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馬地方

【電召車司機的故事(4)】按錯目的地 上車就睡着 送醉倒女生到警局

創業路是艱辛的,尤其是文字事業。身為巴納納小說網網主,文藝青年黃楷霖為平衡理想與現實,幾個月前當起兼職電召車司機,一有空就開啟手機應用程式接載乘客。除了賺錢貼補車油,平時他心情鬱悶時,也喜歡開車兜風,疏解壓力,因此載客對他而已除了賺錢,方便的話還可以多一個聊天對象。

Advertisement

隨着正職越來越忙,未來他也可以無需再當兼職司機,但這一段人生經歷,無疑豐富了他人生的養分。細膩的他,在短短旅程,有時竟體驗了人生不自主的悲歡離合、緣聚緣散。

人性的真、人性的偽,都在一段又一段的短途載客中,看在司機眼裡。

塞車遭破口大罵 當面取消客人訂單

對黃楷霖而言,電召車司機的位置與乘客是平等的,比起傳統德士行業,這是現代的“共車計劃”,我有車,順便送你一程,你需要人載,以合理的錢換取載送服務,雙方各取所需,理應互相尊重。只是過程中,難免遇到“我是老闆”心態的乘客,對司機呼呼喝喝,甚至強詞奪理。29歲的黃楷霖,就曾經當面取消一名客人的訂單,要他下車,另外召車。

怎樣的事情,令他請客下車呢?原來當時他接到訂單后,剛好遇到塞車,便在趕往接載的路程中,訊息乘客告知正在塞車,若不能等太久,可以取消訂單再召車。

“那位客人沒取消,我便依約去到現場。哪知他一上車就破口大罵,還說要投訴我。”

他感到百般委屈,就直接當面跟那位乘客說,既然有時間和力氣等他來,他好不容易趕來后還要罵他,既然這麼不滿就下車。

“我已一早說好,告訴他不能等就取消,塞車是沒辦法的。他還這樣無理取鬧,我也不想受這樣的氣,當面取消這訂單,要投訴就隨他去。”

最後,那麼乘客並沒有特別去投訴黃楷霖,也許自知理虧,也可能黃楷霖令他見識到,不是每名司機都這麼好欺負的。

妻住院老伯老淚縱橫有時在車上,從乘客言談中,也無意間感受悲歡離合的哀傷。有一次到檳島醫院載客的經驗,令他印象深刻。他說,當時是一家來自印尼棉蘭的客人,分別是一名老伯伯,老伯伯的兒子與媳婦,以及一名孫子。

“他們一上車,氣氛就很沉重,大概可以理解是家中有人生病。載他們回市區酒店途中剛好遇到塞車,老伯伯便開始跟我聊起來。”

原來一路上都是老伯伯的回憶,每經過一個地方,他會說他以前和誰來過這裡,有些地方跟家人來過,也和妻子單獨來過。

黃楷霖隨口問老伯伯的妻子怎麼沒有同行,老伯伯語氣突然轉沉重,說妻子在剛剛那個醫院。

“我問他情況還好嗎,他說不行了……然後就安靜下來,眼淚一直流下。”

當下黃楷霖覺得很內疚,自責問錯問題,令一名70多歲老人老淚縱橫。堅強的伯伯很快也擦乾眼淚,與這名年輕司機回憶他與妻子的過去。

雖然大家只是人生過程,緣分只有短短20分鐘車程,但黃楷霖卻對老伯伯對妻子的深情,覺得很感動。

情侶車上卿卿我我

遇到令人好氣的乘客,偶爾也遇到令人哭笑不得的乘客。他記得有次到機場載一對情侶回跑馬園住家,打得火熱的男女一上車就乾柴烈火,在後座乘客在言語與肢體上卿卿我我,完全視司機為無物。

黃楷霖自覺很尷尬,也覺得他們不太尊重司機,只好全程保持沉默。

“他們全程毛手毛腳,對白也露骨,我只覺得好暈!偶爾停在紅綠燈前,從望后鏡看過去,他們還在調情,覺得更暈!我朋友也載過這樣的客人,很困擾!”

