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

【10.10世界精神健康日】去年1080人自殘候診名單拉長 疫情加重 精神健康危機

(吉隆坡訊)精神健康是公共衛生中最被忽視的領域之一,全世界近10億人有精神障礙,每年300萬人死於使用酒精,每40秒鐘就有一人自殺身亡。

如今,全世界70億人受到冠病(COVID-19)大流行的影響,進一步衝擊人們的精神健康。

Advertisement

根據2019年國家健康和病發率調查,大約50萬名16歲及以上的國人患有憂鬱症。此外,衛生部的數據顯示,2020年1月至12月期間,衛生部醫院收治了1080宗自殘病例。

冠病疫情讓所有國家領袖都大吃一驚,沒有一個國家倖免於難。世界各地的醫療保健系統被迫團結起來以應對激增的傳染病住院病例。但正如我們所了解的,當資源用於避免國家災難,自然而然就會偏離整體健康方案。

衛生部副總監(公共衛生事務)拿督張志強醫生(Datuk Dr.Chong Chee Kheong)指出,當我們走出這個急性期並開始邁向新常態時,我們還是需要滿足患者非緊急醫療保健服務的需求,尤其是精神健康服務方面。

陷入悲慘事件的風險中

“當我們正在經歷這場全球危機時,另一個隱藏的流行病已經浮出水面,這就是精神健康大流行。世界各國都不能倖免於冠病對其人民情緒和心理健康的影響,精神健康問題在世界各地的醫療機構都呈上升趨勢,服務需求增加了37%至70%。在疫情之前的精神病患候診名單,隨着疫情爆發,情緒病更顯普遍,名單因而拉得更長。”

他提到,在馬來西亞,根據2019年國家健康和病發率調查,大約50萬名16歲及以上國人患有憂鬱症。此外,衛生部數據顯示,2020年1月至12月期間,衛生部醫院收治了1080宗自殘病例。

“與此同時,馬來西亞皇家警察(PDRM)公佈了另一項統計數據,顯示自殺人數從2019年的609起增加到2020年的631起,增加了2%。”

“自從疫情肆虐以來,這對每個人來說都是艱難的一年,隨着我們不斷經歷的行動管制令,個人將面臨社會孤立、不安全和不確定性,陷入悲慘事件的風險中,例如失去親人、失業帶來焦慮、憂鬱和其他情緒挑戰。”

前線人員也需精神支持

他說,有許多人,包括了前線人員,努力應對着疫情大流行,也需要在精神上需要情感支持,這些也反映在自年初以來建立的社會心理支援熱線接獲總數。衛生部-大馬醫藥援助學會(KKM-MERCY Malaysia)、關愛熱線(Talian KASIH)、大馬伊斯蘭發展局-社會和社區服務組關愛熱線(Talian KSK-Care of JAKIM)在報告指出,社會心理支援熱線在 2021年1月1日至5月21日之間,接到超過10萬通電話,其中91.2% 需要情感支持或是輔導。

“來電者面臨的問題包括失業、無來源收入、家庭矛盾、人際關係問題、歧視、隔離和在行管期間無法獲得服務等。馬來西亞心理健康協會(MMHA)也發現,有壓力相關問題的人增加了兩倍多,和世界各地的數據不相伯仲。”

“對精神健康危機干預的需求的增加,已經揭露精神健康極需關注,它不再是僅次於其他疾病的健康問題。”

催眠療法獲醫學界認可

他提醒,我們需要全面的公共衛生大流行戰略,以提供普及化篩檢、反污名化運動和以健康公平為重點的精神健康護理服務,同時側重於高危人群。

此外,臨床催眠療法的重要性,尤其在醫療疾病的管理以及心理和社會心理問題的治療中已得到認可。

“催眠療法並不是一門新學科,它於1892年獲得英國醫藥協會的認可,此後為全球醫學界所接受。在馬來西亞,催眠療法起源於1984年,在馬來西亞臨床催眠學會(Malaysian Society of Clinical Hypnosis)的支持下由國內醫生‘帶起來’。”

他說,2014年發布關於臨床催眠療法的重新定位報告得出結論,臨床催眠療法有潛能成為一種廣泛傳播的心理治療干預,對醫療環境中的各種患者的多種結果產生重大的公共衛生影響。

“馬來西亞衛生部審核了2015年和2019年有關臨床催眠療法的文獻,並承認它在許多症狀和情怳中的價值,特別是慢性和急性疼痛管理以及憂鬱症和焦慮症的治療。”

提供理想解決方案 遠程醫療扮要角

冠病大流行使世人有必要討論遠程醫療的可及性和價值。在這場危機中,遠程醫療在精神健康護理中,提供了理想的解決方案。

一場由英國臨床催眠學會、亞太臨床溝通與催眠學會以及馬來西亞臨床催眠學會聯辦的首屆國際臨床催眠治療線上大會就是一個例子。

因為來自世界各地的專家在經過一年的挑戰後,依然可以輕鬆地聚在一起分享和相互學習在危機中遇到的心理健康問題。

張志強表示,冠病危機和全球大流行,凸顯了遠程醫療的作用以及應用程序等數位工具如何在需要時提供護理。

當面對面諮詢變得不可能時,許多臨床醫生和他們的患者不得不求助於這些應用程序。

開發混合解決方案

他說,精神健康服務需求的激增,將使原本已不堪重負的醫療保健系統逼向牆角,我們可以預期,數位解決方案將會再次被“召喚”,以提供完整解決方案,並開發混合解決方案,將面對面和在線治療,甚至以應用程序為基礎的治療相結合。”

