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馬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精選即時國內地方

小時乘坐牛車悠閒樂 肖牛老先生對牛情懷深

報道:鄭智鍵

(大山腳16日訊)遇上12年一次的本命年,72歲老先生黃平章憶起小時候住在大山腳高巴烏魯新村,常常有機會坐在牛車上,看景吹風的快樂歲月,對牛總有一份特殊的情懷。

Advertisement

肖牛的黃平章出生在中國,5歲時跟隨母親郭惜貞(104歲)從中國普寧磨石溪飄洋過海下南洋,母子倆乘坐在大渡輪上整整一個月,終抵達大山腳,在高巴烏魯新村落腳。

黃平章受訪時說,當年物資匱乏,牛車是村里常見的交通工具,而牛則是大多數村民賴以為生的家畜。提起牛,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小學放學走路回家時,最期待在回家途中遇見載貨的牛車,他總是興奮地追上前去,然後跳上牛車,就這樣蹭坐一趟牛車回家去。

事隔多年,想起這畫面及趣事,他依然津津樂道,加上生肖牛,因此對牛總有一份特殊的情懷。

“我唸小學時,每次放學要走20多分鐘才能到家,最高興就是在村口遇見牛車,我會馬上追上去,開心的坐上牛車回家!”

他笑說,大家都住在同個村里,彼此熟悉,所以大家都不會赶他下牛車。他平時出門,若在途中遇到牛車也一樣會拼命追上去,從村口坐牛車回家或從家里坐到村口。

黃平章老家附近的稻田及草原上,處處可見牛群的蹤影,不管是在稻田里默默犁田的黃牛,或在泥潭里休息的大水牛,都在他的童年里留下美好的畫面。然而,隨著時代不斷的變遷,此畫面已逐漸消失在其眼球里了。

他指出,一般人對牛的刻板印象就是體型龐大、兇猛又髒兮兮的動物。但在古代,有能力養牛者卻是富貴的象征,在一些偏遠的村莊,牛也是嫁妝之一。

“以前在偏遠的鄉下,村民嫁女若嫁妝里有牛,便代表女儿是風風光光出嫁,所以牛是富貴的象征,有錢人家里才會養牛,而且是富貴人家。”

他說,在寓言故事里,一只老虎第一次遇見龐大的牛時,老虎也害怕牛,惟對牛假意示好,並趁牛毫無防備時,伸出虎爪抓傷牛,牛只是痛得哞哞大叫,毫無反抗能力,牛最終淪為老虎果腹之物。由此可見,牛本性善良又單純。

對他而言,牛的天性是勤勞、發奮及堅持,屬牛者也天生責任感及适應能力特別強,勤奮踏實,意志力堅強且不畏挫折。

黃平章笑著說,他5歲就跟隨母親搭上輪船,過了一個月海上漂流的生活,下船后在政府規定下隔离一個月后,才開始安定下來。成長過程中,也經歷數次的生活考驗,他都很快适應下來。

他提及,小時候因父親到膠園打工,他也隨父親寄住在老板家里,老板曾帶他到鴉片廠幫忙捶腳按摩,老板滿意就會打賞他兩毛錢,這些錢他都存起來當零用。

“我不怕吃苦,會靠自己的本事和勞力去換取我想要的東西和生活。小時候,我想吃一碗福建面,但身上沒有錢,我就去給面攤老板打工,換取一碗福建面。”

黃平章(左二)每年都會和女兒黃雅玲(左)及黃賽萍(右)陪伴母親出席本報主辦的雙親節活動敬孝道。(檔案照)

慢步登山養生

詢及他的養生之道,黃平章說,他不時會到公園慢步或登山,及注意健康飲食,更重要的是情緒管理。他以百歲母親為榜樣,一生刻苦耐勞,母親對家庭默默付出,從不曾埋怨和發脾氣。

“我母親從來不曾打罵過我,面對生活的考驗,總是心平氣和,所以我認為她能活上百歲,好脾氣也許是她的養生之道。”

他笑說,在母親眼里,他是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盡管已至古稀之年,母親依然會叮囑他要定時用餐,不能挨餓,連孫子都調侃他是母親永遠的寶貝兒子。

今年大家在疫情籠罩下,迎接辛丑金牛年的到來,他希望趁著金牛接替的時刻,萬象更新,「牛」轉「疫」鼠,迎來金牛,期盼新年會更好,家家戶戶安康見太平,對金牛年充滿美好期待。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