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自遊自在】抬頭看一樹精彩

“萬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裂痕是讓生命得以延續的方式。樹和人類一樣,也懂得趨吉避凶,保持距離,原來是一種活下去的方法。

走入新加坡的自然公园内,就能看见自由的绿意。

Advertisement

盛放的盾柱木,如燃烧的黄色火焰。

新加坡的公园里也长了不少漂亮的树。

出門走路,向前走,有“啥咪攏不驚”的豪氣;回頭看,經歷過的風雨和陽光都不再重要了;左邊停僮蔥翠,右邊海水正藍;低頭,想一想前方的路,要走上哪一條才會有自己的風景?抬頭看,原來最美的一直都在那裡,靜悄悄的凝視著你。

樹,可謂最忠實的路邊藝術品,鳳凰木、盾柱木開花時總是風風火火的,所以分別俗稱為森林火焰和黃色火焰,如果秋天沒有那一棵棵枯黃了的葉子的梧桐,上海令人懷念的秋日也會失色不少。我也懷念那些在冬日里掉光了葉子的樹,更期待它們在春天慢慢冒出新葉,時間就這樣不知不覺的凋落和發芽。我很喜歡新加坡的樹,雖然總是長得整整齊齊的,但我想,沒有這些樹,這座過於人工的城市再繁華,看起來也像是沙漠。走進新加坡保護區裡,就能看見那些恣意生長的樹,沒有盯著它們,所以才能更自由和放肆長著。

抬头看,也能看见一树的精彩。

懂得礼让的树,形成了漂亮的树冠羞避。

樹木各有各的天空

樹冠如網,像手工精細的蕾絲,修飾了天空。由下抬頭仰望,樹冠之間,就算十分擁擠,也互不遮擋,似乎在彼此禮讓,樹冠形成了迷宮拼圖一樣彎彎曲曲的天裂,這種樹種的現象,被擬人化的稱為樹冠羞避(Crown Shyness),樹木各有各的天空,靠近但不逾越,這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了,我就在你面前,但我們永遠無法擁抱。那是樹和樹之間保持的默契,無聲,其實卻有自己一套溝通系統,真令人羨慕,它們無需動用經常詞不達意的語言也能透露彼此心思。距離產生美,不用走入森林中其實也能觀賞到樹冠羞避,濱海灣公園里人造的超級樹(Supertree)群中也能感受到這由大自然中汲取的人工之美。

樹冠羞避 植物界維安法則

早在1920年間,就有科學家注意到一些樹種的樹冠羞避現象,這現象通常出現在同一品種的樹上,但也有機會在不同樹種中出現。植物學家針對此現象提出了不同的假說。樹木保持安全距離,可以抑制傳染病及害蟲的傳播,這不是和現在人類的狀態極其相似嗎?也有一種說法認為樹木生長時,能感受到鄰近植物的存在,為了避免摩擦而造成的傷害,因此才保持適當的距離。

我最喜歡的說法莫過於因為羞避而產生的空隙,能允許陽光穿透樹冠,讓地上其他的植物也能吸收陽光,平衡及維持了各種生態,對樹和大家都有益處。 “萬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裂痕是讓生命得以延續的方式。無論哪一種說法,樹和人類一樣,也懂得趨吉避凶,保持距離,原來是一種活下去的方法。

(文/ 圖:葉孝忠)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