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劉聲.阿德南“鎖州”保砂政權

或許這一回,林冠英真的可以理直氣壯地向阿德南嗆聲:砂拉越不是你爸的。

儘管砂拉越“不是阿德南的爸的”,這位砂拉越首席部長在該州議會選舉在即,卻變本加厲地對西馬反對黨領袖包括國、州議員下禁足令,形同“鎖州”拚選戰。

Advertisement

在砂州國陣政權“鎖州”下,希望聯盟尤其是民主行動黨黨要首當其衝,據知至今已有逾30人先後不幸成了入境禁令的“受害者”,預料將有越來越多被阿德南標簽為所謂極端主義分子的非砂州或西馬政治人物列入黑名單。

這麼多年來,砂州國陣政權雖一再涉嫌濫用移民法令,尤其是出於政治的考量,不時禁止西馬的所謂“不受歡迎人物”入境,但若是真如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所極度不滿的“砂州前首長泰益瑪目掌權時不曾在州選舉及大選期間禁止當時的民聯領袖入境”,那麼阿德南這回如此“打壓”希盟確是變本加厲。

尤有進者,面對有關方面尤其是反對黨的強烈聲討,阿德南仍堅持己見,聲稱“為了捍衛砂拉越的自主權,包括禁止極端主義者踏足砂州是其責任,以維護砂州的權益”。

政治化自主權更勝前任者

根據馬來西亞成立時所制訂的“立國契約”,東馬的砂拉越和沙巴在入境和出境事務中擁有自主權,也就是可以禁止任何人包括西馬人入境。很遺憾的是,有跡象顯示,歷屆砂州國陣政權每當運用被賦予的這方面“特權”時,總是基於狹隘的政治利益,並以拚政治為出發點,藉以打壓反對黨,從而延續它對這個所謂國陣“政治定存州”的長期統治,阿德南政治化所謂自主權的功力,如今看來不遑多讓其前任者,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意味著,不論砂州國陣政權持續搬出堂哉皇哉的理由,企圖正當化這回毫不留情地禁足反對黨及社運人士的舉措,其實純粹與砂州選舉有關聯,絕非兩回事,況且阿德南毫不諱言“有關入境禁令不會很快撤銷,但歡迎他們(被禁足人士)在州選舉後隨時來砂州”,不就證實了一切嗎?

從某個角度來看,阿德南這回“鎖州”拚選戰,不惜可能賠上他自上台以來所塑造的所謂“中庸與開明”形象,並面對“霸道又獨裁”的指控,目的在於打擊在華人或半城鄉選區與國陣華基及非土著成員黨尤其是人聯黨對壘的希盟選情,從而確保由他第一次領軍的砂州國陣取得比上屆州選舉更漂亮的戰績。

(阿德南也像是幫倒忙,他所犯下的“低級”政治錯誤,使他淪為反對黨的超級助選員,得不償失。)另一方面,阿德南在這場選戰中變相打著“砂拉越人的砂拉越”旗號,這麼做一定程度上地暴露出其本土與排外意識,結果恐將導致東、西馬兩地和人民之間的統合努力再度受挫。

為了捍衛國陣的“政治定存州”,為了實現再掌權5年的願望,哪怕是被指公然違反民主精神,哪怕是毫無忌憚地搞一場不公平的“閉門”選舉,可能須付出一定政治代價及承擔某種政治後果的阿德南,看來依然會說一聲:我願意。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