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自遊自在】疫起走过的日子

这一年绝对不是荒废掉的。再过10年吧,当我们回头看2020年,估计那依旧是《时代周刊》所形容的史上最糟糕的一年,但肯定不会是无所得的一年。

2020多了看日落的时间和闲情。

Advertisement

你会如何回忆2020年?病毒依旧放肆,各大媒体回顾这一年,选出来的代表字都和疫情相关。

痛苦的记忆似乎比快乐的往事更持久更令人执着不放。这也不完全一无可取,我们记住痛,就记得如何回避痛。这当然是比较乐观的想法,这也是为什么悲惨的故事依旧重演,历史总喜欢重复自己,但在慢走不送的年末和满心期待的年初交替之际,人们如果不乐观一点,还能有走下去的勇气和动力吗?

英国柯林斯字典将“封锁”(Lockdown)选为年度代表字,封锁的体验估计是全球绝大部分人口的集体回忆。因为封锁,我们意外的进入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空间,像是电影里正常而荒诞的场景,霓虹灯灿烂,广告牌炫目,大楼在阳光下闪烁、失去了车辆的马路显得更为宽敞,像是失血的动脉。没有了观众,就算舞台多华丽,情节多精彩,一切显得毫无意义。

冷清的高速路成了2020年的象征意象之一。

难得盛放的老虎兰花失去了观众。

闹市的街道人都躲到哪里去了?

闹区人影都不见

走在安静得难以置信的乌节路,搭没有搭客的巴士,在电影院里包场看电影,在无人的滨海湾花园里看见难得开花的老虎兰,表演没人欣赏的春天。热闹的街区里,人都不见了,只有三几只困惑的老猫,还有水獭和野猪家庭,这时候突然出现在闹市里,这才让人意识到这座城市还有其他居民。

路上有一些没有条件待在家里的人,他们的城市体验和我们的截然不同吧。外卖送餐员忙碌地骑着脚踏车,为躲在家里的人送餐,在生活压力面前,一些人无法顾虑到风险。

这种不正常的安静,会让人感觉不安,但同时也让我们多了面对自己的时间,不曾珍惜的,其实是最重要的。后来逐渐开放后,商场、地铁和街道上,人潮多了,竟然开始怀念这种政治不正确的怀念。

2020年让不少新加坡人开始探索自己的家园。

宅家探索出国Feel

人们开始把自家探索幻想成出国旅行,发现了原来身边也有诗和远方,希望这种突然迸发的热情可以持久,不是退而求其次或没有选择的选择。在这期间,我也去了不少过去没去过的地方,虽然小小城国没有惊天动地的风景,但那一小片的森林和珊瑚,是生机勃勃的,属于我们的。我没做正式的统计和记录,但肯定的,我上网买和借的书都创了个人记录,我从未像今年这样看了那么多好看的电视剧和电影。我不断地上网课听音频节目看直播,封锁的空间里有自己的世界和心跳的方式。

这一年绝对不是荒废掉的。再过10年吧,当我们回头看2020年,估计那依旧是《时代周刊》所形容的史上最糟糕的一年,但肯定不会是无所得的一年。

(文/ 圖:葉孝忠)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