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副刊

將心比心救苦救難 關愛者與邊緣人同在

社會上,除了窮人、病人、孤老、孤兒,其實還有許許多多在夾縫中的人是容易被忽略的一群。

比如,一些父母是外國人的孩子,因為無公民身份證,無論是生活、求學都深受阻礙。又比如,一些窮苦人家,連份養家餬口的收入也沒有。

Advertisement

檳城關愛者組織的成立,就是不分種族、國籍及宗教來幫助這些被社會遺忘的一群。在關愛者走入社區後,卻發現,人間的悲歌真的唱不完,於是,再成立了重啟人生計劃,以救助更多的人。

關愛者走入社區,關懷社會。

都市造就成功者,但也排擠了一群受挫者。

都市裡隱藏着許多人看不見的辛酸事,有許多人生活在水深火熱當中,更有許多是處於灰色地帶的邊緣戶,既無法獲得社會支援,有人甚至為他們貼上不公平的標籤。

這些在夾縫中的邊緣戶,真真實實地生活在各個角落,在新冠病毒橫行期間,邊緣戶的處境更為窘迫。

檳城關愛者組織(Persatuan Kebajikan Prihatin Penyayang Pulau Pinang)就是為守護這些邊緣人而成立的,希望能對他們伸出援手,以終結他們的悲劇。

創辦人巴執銓說,關愛者於去年12月22日獲得社團註冊局批准成立,有廿多個成員,主要援助對象是檳城及吉打社會邊緣人士,包括病黎、貧窮家庭和失業者。

瞭解這種無助感

“我們各自都經歷過各種各樣的悲痛與辛酸,在面對困境時,也曾絕望過,我們深切體會與瞭解這種無助感,希望為這些人伸出援手,這也是我們成立關愛者的初衷。”不只是給予,最重要的,他們同時也會協助這些邊緣人找到自己的正確位置。

一開始,關愛者主要針對幾項計劃去進行。

一是關愛者全民教育計劃,也就是為那些父母是外國人,一出生就無國籍身份的孩子提供援助。

二是關愛者全民互助關懷基金,即是提供“邊緣人的保險”,讓窮困的人,也能擁有一份最基本的生命與生活保障,提供為期一年的基本人身保障。

三是設立關愛者全民互助關懷電子商務平台,讓一些低收入者,也能透過一個網絡平台,得到就業的機會,讓他們憑自己的能力和努力,賺取更多的收入。

我們看到你們了

然而,當他們走入社區,走入窮困家庭後,卻發現,原來,這些窮到沒有明天的貧困家庭,尤其是在疫下,他們所需要的,還要更多更多。

因為意識到他們所籌劃的項目之不足,於是,再成立了關愛者重啟人生計劃,以更全面的去幫助這一更需要及時援助的群體。

如果沒有真正走入窮困家庭,巴執銓也不知道,這些人的生活真的是陷於水深火熱當中,過着沒有明天的日子。

走進被世界遺忘的角落,他們決定再向處於苦難的人伸出援手,讓他們知道:我們看到你們了!將心比心,與他們同行。

關愛者團隊,右二為創辦人巴執銓。

年輕癱瘓女子 臥病稻田小木屋

無人知道,在甲拋峇底某稻田內的小木屋裡,住着一個全身癱瘓,一年來只能躺在病床上痛苦無助的38歲女子。

她叫何燕婷,本是一名打金女工,已婚,但無子,一年前工作時不小心跌倒嚴重傷及脊椎骨,就此癱瘓,人生從此變了樣。

這一年多來丈夫一 直在照顧着她,她花光儲蓄求醫,卻每天只能臥病在床,在無助之下多次哭着向外界求助,然而,最終大家還是遺忘了她,讓她陷入絕望之中。

當關愛者來到她家,巴執銓說,他永遠記得何燕婷緊捉住他的手,哭着叫他們千萬不要再放棄她,那一刻,讓他們決定,會拚了全力,把她救出痛苦的深淵。

“她年紀很輕,又不能送老人院,想動手術,醫生又說得先送去治療中心接受物理治療一段時間,但因為長年臥床造成的肥胖,也得瘦身後才能考慮手術,那是一筆不小的費用。”

錯過黃金治療期

他說,這個案也屬邊緣人,生不如死地活在某個角落,卻無人願意伸出援手,於是,在關愛者多番努力之下,透過報章成功為她籌到一筆治療費,讓何燕婷有機會到康復中心接受治療。

“我們當時真的非常欣慰,只要她有錢接受治療,然後再接受手術,就一定有希望重新再站起來,畢竟,她還很年輕。”巴執銓說。

原以為一切都會好起來,在把何燕婷送院徹底檢查後,醫生卻帶來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

“醫生說,因為拖了一年,患者錯過了黃金治療期,此次就算動了手術,成功率也只有5%。這是一個多麼令人心酸的結果。”

痛苦撐過一年,卻等到一個令人心碎的結果,何燕婷得知後,激動得放聲大哭,但很快就做了一個決定:“我要動手術!因為真的很痛苦,就算手術失敗,我也心甘情願!”

