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即時國內

【1MDB案審訊】哈占:常受政治干擾 官員不願接任CEO

Advertisement

(吉隆坡17日訊)一馬公司(1MDB)前首席執行員莫哈末哈占指出,由於1MDB首席執行員一職常常受到政治因素幹擾,他屬下的所有官員都不願接棒,迫使他對外物色接棒人選。

他表示,拿督阿茲林(前首相納吉時任機要秘書)卻要他等一等,直至1MDB能源在大馬交易所上市後才辭職。

不過,他說,當他於2014年10月杪朝聖回來後,便向劉特佐和阿茲林下最後通牒,他決意辭職。

“我讓阿茲林告訴劉特佐物色新的人選,因為我屬下的所有官員都因為首席執行員常常受到政治因素幹擾,而不願接替我的職位。”

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被控1MDB洗黑錢和濫權案今日續審。48歲的莫哈末哈占是本案第10控方證人,這也是他第三次供證。

他說,2014年初,他感到憂心忡忡,因為1MDB債務太多,更開始懷疑1MDB的償還債務能力。

他舉例,其中需要在2014年償還拖欠馬來亞銀行的債務,是2012年為購買丹絨能源(Tanjong Energy)所欠下。

憂心一馬公司無能力還巨債

“2013年接管JIMAH能源時,我便面對無法將1MDB資金帶回國的情況,這讓我更加擔心,因為劉特佐可能不會允許把用來償還馬來亞銀行的1MDB資金帶回來。”

他表示,許多涉及1MDB項目的花費,如TRX發展和JIMAH,都是通過新債務來償還,同時,他也不知道1MDB在海外的資金是否還存在或已經被巫統挪用。

他估計在海外的資金數額共有38億美元(約130億令吉),已經足以償還馬來亞銀行的債務,以及1MDB在大馬開啓任何項目的資金。

他坦承自己的憂慮日益加劇,而且對於海外的資金管理有許多疑問。

“身為一名首席執行員,我卻沒有管理資金的權限,只有劉特佐和Jasmine Loo(1MDB前法律顧問)知道這些資金的來源去向。”

莫哈末哈占指出,他常常在與阿茲林會面時表達本身的擔憂,也表達辭職的意願,讓有能力的人帶領負債累累的1MDB。

他補充,他也曾發電郵給阿茲米(1MDB前首席財務員),告訴對方他對劉特佐在2013年9月為1MDB制定的不合理計劃感到擔憂。

續CEO直至Edra能源上市

莫哈末哈占指出,2015年1月3日他結束假期回國,阿茲林告訴他,已經有首席執行員助理的人選,但要求他繼續擔任首席執行員,直至Edra能源(管理1MDB子公司所有獨立發電廠)成功在2015年中旬在大馬交易所上市。

他表示,同年1月5日,新任主席阿魯爾甘達前來報到,意味著身為首席執行員的他,將會向後者匯報。

“我認為這是我辭職的最好時機,因為主席的職位和首席執行員相同。”

月薪近10萬 曾領10個月花工

莫哈末哈占在1MDB任職期間,2013年領取5個月的花紅、2014年則領取10個月的花紅。

他在1MDB擔任首席執行員期間,入職時月薪為9萬3000令吉,最後領取的月薪為9萬7000令吉。

他否認從1MDB的項目中收取任何資金,更否認和劉特佐共謀。

他表示,加入1MDB之前,他在森那美集團任職,最後領取的月薪為3萬8000令吉,2012年加入1MDB擔任首席營運員,入職的月薪為6萬5000令吉。

疑劉特佐掩蓋SPC投資流失資金

莫哈末哈占相信,劉特佐、Jasmine Loo和1MDB前財務執行董事Terence Geh,在1MDB董事會和管理層的背後另有所圖,以掩蓋在SPC投資所流失的資金。

他指出,在2012年3月份的稽查中,1MDB申報指價值23億美元的基礎資產仍處於Brazen Sky資產之下,投資在名為Bridge Global Absolute Return Fund SPC的基金。

“2014年,德勤會計公司(Deloitte)向公司管理層施壓,要求再次證明或詳細說明對Brazen Sky的投資。可是,我根本無法詳細說明在Brazen Sky的投資。”

他說,他開始懷疑Brazen Sky在SPC的投資資金,是以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的貸款贖回,因為這筆資金的贖回是在向德意志銀行貸款之後進行。

他認為,這加強了來自德勤會計公司對於有關投資真實性所提出的質疑。

負面影嚮難獲支持 一馬能源無法上市

莫哈末哈占說,由於大多數媒體的負面報導影嚮投資者對1MDB的看法,加上得不到主要投資公司的支持以及拖欠巨額債務,導致1MDB能源集團無法在大馬交易所上市。

他表示,盡管管理層早已積極完成計劃書,可是,在種種阻礙下,上市計劃最終流產。

“大多數媒體、商業出版物(例如The Edge,Kinibiz)對1MDB給予了很多負面看法,從而對投資1MDB首次公開售股的投資者帶來負面看法。”

他補充,作為首次公開售股支架(anchor)的主要知名投資公司,如大馬僱員公積金局,也不提供支持。

他稱,其他阻礙還包括拖欠馬來亞銀行約25億令吉的債務(據他記得),這筆債務是借來用於2012年購買丹絨能源股票。

劉特佐指示勿干涉1MDB海外資金

莫哈末哈占指出,他收到來自劉特佐的指示,不得幹涉1MDB在海外的資金。

他認為,身為首席執行員,理應對海外的資金流動有絕對管理權,因為公司的資金應該由管理層管控。

他表示,從Brazen Sky帶回資金非常重要,以讓德勤會計公司結算所稽查的帳目。

“和畢馬威會計事務所(KPMG)提出的要求一樣,德勤會計公司告知1MDB,為了結算2014年的財務帳目,1MDB必須詳細說明在Brazen Sky的投資,否則德勤會計公司無法結算2014年的財務帳目。”

他說,由於無法出示在Brazen Sky的投資詳情,1MDB告訴德勤會計公司,Brazen Sky的投資將被兌成金錢,帶回馬來西亞。

“因此,在2014年年尾,大約13億美元從Brazen Sky的賬戶中被清算。這件事由Terence Geh全權處理。”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