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

【翱翔天際】談上議院主席委任爭議

萊士雅丁這位堪稱元老級的政治人物,曾離開又重回巫統,在土團黨時也被視為敦馬的親信(在2月20日還高調支持敦馬完成首相任期),可在政變後,也即刻隨着大隊的腳步靠邊,在新任首相慕尤丁上台執政後,就轉換方向成為其堅定支持者,也由此變身成了敦馬最強力的批評者之一。

慕尤丁為了鞏固相位,以官職利益捆綁議員們的支持,這是早已人盡皆知的事。萊士雅丁如此不遺餘力地捍衛土團及首相,不管是每當敦馬抨擊慕尤丁為叛徒,或是新黨創立掀起土團退黨潮時,都可看到其身先士卒對敦馬及新黨開火的身影,如此為慕尤丁付出,自然也會受到相應的褒獎。

Advertisement

為此,一早就謠傳萊士雅丁將接任上議院主席職,這一傳言也在上週變成事實,在首次朝野陣營皆有提名人選的情況下,他以壓倒性多數票成功接任,雖就任的間中存有一些爭議和分歧,但這並無阻他展開其政治生涯最後一站的旅程。

投票程序已完成,新任主席也早完成程序宣誓就任履新,但明顯落敗的希盟一方並不樂意接受這一結果,先是在議會內申述由首相提名並不符合議會常規,因首相不屬於上議院成員,為此萊士雅丁並無資格參與主席競選,而後的選舉結果自然也變得不合法了。

議會內抗議不果後,希盟議員在選舉完成後還特地召開記者會,依舊搬出議會常規來佐證己方說辭。但其實看遍了議會常規內容,裡邊都沒明說首相或部長這些能夠列席上議院開會,甚至提呈議案、參與辯論的政府代表,是否是上議院成員,至多就只是個不明確的模糊地帶而已。

在常規並無明言下,出現的必然就是雙方各執一詞,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情況,兩方都無法完全說服對方。那問題來了,為何在如此五十五十沒有定案下,萊士雅丁的提名不單止可以順利被接納,還能夠完成投票程序,進而宣誓接任成為新一任上議院主席呢?

其實答案很簡單,因為主持會議之人,也就是上議院副主席,對於懸而未決的爭議有最終的決定權。在副主席乃國陣時代就已委任,屬於國盟陣營的情況下,最終結果就是在野黨完全無法掀起風浪了,這點跟國會下議院在委任議長職出現提名爭議時的情況如出一轍、一模一樣。

文章寫到這裡,再進一步討論,拋開主持會議之人偏袒的情況,談談到底在野黨這一論述有無理據?

希盟其實不過是做戲而已

其實要弄明白這事並不困難,只要看看過往的十幾任上議院主席是如何被提名,不就一目了然了嗎?剛卸任的國大黨籍威尼斯瓦蘭,在2016年4月無競爭下就任主席,在議會中提名他的就是代表首相納吉的時任首相署部長阿莎麗娜;至於威尼斯瓦蘭之前的主席阿布祖哈,也是在2010年4月由同樣是代表首相的首相署部長許子根所提名,也同樣是無競爭下當選。

還有在華社較廣為人知的兩位華裔上議院主席,即馬華黨籍的王弗明及曾永森,也同樣都是由代表首相的部長在議會中提名,所有提名都是代表政府一方的部長代表首相所進行,一直以來都相安無事,希盟議員若是竟不知道這一點,實在是完全說不過去的。

況且,在近3任的上議院議長選舉中,希盟(包含其前身民聯)都早已有代表在議會中,目睹見證親身參與了這一程序,為何會到如今才恍然大悟,覺得違反議會常規?難不成以前的議員都在睡夢之中嗎?

易言之,直白一點地說,其實都不過是做戲而已。就跟阿茲哈上任國會下議院議長時的叫囂痛罵並無二致。你看當時如何不共戴天,現今也不是完全沒當一回事,並無任何接續動作,還表現得若無其事了嗎?

所以啊,還是要奉勸這些議員,戲還是少做一點,畢竟人民可不是那麼容易被忽悠了的啊!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洪偉翔)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