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翱翔天際】慕沙阿曼的政治死局

上星期六沙巴州選舉提名結束,在巫統的上陣名單並沒有列出其名字後,被指在最後一分鐘前還在都門努力斡旋的前沙巴王、盤踞州首長一職長達15年的慕沙阿曼,最終還是沒有取得上陣機會,從不間斷超過26年的代議士生涯肯定就此告一段落。

在提名日塵埃落定之前一秒,網絡上還可看到許多輿論並不相信慕沙阿曼真會就此斷絕其議員之路,畢竟其所掌握的龐大資源是選舉最大利器,且即便不獲巫統青睞,他依然可以獨立人士或在沙巴眾多在野黨中任擇其一上陣,可情況卻始終沒成為事實,此次州選註定不會看到慕沙出戰的身影。

Advertisement

這結果會讓有些人感到很不真實、無法接受,因為沙巴之所以會成為全國自509大選以來首個舉行州選的州屬,禍首就是慕沙於7月尾所領導的政變。距今不過才2個月時間,怎麼慕沙的形勢地位竟出現那麼大的轉變,從當仁不讓的政變首領、沙巴新首長,變成所有勢力都避之則吉的瘟神、棄卒,前恭後倨至於此,也確實令人訝異。

其實早在州議會解散時,就已斬釘截鐵地明言慕沙阿曼已是個“政治死人”,對於如此淒慘結果是理所當然至極的事情,其中的道理非常簡單,在此就重為大家梳理整個脈絡,讓大家一次看懂其中的原因。

慕沙無法再被接納,最關鍵問題就出在當509出乎意料的變天,首長之爭還未有定論、結果未明,正是最需要領袖出面穩定局勢、安定軍心之時,他竟在毫無交代之下就一走了之、不告而別,丟下茫然不知所措、正等待着他力挽狂瀾的巫統同僚和國陣盟友。

這一不負責任的舉動,就像大戰在即,最需要領軍人物提振士氣、衝鋒陷陣的時刻,領頭將領卻突然失蹤臨陣脫逃,留下一群錯愕的士兵,這仗還怎麼打?為此,慕沙的逃離也直接導致了本來尚有半壁江山的巫統和國陣分崩離析、土崩瓦解,如此巨大的過錯距今才不過2年,歷歷在目的情況下又怎能獲得眾人原諒和信任,再次由他領軍出征大選?

此外,本着可一可再不可三的道理,已獲得兩次機會,且都是在佔據優勢之下,卻依舊慘敗於敵手沙菲益的紀錄。政治是不流血的戰爭,政權甚至可與身家性命畫上等號,如此情況下,怎會有人願意再冒險給予他第三次機會?

完全沒該有的擔當和氣勢

第一次大敗,是上文已提到過的509後的首長爭奪戰。明明佔據優勢的是國陣,慕沙本人也早於沙菲益宣誓就任沙州首長。但結果卻還是在丟失盟友、州元首也不站在他這邊的情況下黯然失敗(失敗後的臨陣脫逃更是難辭其咎)。

第二次失敗,則是7月尾先發制人,預先在自己的府邸宣佈掌握足夠議員支持,即將在一早覲見州元首以奪回政權的勝券在握情況,卻還是在隔日讓本已註定失敗的沙菲益完成翻盤,硬是比他早一步覲見州元首,並獲得御准解散議會,令到慕沙精心佈局好幾個星期的奪權大計一夕失敗,再一次重創了其威信。

在此次失敗後,慕沙更遲遲都不願意接受失敗的佈局,重新振作起來以不畏選舉的姿態與沙菲益再次決勝,反而是以逃避選戰的心態一味尋求法庭幫助以求重奪首長之位,如此表現出不敢面對群眾,對己方毫無信心,又怎可能讓本就處於劣勢的沙巴在野一方再將領軍大旗交到他手上呢?

以上就是稱慕沙阿曼為“政治死人”的主因。細心的讀友,應當會發現本文少說了貪腐醜聞纏身這一點。其【華山論劍】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碧磷針阿紫)

實這雖也是原因之一,但並非使他被唾棄的關鍵,因在國陣巫統陣營裡,背負如此形象問題者何嘗少過?況且慕沙根本就未被定罪。完全沒有一個領袖該有的擔當和氣勢,才是他失敗的最主要原因啊!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洪偉翔)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