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這裡那裡】这里很安静 狮城最美沙滩

身边不乏喜欢旅行的朋友,踏遍千山万水,但在新加坡的旅行,不外是这个购物中心到另外一家餐厅。嫌弃岛国的天气太热,但不介意在峇厘岛的沙滩上暴晒,耐心的等待日落,牺牲睡眠欢呼日出,不止月亮,外国的日落和日出都比较美,浪费时间也是值得的。

Advertisement

这应该是新加坡最美的沙滩了,在一个他们都没听说过的岛上,拉扎鲁斯岛(Lazarus Island),这名字听起来异国情调得很。长约一公里的水清沙幼,海是碧蓝色的。就算冠上了新加坡最美或是更夸张的“新加坡的马尔代夫”,也吸引不了半个周末的投资,他们当中也应该有一些愿意花两三个小时,就为了一顿便宜的晚餐和几瓶洗发水,堵在新马关卡。别误会我,我也经常到新山消费,只是要说服他们到这里来,总是特别困难。

这座城不需要度假村

就算是周末,沙滩也只有少于5人的流动人口。我设好帐篷,煮了咖啡,看几页书,就跑进海里。仰头的天空无云,椰树在风中低吟。小岛的故事已鲜为人知,在旧纸堆中挖掘,这里有过马来渔村、沿海的浮脚屋、善泳的子民、关过人的牢房,还有迁了坟的墓地,失去了这些历史的证据,就似乎不曾存在。

曾经有人为它的未来设想伟大,建造供富人享乐的顶级度假村,所以才开始驯服小岛的野性。大规模的填土将三座岛屿连了起来,印尼运来的沙掩埋了珊瑚礁,沿岸种的椰子树则来自马来西亚,用手工的方式来复制大自然,这是城国最擅长的方式,但现在计划似乎搁浅,我没信仰,但愿意祈祷死灰不要复燃。这座城市最不需要度假村。

收获静谧夜晚

由岛上眺望,我城灿烂的灯火和密密麻麻的高楼群,我们的相爱需要距离。刚好碰上国庆日彩排,天空放映了无声的烟火,远处的沸腾和喧闹也只有几分钟的寿命,一切就要回归无聊的正常。

普天同庆的日子里,总需要创造一些爱国文字来祝寿,但我更愿意花点时间,和我城好好相处,看多几眼我没看清楚的角落。将帐篷安置在看得见海和星星的所在,几只胖猫在身边盯着我看,由身形来看,肯定有人定期喂养,牠们的眼神更为凶悍,或许这是岛上残留的野性。

我的邻居是在长堤上钓鱼的马来人,毫无悬念,我们都将收获一个夜晚的静谧。收音机里播着马来抒情曲子,歌里的世俗情爱和土地息息相关,温柔的唱给小岛听,这终究要让我想起辛波丝卡的句子:就爱情而言,我偏爱毫不特殊的纪念日,那样就可以天天庆祝。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