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副刊

【藝路走來完結編】善用廢棄物料 黃漢強裝置藝術引導思考

“Telur Pecah 2021當代藝術展”策展人兼多元藝術家黃漢強對裝置藝術情有獨鍾,只要給他一個空間,他可以“三到”──眼睛看到,隨手撿到和心思靈感來到,就能夠就地取材發揮創意,在短短幾個小時內創作出令人深思的作品。

他的每一個裝置藝術創作都透露出某些訊息,觀衆需自行思考和詮釋他的創作,而不是單純的“眼觀”而已。他尤其喜歡跟觀衆互動,透過互動,可讓觀衆讀懂他,接收到他要傳遞的訊息。

Advertisement

黄汉强的每一个作品都会带出他想要传递的讯息。

黄汉强认为,装置艺术是一个无论在展示感、表达感,或是传达感上都非常强烈的创作。这是他在2019年于怡保艺术祭里的1038平方尺装置艺术作品“孝顺.尊重”。

從6岁开始就清楚自己长大后要成为艺术家的黄汉强,小小年纪就带著稚嫩的童音跟母亲说:“妈妈,我长大后要成为艺术家。”丁点大的小孩说要成为艺术家,妈妈把它当成笑话也不以为意。

“也可能在40年前,大家还搞不懂艺术家是什么呢!”电话那一头,是黄汉强对当年的无奈。

大伙儿可能也没有料到,小小年纪即梦想当艺术家的黄汉强,的确非常积极地朝着自己的梦想前进,今天,他果然成了一名艺术家,而且在装置艺术方面颇有成就,交出一张非常靓丽的成绩单。

一旦爱上 无法自拔

“小时候没有人鼓励我,也没有人管我是不是往艺术方向前进。中学毕业后,我一度在人生十字路口徘徊,所幸此时家人知道我喜欢艺术,便把我送入艺术学院,我也懵懵懂懂的报读了商业美术设计而不是纯美术,算是一个美丽的错误吧。”

其实,如果你是一个发光体,无论放在哪一个位置,都会发光发亮,甚至在漆黑的夜里,从盒子里透出光线,更是耀眼夺目。

黄汉强步入社会工作之后,才一边修读纯美术,在纯美术领域钻研,也因此,他呈献的作品都比一般纯美术创作多了一份尘世的洗礼,世故的熏陶。

他在26岁就以玻璃彩绘创作,并参与了联展。“我喜欢玻璃彩绘,是因为我觉得人生因该是透明的,坦荡荡,不复杂。”

黄汉强说,用作玻璃彩绘的颜料除了可以彩绘在玻璃上,也可以彩绘在塑料、聚氯乙烯(PVC)和布料上面,用途广泛。随着进口自德国的玻璃彩绘颜料缺货,黄汉强被迫使用普通材质的颜料作画,虽然所用颜料不一样,但他的创作路程一直都在前进中。

2005年,黄汉强成立了自己的画廊,由于画廊内有多余的空间,让他首次能够充分利用空间作装置艺术创作,结果一脚踏入即让他无法自拔,既享受也沉溺其中。

“装置艺术是一个无论在展示感、表达感,或是传达感上都非常强烈的创作,它在观感上比任何艺术创作都来得强烈,因此,当你一旦爱上,就无法抽离了。”

观众反应 创作动力

在取名《人的思维》个展上,黄汉强除了展出他的画作和雕塑,他也利用三夹板、铝管、玻璃彩绘颜料、绳子和布料等材质,创作了一个左右脑的装置艺术品,一条条的绳子代表左右脑可以贯通,传递出我们在思考任何事情都应该作双方面思考,而不是单方面思考。

他让观众自己摸索左右脑的奥秘,提供绳子给他们在装置艺术作品上作串联,结果发现,原本提供在台面上给观众的绳子不够用,后来还有多加约百条。

“我从来没有想到原来观众反应这么热烈,原本提供的绳子不足够,后来还陆陆续续再加。记得当时绳子分别有红白两色,代表着红血管和白血管,绳子的两端还有写上文字,都是反义词,寓意凡事都有好坏正负对错阴阳两面,例如好的对比是坏,美的对比是丑,开心的对比是难过。就这样给观众去串联左右脑,发挥他们心中所想。”

