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這裡那裡】巴黎最后的探戈

 

Advertisement

后来我才发现,原来还有一组照片没有用到,拍的都是巴黎的桥。上次本来是想让巴黎的桥当主角,谁知道呢,写着写着就离题了,一路放荡拐入别的地方。但又恍如始终没有真正走到那一道道跨越塞纳河上的桥,只是遥遥与桥上的行人互相交换一瞥。那么,请容许我用这一组照片当作藉口,再跳最后一支探戈,与爱人,与巴黎,与回忆。

每次回想起来,都禁不住庆幸我们能够赶在这场疫灾降临之前,赴我们在梦中承诺巴黎的约会。巴黎在巴黎等待我们等了六年,也许还要更久一点。上次巴黎与我短暂相聚一场,已经是十九年前的事了。但彼时我的心不在巴黎,而在法国南部——阿尔(为了梵谷)、艾克斯普罗旺斯(为了塞尚)、尼斯(为了马蒂斯)、莫顿(为了高克多)、康城(为了法国新浪潮电影),以及更远更远其他地方——十九年一路放任过来的时光,让我心灵更为成熟,更懂巴黎,巴黎的好,巴黎的坏,巴黎的香,巴黎的臭,巴黎的甜,巴黎的苦,巴黎的自信,巴黎的自恋,巴黎的风流,巴黎的冷漠,巴黎的飞扬,巴黎的沉沦,巴黎的长情,巴黎的狗屎,巴黎的露天咖啡座,巴黎的二轮电影院,巴黎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之所以想再写一篇,也是因为刚刚获悉莎士比亚书店面临倒闭。就在法国宣布再次锁国封城的那一天,莎士比亚书店发出了求救信,呼吁粉丝上网帮衬。即使我并不是真心喜欢这家传奇书店,但听到这样的消息,心上还是旋即天昏地暗。毕竟曾是二十世纪巴黎最负盛名的人文地标之一,二十一世纪以降又有不少电影在这家书店取景,它在这个网络时代快速走红,每天吸引数以千计世界各地来的游客前来打卡。那么,如果每个曾经受它恩泽的人助它一臂之力,为巴黎也为自己把它保留下来,这家传奇书店应该可以渡过难关。

回来都一年了,但我们在巴黎十四天的时光,依旧照亮心中某个角落,尤其是在这段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的瘟疫时期,十四天的点点滴滴继续滋养着我们,我们才能继续保持质地柔软。我们抵达巴黎第一天早晨的气味。住处附近那家蔬食食堂Judy, cantine qualitarienne的早餐。前往巴黎铁塔途中碰到的那个帅到令人真想当场犯罪的警察。仿佛从桑贝漫画中骑脚踏车出来一路风流的青年。尤其对比在老朋友的脸书上看到的巴黎近照,空荡荡的卢森堡公园,空荡荡的塞纳河畔,空荡荡的圣日耳曼大街,我们的巴黎就像小小的电暖炉,温暖着我们,对抗着窗外的寒冷和未知。我知道这些都只不过是幻象,但我仍然执著于它们。

(文/ 圖:野東西)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