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觀風景】老媽跨過了一關

可能是焦慮,或是憂愁,還是前所未有的緊繃局勢,老媽在行管令第二個星期就倒下了,緊急送院才發現是肺積水,住院兩天又緊急出院,因為整個醫院如臨大敵,醫護人手十分短缺……

老家的早市在熱鬧了四個多月之后,終于恢復淡靜。

Advertisement

從原本的人潮洶湧變回水靜鵝飛,當中最失落的當屬各攤販,獨守十多廿年好不容易在行管令期間迎來牛市,方圓十公里內的花園住宅居民聞訊蜂擁而至(因為規模小而逃過關閉的一劫),行管令期間清晨六點開始人頭湧湧,生意好到來不及做,大家忙碌而快樂的數錢,如今卻在四個月後打回原形,不失落就假,而所謂的標準作業指南也因為人流過於冷清而派不上用場,如今連入口處測量體溫的守衛也撤退,一切又回到平常。

多得這個小巴剎,行管令期間我不至于因買菜而疲於奔命,也不用三天兩頭去超市排長龍購糧,雖然老家的新村在老化中,但基本的糧食供應還是齊全,只不過選擇較少。可能是焦慮,或是憂愁,還是前所未有的緊繃局勢,老媽在行管令第二個星期就倒下了,緊急送院才發現是肺積水,住院兩天又緊急出院,因為整個醫院如臨大敵,醫護人手十分短缺,醫生的忙碌程度是平時的好幾倍,所以我們需要輪班看守以及帶飯給老媽吃,她一輩子吃外食的次數用手指數得出來,所以住院也要吃家裡煮的飯才安心。兩天過後,醫生批准出院休養,一來是病床不足,二來留在醫院反而更容易感染病毒,三來醫院實在缺乏人手,所以老媽匆匆進院又匆匆出院,幸好如今沒事。

在行管期間,身邊有朋友的至親過世,因在行管令期間,所以匆忙下葬,朋友至今還是難以釋懷,因為無法風光的送父親最後一程;還有朋友患上了怪病,一覺醒來無法走路,只能坐輪椅,基於醫院是高風險區,所以無法送院做檢查,幸好三天過後慢慢得以恢復知覺,后來才查出是坐骨神經被壓到。

胃口大減 精神變差

老媽出院之後倒沒有大礙,只不過是衰老的速度變快了,如今走路要拿拐杖,以前最引以傲的是雖然八十好幾了,但她依然耳清目明,如今卻常常聽不清我們的問題,不然就是聽錯話;還有胃口小得可媲美小鳥,以前是一頓一碗飯;人也變得比以前更愛嘮叨,只要一有人坐在她對面的沙發,她就開始白頭宮女話舊事,講得最多的是當年五一三的局勢有多緊張,以及米缸裡找不到一粒米的辛酸,總結就是如今我們命好,可以在家裡囤了一堆糧;她的精神也以眼見的速度變差,白天好長時間都躺在沙發上昏昏欲睡,偏偏晚上卻睡不着,偶爾失眠到天亮。

之前有人說這一次的新冠病毒是幫人類洗牌,汰弱留強,所以那些不敵病毒而離世的大都是年老的、弱小的、病弱的,我不信這套,因為身體衰弱的人,免疫力本來就不如正常人,所以受到感染之後,本來就不容易痊癒,何況病毒還會變異,所以科學家迄今還研發不出疫苗。在人力所不能控制的大流行面前,在保護好自己和家人的同時,我慶幸老媽又跨過了一關。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容融)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