虽然15年过去了,但这一个作品却一直在黄汉强的记忆里,尤其是观众热烈反应的一幕,是让他迄今仍保有这一份创作热诚的动力来源。

黄汉强在2019新冠疫情爆发前在霹雳州怡保策划了一个艺术祭活动,邀请了18位艺术家呈现他们的装置艺术创作,一度成为国内艺术界佳话。毕竟装置艺术在大马还不如其他艺术媒介成熟,18位艺术家的装置艺术作品为关注者们制造了话题,也开拓了大家对艺术创作的视野,从平面欣赏越界到三维立体思考。

黄汉强如今除了身负多元艺术家的身份,还是城中知名的策展人,在推动本土艺术发展上尽心又尽力,他希望大马艺术界百花齐放,在蓝天白云下散发艺术光芒。

别人不要的,或是想要丢弃的物品,在黄汉强眼中可能是无穷无尽的宝藏。看得出这作品是以什么物品呈现的吗?

你的垃圾 許是別人的寶貝

你们不要的,统统都给我!

装置艺术家都选用不同的材质作为创作的材料,每一位装置艺术家都具有个人特色,而黄汉强独喜欢以环保物资来创作,既能美化,也能带出各种讯息,更能为地球环保尽一份力。

“别人不要的,或是想要丢弃的物品,在我眼中那可能是无穷无尽的宝藏!”黄汉强笑着说。

他曾经在垃圾堆里寻宝,从里头找到椅子、轮胎、沙发、电线、玻璃灯罩等等,这些全都成了他现成的装置艺术创作材质泉源,他甚至打趣地说,从垃圾堆里捡到的宝贝,还刺激了他的创作灵感,装置起来更加得心应手呢!

被丢弃的物品在别人眼中是垃圾,但黄汉强却赋予这些“垃圾”第二次的生命,垃圾一个华丽转身,变成引领我们思考的创作元素或题材。

由于在大马装置艺术领域上颇有名气,如今一些人或商家想要清理“垃圾”时,都会先联系黄汉强,让他先挑选自己想要的物品,作为下一个创作的灵感和物资来源。

他曾经获得点心店弃用的竹子蒸笼,只花了一些心思,便创作了竹子蒸笼的艺术品,他想把作品送回给点心店,透过作品告诉他,破烂的竹子蒸笼还是很有用处的!

黄汉强赋予“垃圾”第二次生命,一个转身即成为引领人们思考的艺术作品。

收藏不易 猶未能走入民居

装置艺术在马来西亚还未及国外流行,就黄汉强的观点是,装置艺术体积比较大,不易收藏或摆放在家里,不像一幅画只需挂在墙壁上即可,也因此局限了装置艺术的发展。

他坦言,装置艺术创作还无法进入商业的阶段,因为装置艺术品很难售出,一般购入装置艺术的都是画廊或者博物馆,还未能走入民居。“装置艺术摆放的空间要够大,试问有多少人家有地方摆放这些作品呢?“

他补充说,画作或其他艺术作品的商业价值比较高,因为容易购买和收藏起来。

无论如何,黄汉强说,一些艺术家如今开始创作小型装置艺术创作,例如4尺乘4尺的作品,占的空间比较小或者比重较轻,可以挂在墙壁上也可以摆放在地面,喜欢的人也不少。

多元素和层次感的装置艺术创作,让黄汉强醉心不已。这是黄汉强在2010年第一次大规模的装置艺术作品,取名为The Human Mind(人的思维)。

有個夢想 去到哪創作到哪

作为一名装置艺术家,黄汉强有一个小小的梦想,就是可以随意走到哪一个角落就在哪个落脚处随性创作,把他的心思随着作品流传出去,打造一个无所不在的装置艺术创作天地。

就好比涂鸦文化一样,涂鸦创作者无论去到哪里,只要给他一面墙壁,就可以随心随意地作画,在墙壁上留下自己的手笔,同样的,黄汉强说,他也希望有朝一日能拥有这一个机会,去到哪里就创作到哪里,在留步的地方也留下装置艺术创作。

“我可以利用当地现有的原始材质,创作眼中所看心中所想,每一个地方都有装置艺术创作代表足迹。”

黄汉强的作品都比一般纯美术创作多了一份尘世的洗礼,世故的熏陶。这鹿的装置艺术创作,带领群众关注动物,给予更多爱心和关怀。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