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

【這裡那裡】兩個人的浮世繪

離開TABiLiON COFFEE & BOOKS的時候,我心裡想,光是為了這家小小的小Cafe,就值得來一趟河口湖了。我跟同伴說了這個想法,他也同意。但這不是我們頭一次來河口湖。頭一次來眨眼間已經是四年前的事了,只逗留了一個晚上。那天富士桑(Fujisan)一整天都帶著雲朵的帽子,壓得低低的,不想讓人看見她的容顏似的,同伴有點失望,我倒覺得這樣富士桑反而更神秘,更吸引我。偶爾雲層裂張,光柱照射下來,上帝在為富士桑打燈照明,一出自然界的能劇。

Advertisement

第二天是新年除夕,我們坐巴士去東京跨年,和Y會合。 1月1日,這才發現,新年第一天的東京擺空城計,商店、美術館和旅遊景點通通關閉,百無聊賴之下,決定帶Y去河口湖,三四個小時的車程,說近不近,說遠不遠。他們兩個長不大的小孩去富士急樂園復甦心臟,我一個人乘搭周遊巴士游河口湖,搭到最後一站下車,沿著湖邊慢慢漫步。那天天氣晴朗,富士桑不害臊了,攬著河口湖的鏡子自照一個下午。

所以這是我們第三次來河口湖了。我和同伴沿著當年我漫步的路線並肩而行,發現有些路段已經閒人免進,世界變得真快,說翻臉就翻臉。後來我們決定去TABiLiON COFFEE & BOOKS喝咖啡。先坐周遊巴士回到河口湖車站,沿著一條除了我們之外幾乎沒有什麼人影的大馬路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走了大半個小時都還沒有看見什麼咖啡店。難道走錯路了?

有一點點失望,有一點點抱怨,但也只好往來時路回頭走去,走到一半,這才遠遠瞥見“TABiLiON”這個字。因為方向問題,只能夠在回程路上才能看見這個招牌,我們剛才走過頭了。原來是貨櫃箱改裝成的咖啡店,坐落廠房之間,雖然有點荒寂,但我喜歡那種鏽跡斑斑的日常和平凡。拾級而上,抬頭看見一個小小的四方洞口,形成一個框架,富士桑就在框架裡面,一幅活生生的浮世繪。

推門走進咖啡店裡,馬上被一種醇厚的氣質包裹,感覺非常溫暖。不是裝模作樣的文青氣息,而是人在心在的人文底蘊。從他所挑選的桌椅、沙發、雜誌,甚至是杯子和茶匙,看得出來店主真心喜歡自己想做的事。店面很小,可能一天也賺不了多少,地點如此偏遠,令人懷疑會有什麼遊客特地遠道而來,但他並不在乎,即使只有我們兩人,他也一樣用心為我們煮咖啡,難怪那麼好喝,我只呷了一口,整顆靈魂就安頓了下來,這一程冤枉路是值得的。

滿滿一書架的雜誌,每一本的封面都是一扇引人遐想的窗口,可惜這是我們在河口湖的最後一個下午,時值嚴冬,天黑得快,五點不到就傍晚了,我們還得在六點之前回到車站,趕搭最後一班周遊巴士回去飯店。但離開時天氣真的很好,我們還看見了形狀奇特的雲朵,於是決定走路回去,讓富士桑一路目送我們,兩人在寒冷中慢慢並肩同行,走到雙腳有點酸痛,但我們很快樂。

(文/ 圖:野東西)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