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這裡那裡】龐比度還是龐比度

當我們在老巴黎的那一區穿梭的時候,赫然瞥見一條窄巷盡頭有個腸肚外露的龐然怪物擋住視線,我跟當年初次遇見它的時候一樣驚喜得叫不出聲來,那就是龐比度中心。

Advertisement

所有熱衷藝術的人有生之年應該至少到巴黎去朝聖一次。羅浮宮、奧塞美術館和龐比度中心無疑是藝術愛好者的巴黎地圖上的三大景點。但名氣沒有那麼響亮的,例如橘園,有時候更令人驚艷。橘園是我這趟巴黎行最喜歡的藝術朝聖地,反而從前我最喜歡的奧塞美術館變成我最不喜歡的。唯獨龐畢度中心一如往昔讓我怦然心動。當我們在老巴黎的那一區穿梭的時候,赫然瞥見一條窄巷盡頭有個腸肚外露的龐然怪物擋住視線,我跟當年初次遇見它的時候一樣驚喜得叫不出聲來,那就是龐比度中心。

六樓外面那條透明的管狀長廊依然令人錯覺不小心踏進哪一部科幻電影。這種突然把人拋到未來世界的錯覺其實從一踏上前往頂樓的手扶電梯就開始了。當然要搭手扶電梯,升降梯就留給行動不太方便的老人家或者殘障人士吧。隨著手扶電梯緩緩上升的途中,巴黎市景在眼底下漸漸鋪展開來,高高低低起伏不定屋頂像張樂譜,看得懂的人自然聽見巴黎人生組曲,無論風花雪月還是柴米油鹽。通過這條時光隧道,我們便進入這顆星球西元1900年之後的藝術領域。

1900之前的印象派則在奧塞美術館,例如梵谷、高更和我心愛的波納爾,當然還有莫內,不過莫內要是要到橘園去看他的睡蓮,印象派之後的馬蒂斯、畢加索、夏卡爾、康丁斯基、蒙德里安、賈克梅蒂、米羅、杜像這些名家,當然要去龐比度中心探望他們了。奇怪居然沒有遇見我心愛的馬格列特……還是我錯過了?不過這次重訪龐比度中心,我最開心的是能夠重逢已故法國新寫實主義藝術家Niki de Saint Phalle和意大利藝術家Giuseppe Penone,我曾經在2000年的亞維農藝術節看過他們的作品,印象深刻,一記就記了二十年。

這次龐比度中心的藝術之旅也有艷遇,他們就是法國藝術家安妮特梅瑟(Annette Messager)和埃及藝術家安娜博格伊根(Anna Boghiguian)。梅瑟的《鐵鍬》(Les Piques, 1992-1993)是件令人一踏進展覽廳內就眼睛發亮的裝置藝術,但見一支支長短不一的鐵條倚牆而立,吸引人的是每一支鐵條頂端都插著造型千奇百怪的布偶,好像這些布偶在受酷刑,甜美中有恐怖,無邪中帶殘酷,簡直就是一場充滿童趣的噩夢。博格伊根的《步行在無意識中》(Promenade dans l’inconscient, 2016)也是一件天真淳樸的裝置藝術,像是一幕正在上演的皮影戲,整個展覽廳的牆壁髹上紅色,強烈的中東風迎面吹了過來。我不是藝評家,看不懂作品背後的深意,但是單單欣賞這兩件作品創作形式的美,也是一件令人非常愉快的事。

(文/ 圖:野東西)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