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

張聒翔:失踪案無關非法經營 不影響度假村漂白

 

Advertisement

 

 

(芙蓉7日訊)森州行政議員張聒翔強調,“愛爾蘭少女失踪案”純屬個案,不影響班底嶺(Pantai Hill)度假村參與“漂白”計劃。

 

 

 

“15歲愛爾蘭少女失踪案”發生迄今逾78小時,失踪者諾拉安妮葵琳(Nora Anne Quoirin)仍下落不明。儘管外界質疑案發的The Dusun高山度假村出現保安疏漏,但是該度假村仍在不符合經營規格的情況下繼續獲得營業。

 

 

 

不過,森州行政議員張聒翔強調,非法經營及失踪案件毫無關聯,不該混為一談,而且這次的失踪案件純屬個案。

 

 

 

“州政府數月前已經針對班底嶺所有度假村進行’漂白’計劃,將它們通過正確途經合法化。如今雖然發生了不幸的事情,但不影響州政府的漂白計劃。”

 

 

沒有對環境帶來負面影響

 

 

 

他補充,該區的度假村雖然沒有合法經營權,但州政府已經給予寬限期,讓他們申請“漂白”,當局展開調查後發現,度假村並沒有對環境帶來負面影響,同時為森州帶來無數國外遊客,刺激當地經濟,因此才獲得“漂白”的機會。

 

 

 

同時,他也認為,當地的度假村必須從此事(失踪案)中汲取教訓,提升度假村的保安及安全措施,包括增加更多的閉路電視,更全面地保障住戶的安全。

 

 

 

張聒翔是於今午在森州行政大廈,結束了行政議會後,連同行政議員陳麗群及莫哈末道菲,代表不可出席的森州大臣拿督斯里阿敏努丁召開記者會時,如此表示。

 

 

 

據他了解,事發的度假村範圍甚廣,但只有度假村大廳安裝閉路電視,其他地方則有護欄,加上員工都是24小時輪班,如今發生少女失踪,也意味著保安問題有待改善。

 

 

 

“州政府會進行探討,要求接受漂白的度假村必須提升所有的安全措施及設備,以防止類似事件重演。目前暫時只有30%的度假村向州政府提升’漂白’申請,至於其他仍冥頑不寧的業者,若在今年10月份內尚未提呈申請,州政府將會採取嚴厲的對付,甚至不排除會強制關閉拒絕合法化的度假村。”

 

 

 

陳麗群遺憾少女父母拒見面

 

 

 

陳麗群披露,警方目前已經加派人手及擴大搜索範圍,以期盡快找出失踪者的下落,但令人遺憾的是,她嘗試要求與諾拉安妮葵琳的父母見面,以提供協助但至今仍被拒於門外。

 

 

 

她對於諾拉安妮葵琳父母的強硬態度表示理解,畢竟全家人到此旅遊卻遇到如此不幸之事,縱使情緒激動也人之常情。

 

 

 

她強調,暫時只能等到諾拉安妮葵琳的雙親情緒穩定後,才能夠再安排見面;另一方面,諾拉安妮葵琳的失踪消息目前通過當地人及全國網民廣泛傳播,足以證明此事獲得全國人民的高度關注,就連外國媒體也相當重視。

 

 

 

州政府配合進行搜尋

 

 

 

莫哈末道菲指出,州政府連同搜救單位將會全力給予配合,確保找到失踪者為止。此外,州政府更遴選了宗教師為失踪者禱告,以期能協助搜救單位找到失踪者的下落。

 

 

 

他坦言,經過這次的失踪案加上國際媒體的報導,讓芙蓉在國際中聲名大噪。無論如何,他希望能盡快尋回諾拉安妮葵琳,讓芙蓉這個“小地方”獲得更正面的影響。

 

 

“患學障不會自己外出”  家人堅信女兒遭綁架

 

(芙蓉7日訊)15歲愛爾蘭少女失踪案件,失踪少女諾拉安妮葵琳的家人堅信,女兒在大馬遭綁架,並對大馬警方策略性的查案方式,感到越來越沮喪。

 

 

 

據英國《每日郵報》的報導指出,由於諾拉被發現失踪時,房間的窗戶是打開的,因此諾拉的家人相信,女兒是被帶走。

 

 

 

家人也向記者表示感到擔憂,因為諾拉患有學習障礙,與其他同齡少年不同,不僅看起來更年輕,無法照顧自己,也無法理解發生的事情,而諾拉不曾獨自到任何一個地方,因此不相信諾拉是自己走丟。

 

 

 

此外,來自慈善組織布萊克曼信託基金會(Lucie Blackman Trust)的馬修指出,對此事件,大馬警方沒有將所有資源用於搜索,導致諾拉的家人擔憂不已,也不接受諾拉走丟的推測。

 

 

 

他說,諾拉的家人非常了解諾拉,諾拉是一個沒有家人牽著手,也不會冒險進入自己花園的女孩,而他們感受不到警方願意傾聽,加上連日無法入眠而感到筋疲力盡。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