她不再怨天尤人,反而心懷感激,因為在她最無助最痛苦的時候,有人給她伸出援手,讓她體會到人情溫暖,而最後的結果,都交給了命運。

痛苦一年無人理會的全身癱瘓者何燕婷,得到關愛者的協助。

父子同患怪病 合夥人捲款逃

這也是一個令人感到心酸的故事。先是父親患病,後發現是跟遺傳基因有關,如今9歲的小兒子也患上同樣的怪病,父子倆都深受病魔百般折騰。

來自北海的羅里司機Vangadasan於3年前忽然患了一場怪病,先是腰痛和頸項有點麻,後來肌肉開始萎縮,無法再起身,頸項也嚴重歪曲,全身動彈不得。

因頸項嚴重歪曲,導致無法進行核磁共振成像(MRI)和電腦斷層掃描(CT Scan),醫生只能抽血檢驗DNA,結果發現是遺傳基因作祟。

他和太太Nalina育有2子1女,分別11歲、9歲及6歲,而大兒子患有氣喘病。他是家庭經濟支柱,太太是家庭主婦,這場怪病,令他們一家五口撐不住了。

但為了孩子,日子還得過下去,太太開始和朋友合夥做飲食檔口生意,但因得照顧患病的丈夫和3名年幼孩子,只能煮好了給合伙人賣,卻遭合伙人捲款而逃,令他們一家更陷入水深火熱當中。

絕不向命運低頭

由於為夫者須時常往檳城醫院治療,他們一家也只好從北海遷移至檳城。在檳城的住所,更成了當下需要解決的最大難題。

就在他們最無助的時刻,關愛者挺身而出,成功為他們籌到一筆錢,並在醫院附近租了一間民宿小房,解決了眼前困境。

“他們其實有申請政府組屋,因疫情關係一再被拖延。”巴執銓說道。

這一家5口,有3個是病患,丈夫全身癱瘓,長子在5個月大時就患有氣喘病,幼兒目前開始出現像似爸爸的症狀,因盆骨不平衡,走起路來會疼痛也不穩,醫生也證實是遺傳基因造成。

雖然如此,教人感動的是,他們並沒有被命運擊倒,一家人都充滿着正能量,尤其是太太,一直都流露出平靜的笑容,還開心地敘述在醫院的安排下,她也找到了工作,扛起家庭的重擔。

她那堅定堅強的笑容不但感動了關愛者,同時也讓我們有了反思,日子再難,只要有一顆堅定明朗的心,就一定會有美好的明天。

因基因遺傳而同時患上怪病的父子。

災後緊守家園  一家人不離不棄

一場火災,毀了檳州大山腳南島花園的3間房子,遭燒燬的3間房子,其實也是同一戶家人的,老婦洪秀雲和老伴,另兩所則是她兩名兒子分別居住。

他們當中,有2名懷孕的孕婦,4名年幼孩子,一家10口,一夜之間失去了安樂的家園。

雖說政府會安排他們住進庇護所,但這一家人因為在此地生活了15年,有着深厚的情意結,老婦堅決不住庇護所,就算屋子毀了,也沒電,還是執意點起蠟燭,緊守被燒燬的家。

關愛者看到老婦對老家的情感,也看到一家人10口守候老家的決心,他們決定發動籌款,期望能圓他們重建家園的夢想。

房子隨時會倒塌

“我們只想守在這裡,就算只是簡單的重建,只要可以讓我們繼續住下來,我們已經很心滿意足了。”老婦王秀雲說。

巴執銓說,晚上,當關愛者來到這裡,看到老婦、2名孕婦和小孩子們都睡在那燒燬的房子時,那情景是令人感到難受的,而且房子隨時有倒塌的可能,他們的安危,令人擔憂。

“我們答應他們,會設法發動大眾的力量,幫他們重建家園,也終於說服了他們先居住在庇護所。”

燒燬的老屋,帶不走主人的濃厚情感,這又是一個讓關愛者感到溫暖的小故事。

火災後,死守老家的一家人。
火災後,死守老家的一家人。

關愛者組織主要關懷社會邊緣人。
關愛者組織主要關懷社會邊緣人。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