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東西明周刊副刊

【頑啤主張】啤迷朋友賜的酒

通過幾次參與哥本哈根啤酒慶典,自然的認識了不同國家地區的啤迷朋友,也由於那樣,有了啤迷之間的一些意外驚喜饋贈。

時光飛逝,有意為之情況下個人Craft Beer探尋歷程一晃十年過去了,這些年來通過和好些不同啤迷朋友瓶子分享會算是喝過不少佳釀,也因為啤迷間的分享精神,這些年來偶爾也有些佳釀是來自啤迷朋友無預警饋贈或隨機賜酒,身為啤迷這是讓人感覺幸福的。

Advertisement

以下是一些不同情況下不同啤迷的賜酒:

Cantillon不同瓶子

好些年前有幸坐在全球Lambic啤迷們心目中聖地,布魯塞爾市區外圍Cantillon釀坊試飲室,當時對面桌的有兩個完全不認識的啤迷,一個是美國人,另一個是亞洲面孔的加拿大人,很自然情況下加入兩個陌生人的桌,就那樣大家開始分享手中的瓶子,然後更多瓶子出現,一定意義來說,如果不是兩名陌生啤迷的分享,在瓶子都是大瓶裝750ML情況下,當天個人不可能喝到七八款不同類型風味的Cantillon作品,如今回看,特別是近年新冠肆虐時空背景,加上Cantillon較稀有款這裡一瓶難求情況下,雖然陌生啤迷分享瓶子在Cantillon試飲室是常態,但身為遠在亞洲不能想去就去的啤迷,這一幕是珍貴的。

Prairie Pirate Bomb

同樣也是陌生啤迷賜酒的情況出現在哥本哈根,多年前第一次前往參與哥本哈根啤酒慶典(當時簡稱CBC而不是近幾年的MBCC)時,參加週末兩天在市郊外體育館舉行的啤酒慶典之前已提前到達的各路啤迷,當然會出現在市內幾家“米吧”相關專賣吧,當時人在“米吧”本店。和當年的店長從不認識到聊聊天,然後就出現了隨機賜酒的事,當時來說這款黑啤是這家美國“新貴”釀坊亞洲難尋款。

Gueuze De Neve

比利時啤迷朋友的禮物,雖說個人是有回贈日本帶過去的清酒瓶子,但看到這支已有一定年歲痕跡而且是原廠已絕版的天然發酵酸啤作品時,還是很意外。帶回來吉隆坡後,本着也給一名非常早期在探尋Craft Beer路上給過自己啟蒙助益的在地比利時朋友小小驚喜,帶去他家分享了。

Mills Running Beer

英國啤迷朋友的禮物,當時除了這款英國農村風格/酸啤酒新貴釀坊作品之外,還賜了好些其他釀坊啤酒,讓恰好身在英國的本地分享會成員啤迷朋友帶回來,後來是在聖誕節重頭分享會上跟本地幾個啤迷朋友開喝了。

Tired Hands IPAs

美國啤迷朋友的禮物,三款不同風味表現作品中以Key Lime Pie最出色,是至今本地啤迷朋友仍然很有印象的一款,看酒名稱是以做成墨西哥萊姆派風味呈現為構思,雖然沒吃過那樣的派,但酒絕對有趣好喝。

 

Yorocco Ba Saison

日本啤迷的禮物,以均衡易喝風味啤酒特別是農村風格啤酒為人知,位於鐮倉的日本釀坊作品,在收到這款前一年有喝過同款作品前作,是富有層次的桶陳美味易喝型啤酒,在哥本哈根收到日本啤迷贈與的日本啤酒,啤迷之間的交流還真的是無界限。

光明日報特約/CT.2018.

Blogcttai.blogspot.com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