全部。“政治工作者是社會領袖,需要薪水和生活是肯定的,但要有隨時可以退下來的準備。”

他提到當年升旗山國席對手民政黨謝寬泰。“他輸了後,我們成為朋友。他跟我說,他做副部長時,有空沒空就當自己是小市民般生活,因為他知道官職是會隨時沒有的。”

他認為,政治人物要有隨時退下的想法,5年任期或在認為自己走不下去或不再相信政治時,就要有離開的勇氣和準備。

魏家祥“過份緊張” 反應影響判斷

亞依淡國會選區過去都是由伊斯蘭黨上陣,行動黨從來沒有想過競選,最後卻由劉鎮東上陣。他說,這是議席談判時出現的契機,而亞依淡國會議員魏家祥“過份緊張”的反應,影響了他最後的判斷。

根據了解,2018年1月6日,希盟議席談判最後卡在4個選區,行動黨要維持在柔州6個席位,最後妥協亞依淡暫定讓誠信黨候選人以行動黨旗幟上陣。

劉追述,某報章搶先報導行動黨攻打魏家祥,大家看到魏家祥很緊張。接下來,林冠英走訪永平,他接到消息,遠在中國的魏家祥更是跳腳。

“他(魏家祥)的反應影響我後來的判斷。他的反應不像是保壘區議員的態度。我就去亞依淡、永平等與朋友談,聽取很多人的意見,也看民調情況,再分析過去選舉資料,發現這是反對黨可以攻的選區。”

劉鎮東於1月18日做了決定,即向黨建議競選亞依淡,並同時在柔州分配議席中談妥,說服黨內其他人指亞依淡之役可以打。

另一方面,若伊斯蘭黨插上一腳,亞依淡就會出現一場三角戰。劉鎮東分析說,三角戰其實對希盟有利。

“巫統會有四成馬來票,伊黨約不到二成,希盟有四成。很多人以為伊黨的選票會投給希盟,其實不是。如果伊黨沒有競選,本來投給伊黨的選票會給巫統。如果三角戰,巫統少了票,反而對國陣不利。”

來屆大選是換政府唯一時機

面對曾經走過505大選換政府失敗的頹喪,劉鎮東認為,來屆大選是大馬61年來最有可能換政府的時機,也最有可能看到各族的反風。換政府的士氣在過去5年已起死回生。

“5年前,大家不再相信可以換政府,尤其是安華入獄,民聯瓦解到砂州大選。反對陣線最低潮是2016年6月18日的雙補選,整個運動信心崩盤,接著是首相納吉黃金期。”

“不過,大家沒有想到前首相馬哈迪會站出來,公正黨顧問安華會接受和解,行動黨可以接受馬哈迪,支持者可以互相接受的情況。2017年7月14日,我們確定馬哈迪出任希盟主席時,納吉整個大策略被打散。所以,我相信現在是起死回生。”

他強調,來屆大選是換政府唯一時機,若無法成功,以後的馬來西亞的反對運動再也起不了作用,因為人民不再相信選舉制度。

“如果經歷了這麼多事情,尤其是小市民面對消費稅、馬幣貶值、就業率和工資低這樣多問題還沒有反風,這個國家以後也不會看到換政府的機會。”

根據他的分析,希盟必須要在西馬嬴得100個國席,就有很大機會可以執政,而且組織穩定的政府。

“目前巫統在全馬有88席,西馬佔73席,30個是很強保壘,其餘都可能失守,另有30個國陣議席,就比如亞依淡。如果你要贏得100個席位,就要贏得亞依淡這樣以馬來人為主的多元種族選區。所以,我們今天不是在看馬華或魏家祥,而是要巫統倒。”

“來屆選舉結果可能與1999年的一樣,即馬哈迪的馬來選票跌很多,約有50%,卻有75%華裔選票,90%印裔選票,國陣以三分之二執政。2018年若這些轉向發生,我們可以拿到50%馬來選票,75至80%華裔選票,60至70%印裔選票,整個結果就像1999年大選,只是在不同陣線,因為馬來西亞的政治還是要得到跨族群的選票。”  

 

【人物檔】

劉鎮東

出生:1977年11月雪蘭莪州梳邦再也

學術背景:2004年於澳洲國立大學畢業(政治學學士及亞洲研究榮譽學士學位),馬來亞大學取得區域整合研究碩士學位。曾在新加坡東南亞研究所(ISEAS)擔任訪問學者,研究領域包括伊斯蘭政治、政治經濟學和政治體制。

從政經歷:2008年大選時擔任民主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的選舉策略顧問,上陣升旗山國會議席挑戰民政黨謝寬泰首當國會議員,成為檳州首席部長政策顧問。2013年大選轉戰柔佛居鑾國會議席,擊敗馬華何國忠當選。

其他職位:民主行動黨中央委員暨政治教育主任、檳州政府智庫檳城研究院董事、義騰研究中心主席。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