外勞較友善不介意給小費

載客經驗,令黃楷霖對外勞大大改觀。以前,他跟很多一樣,以為外勞聚集的地方就是危險。但當了電召車司機,意外發現對司機釋出最多善意的,竟然是這些跨海打工的移工們。

他說,雖然因口音上的差異,這些大多來自印尼的外勞們一上車,大多保持沉默,但也會不忘稱呼司機先生們為“Kor”(對男士的親切稱呼)。

他指出,外勞大多也很有耐心等待司機,若遇到塞車,他們不會取消訂單,反而會很耐心地等,上車後也不會給司機臉色看。

令他最意外的是,外籍勞工們是最不介意給小費的,例如7令吉車資,有些給了一張10令吉后就馬上下車,堅持不要司機找。

“大家都是打工的,通常我堅持要找錢,還沒說完他們就下車了。若一天載10趟客人都是外籍勞工,幾乎其中2、3個外籍勞工都堅持要給小費。”

比起1、2令吉都要“吃”司機的本地乘客,善解人意的外籍勞工顯得好相處多。

“雖然有些外勞的舉止比較粗魯,或者身上塗有我們不大會欣賞的香味,但他們大多都非常友善、淳樸、老實。在我的載客經驗中,外勞乘客還好,比較頭暈的都是本地乘客。”

菲傭難捨好僱主

另一則令人動容的經驗,則是主僕情深的故事。

“那是一名即將回鄉定居的菲律賓女傭,她一上車滔滔不絕跟我聊天,也聊起她的雇主,說她在雇主家已工作20年了,雖然捨不得,但已到了回鄉照顧家人的時候。”

這名菲律賓姐姐的僱傭情況非常獨特,老闆是一名男性獨居老人,連黃楷霖也不禁問她,孤男寡女同一屋簷下生活,難道沒有超友誼感情?

他說,這名菲傭很肯定地說,與雇主不是男女關係,之間清清白白,她在菲律賓也早有丈夫與孩子。

“她說,雇主一直視她為妹妹,只是當初一個人住不習慣,便請女傭料理家務。她說每次她回國,雇主都會幫她打點一切,這次回去后就不來了,雇主也給了她很多建議,包括如何先安頓好在家鄉的生活。”

他就這樣一路聽菲傭對雇主贊不絕口,甚至盛贊本地華人很有人道精神,尊重外傭。“下車前,她還說擔心以後雇主一人生活,不懂是否可以適應。”

憂女乘客安危

由於平時有正職,因此楷霖大多夜晚才出來開車,偶爾開會到深夜,就會順便打開程式,看看一路上有沒有人打車。有一次,他就載到一名醉到不醒人事的華裔女生,幸好他是正人君子,我國治安也算還好,該名女生最終安然無恙,但也讓他虛驚一場了!

“那時接近午夜12時了。我去到那邊,才發現她按的目的地,和接載地點一樣!這顯然是按錯了,只是她一上車就馬上醉倒,完全問不到要去哪裡。”

面對這樣的情況,他不敢妄自打開女乘客的包包檢查住址,也擔心該名女乘客這樣的情況,當晚遭遇不測的話,他也隨時麻煩上身,於是就直接載她到附近的警察局,自己也去錄口供交代情況。

生意自然是沒做成了,還跑了警察局一趟,但至少也解決了一樁麻煩事。

喜歡聽他人故事

黃楷霖喜歡聽他人的故事,當電召車司機的經驗,令他看見這個城市現實但又處處溫情的一面。

“一般若乘客願意主動開口聊天,聊得來的話,才有機會談比較多。否則司機會安靜駕車,避免干擾乘客休息。”

除了從事文學創作,黃楷霖也投身出版事業和網絡設計,偶爾生活壓力大,夜晚出來駕車兜風,順便賺一些外快幫補生活費用。

“如果一天駕3小時多,也會有約百多令吉的收入,可以承擔車油,也不錯。”

隨着工作越來越多,若交通部未來落實電召車司機也需申請公共交通執照(PSV)后,他也可能不再開車載客了。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