“當然,這需要進一步努力和投資來確保成果有效且符合道德規範,其中一項要求是教導醫療保健專業人員、實習專員和專科同僚,如何使用數位和移動技術來提供護理。”

“儘管僅靠培訓可能無法立即解決當前的危機,但它確實打造了可以提供數位醫療及傳統護理兼俱的專業人士。”

降低健康負擔成本

他說,從公共衛生的角度來看,他鼓勵人們考慮遠程支援生活干預(例如從睡眠、體育鍛煉和健康飲食)的潛在好處,它對患者的生活質量產生正面影響,降低健康負擔成本。

這種簡單的干預在隔離或久坐不動作息期間尤為重要,人身距離以及自我隔離,已經使數百萬人的生活方式受到破壞,而這些生活方式可能會對精神健康產生影響。

“除了醫療保健服務和科技的重要性之外,也可以用科技去幫助我們度過這些充滿挑戰的時刻,我們應該善用社交媒體如視訊與朋友、家人、鄰居相聚,尤其是因為隔離而極度感到孤獨的人,我們或可通過科技來填補他的心靈空虛。”

他提醒,公司也可以通過各種方法幫助員工管理精神健康。

首先,他們可以教育員工,通過談論心理健康,讓大家知道在此類事件發生期間和之後會出現的心理健康症狀。

公司可以為員工提供精神健康資源,並在員工患病影響日常工作時獲得幫助。

“還有另一個群體,是我們不應該也不能忘記的,我說的是我們世界各地的醫護人員和前線人員,由於冠病大流行,他們冒着生命危險抗疫,導致他們今天面臨着嚴重心理困擾的風險,而其中最常見的是焦慮、憂鬱、失眠、痛苦和創傷後壓力症後群。”

世衛吁增加投資 讓精神健康動起來

在疫情大流行之前,全世界上獲得高質量、負擔得起的精神健康保健的機會就很有限,特別是在人道主義緊急情況和衝突環境下。

由於冠病大流行已經擾亂了世界,各地的衛生服務,精神健康領域獲得服務的機會將減少。

主要原因是:感染和長期住院機構(如養老院和精神病院)的感染風險;難以與人面對面交流;精神健康工作人員感染病毒;精神健康機構被關閉和轉用於護理冠病患者。

世衛組織與全球精神健康聯盟和世界精神健康聯合會等夥

伴組織一道,呼籲大規模增加對精神健康的投資。

為鼓勵全世界採取公共行動,於9月啟動世界精神健康日宣傳活動,即為促進精神健康行動起來:讓我們投資。

資金不足阻礙應對工作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博士說:“世界精神健康日給全世界一個機會,讓我們團結起來,開始糾正對精神健康的歷史性忽視。

我們已經看到了官兵大流行對人們精神健康的影響,而這僅僅是個開始。除非我們現在就做出嚴肅承諾,加大對精神健康的投資,否則將產生深遠的健康、社會和經濟後果”。

過去幾個月,世衛組織與夥伴合作,向健康工作者和其他一線工作人員、健康機構管理者及生活因疫情而發生重大變化的所有年齡段的人發布了關於精神健康的指導和建議。隨着健康服務的中斷,各國正在尋找提供精神健康保健的創新方式,加強社會心理支持的舉措也紛紛湧現。

然而,由於這個問題規模大,絕大多數精神健康需求仍然沒有得到解決。在大流行爆發前的許多年裡,對精神健康促進、預防和護理的長期投資不足,阻礙了應對工作。

建立適合精神健康系統

世界精神健康日宣傳行動將提供機會(考慮到疫情原因主要是在網上),讓我們所有人都做一些肯定生命的事情:個人採取具體行動支持自己的精神健康,並支持正在掙扎的朋友和家人;雇主採取步驟實施僱員健康規劃;政府承諾建立或擴大精神健康服務。

世界精神健康聯合會主席Ingrid Daniels博士說:“自從世界精神健康聯合會發起第一個世界精神健康日以來,已經過去將近30年。在此期間,我們看到世界上許多國家越來越開放地討論精神健康問題。但是現在我們必須把言語變成行動。我們需要看到各方作出協調一致努力,建立適合當今和未來世界的精神健康系統。”

全球精神健康聯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Elisha London說:“缺乏獲得優質、合適的精神健康服務途徑的人如此之多,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投資。每個地方的每個人都可以參加今年的活動。無論你是否為保持心理健康而掙扎,是否認識受到影響的人,是否是精神健康專家,或者只是相信投資於精神健康是正確的事情,請為促進精神健康行動起來,推動讓每個人都有機會獲得精神健康保健和支持”。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