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馬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即時地方

春鼠的30道畫風 檳青年畫家“火柴人”勾出逗趣

(檳城23日訊)老鼠一般給人骯髒、黑暗、狡猾等負面印象。2020庚子鼠年來臨,檳城青年畫家“火柴人”,創作了逾30幅不同畫風,以鼠為主題的畫作及蛋畫,希望大家從中看見老鼠的多面性,並增添新年歡樂及逗趣感。

Advertisement

 

“火柴人”本名陳維銘。他接受《光明日報》記者專訪時說,這是他連續第3年以當值生肖為作畫主題,儘管看在一些人眼裡是每隔12年就重炒的主題,但這也是生肖文化傳承,而要在既定主題中突破,更是挑戰。

 

陳維銘的鼠年系列橫跨黑白水墨畫、彩色水彩畫、亞克力畫、混合媒介等。畫風既有一氣呵成、大氣且抽象的;也有逗趣搞怪、且融入潮劇元素的;還有把主要用在西洋畫的亞克力顏料,以水墨畫畫風呈獻的中西合璧之作。

 

讓人驚艷的是,他這回竟然還“玩起蛋來”,配合鼠年推出“玩蛋系列”非常搶眼。此系列就是在蛋殼內壁作畫,由於蛋殼脆弱,加上內壁弧度因素,作畫難度相當高。

 

他指出,蛋殼內壁的表面質感有別於外壁,作畫更具挑戰,單在作畫前的清洗及烘乾就需至少5天,倉促不得;倘若急於求成,蛋殼還沒完全穩定就上畫,非旦效果不好,蛋殼可能在過程中破裂,功虧一簣。

 

陳維銘的鼠年“玩蛋系列”多以雞蛋作畫,也有些是以大至鴨蛋甚至鴕鳥蛋,小至鵪鶉蛋甚至壁虎蛋作畫。他指出,由於不同蛋種的大小、硬度、表面質感不同,創作的手法也隨著改變,格外考驗耐性、創意及適應力。

 

陳維銘說,“鼠”其實並不局限於老鼠,倉鼠、松鼠也是鼠;鼠不應局限於只給過街老鼠等負面印象。他希望透過自己的作品,凸顯鼠靈敏、可愛、調皮等多面性,同時帶出團圓、和諧、親情等正面價值觀。

 

火柴人藏畫中 與主題互動

 

倘若大家細心欣賞陳維銘的每幅作品,大家將發現在作品主體以外的某處隱藏了一個,甚至更多個小人像,彷彿是在與主體互動,而這小人像就是“火柴人”,即陳維銘為自己取的化名,該角色也讓他更能把情感投射在作品中。

 

陳維銘的爸媽白手興家經營塑料廠,在他小時候,父母親都忙於生意,他大多時候都交由婆婆照顧。婆婆當時常與友人打麻將,而打麻將其中一項講究,就是用來鋪墊桌面的麻將紙必須平滑,麻將牌才能洗得順手。

 

“婆婆每玩幾個回合,就換麻將紙,在旁懵懵懂懂的我就隨手拿來麻將紙塗鴉,麻將牌上小鳥等圖案是我當時的塗鴉靈感。久而久之變成我的生活記錄及情緒出口,畫畫也成了我的愛好。”

 

他透露,他小時候家裡過得並不順遂,爸爸不時因為生意問題和媽媽爭執,而惆悵的爸爸總一個人坐在角落抽煙,蹲在一旁的他看著父親擦燃火柴,火柴頭瞬間發出光芒後漸漸熄滅。

 

“加上妹妹的突然離世,我不僅感慨人生就如火柴般燦爛卻又短暫。於是我取了火柴人這個名字,創造了火柴人角色,提醒自己要活在當下,活出精彩,但也要莫忘初中,堅信天生火柴必有所用。”

 

曾參演潮劇 籌備舞台劇

 

如今的“火柴人”陳維銘除了畫畫,也勇於嘗試各類藝術。他在2013年,在潮藝館館長吳慧玲的引領下開始接觸潮劇舞台演出,從在《龍女情》中跑龍套,到在2017年《西遊記》中擔綱孫悟空,是非常寶貴的體驗。

 

“參與潮劇演出,對我作畫時也有了另一種啟發。因此大家在我的鼠年畫作及‘玩蛋’系列中,可以看到卡通畫風的鼠大哥及鼠小姐穿上不同潮劇角色的服飾,這也算是不同藝術元素擦出的驚喜。”

 

陳維銘透露,他目前正參與籌備一部以民初時代為背景的舞台劇。他在劇中飾演只會吃喝玩樂的“二世祖”。他樂於扮演不同角色,這讓他暫時跳脫現實生活中的自己,之後再透過角色反思現實生活中的自己。

 

曾任古蹟普查員

 

除此之外,陳維銘曾擔任檳城古蹟信託會的普查員,也曾參與檳島市政廳把在2017年11月暴風雨中被吹到的大樹,雕塑成陀螺、風箏、紙飛機等童玩木雕,放置在三山小學對面口袋公園的工作。

 

他坦言,目前在我國搞藝術確實難以養活自己。他目前已與兄弟接手經營爸爸的塑料廠。要兼顧塑料廠工作及藝術工作,就必須懂得如何妥善地分配時間。

 

“由於我主要負責跑業務,時間比較具伸縮性,我上午時段一般會專心搞好塑料廠的工作,會見客戶;之後,再伸縮調整及把握下午和晚上的零碎時間,以及周末參與自己喜愛的藝術活動。”

 

他認為,參與藝術活動並非只是風花雪月,藝術有助加強右腦發展,創意思維讓他可以更有趣的方式把產品推銷給顧客,對提升業務有很大幫助。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