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翱翔天際】冷眼馬安再次聯手

509成功變天換政府之後就一直深陷內鬥、分裂漩渦中,無可自拔進而導致施政不力改革難行的希盟政府,終於在今年2月尾時自食其果,明裡暗裡的鬥爭始終還是搞垮了這新生政權,讓後門洞開進而造就了二次變天、國盟政府上台的結果。

Advertisement

如此讓所有對變天抱有希望的國民而言極度失望的結果,罪魁禍首除了是希盟自身無日無夜的內鬥內耗,直接致使了公正黨及土團黨的分裂進而失去國會多數優勢這直接的原因之外,其實尚有另一個無法忽視的重要原因,使得再變天成為了事實。

說的正是2月尾覲見國家元首,元首需要逐一探詢國會議員意向以鑒定誰人獲得多數支持的時候,如今在野的敦馬哈迪及希盟一方突然又陣前鬼打鬼鬥爭起來,令到本來大好的局面,極大可能力挽狂瀾於既倒的形勢被翻轉,安華的豪賭令到沒人可以獲得過半支持。

在當時三方都無決定性多數的情況下,國家元首因不想就此解散這成立才不及兩年的國會,進而開展了第二次的鑒定行動,但此次就僅限於各黨黨魁覲見,讓一人代表整個黨表態。這第二次機會讓巫統及伊黨有機會重選一次,不再重複第一次覲見時投選解散的錯誤,使得慕尤丁最終獲得了多數,國盟新政府由此確立。

是的,若不是本來聲言繼續支持敦馬任相的安華及希盟在覲見的最後一分鐘突然轉態,敦馬在當時巫伊已經投選解散變相棄權,東馬兩州依舊擁立敦馬的情況下,希盟政府勢必可以延續下去,不過這“新希盟”就是擯除阿茲敏派系及納入砂拉越聯盟(巫伊依舊不得其門而入)的新聯盟了。

如此排除種族及宗教主義的巫伊兩黨,納入土著為主的砂拉越聯盟增加政府的土著和東馬代表性,其實是一個更好的情況。更別提自變天後安華出獄就一直縈繞着公正黨的內鬥問題得以由此一勞永逸的解決(阿茲敏派系不管是否依然在政府裡都不可能再留在公正黨),還有比這更好的結局嗎?

但現實中沒有如果,發生的事情已經成為了歷史,再也沒有任何回到過去改變的可能。國盟政府從那時起成立至今也已逾兩個多月,在疫情開始趨緩讓“抗疫優先於一切”的大招牌失色之後,突然被疫情中斷的政治鬥爭在國會即將召開之時又再重回了檯面之上。

二者合作才有可能的勝算

慕尤丁成為首相已經是事實,如今變成在野黨的安華希盟及敦馬一方又再次回到了2月尾時,要團結一致繼續抗爭還是接受事實的二擇一局面。若要繼續鬥爭,二者合作才有一絲可能的勝算,否則就只能安於當一個強大反對黨的局面,別再胡思亂想。

正如2月的情況,相比起來明顯政治手腕和智慧高些的敦馬一方,早早就先於安華這邊伸出橄欖枝(相反的安華卻還一直在不時抨擊嘲諷敦馬這土團裡的弱勢派系),先是由敦馬兒子,也是吉打州務大臣的慕克力發表出師表講明土團只有跟希盟合作一途,後來再藉此促成了5黨重開國會共同聲明和敦馬安華兩人的509變天2週年共同聲明。

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敦馬這邊是比較積極的一方(去兩人的專頁一看就可知曉),其實這跟2月尾的情況一點差別都沒有。所以對於許多因看到在野一方又再次連成一氣而感到興奮高興之人,自己抱持的都是極端冷眼旁觀的看法,畢竟安華一邊很可能又會重蹈當時覆轍,將大好局勢拱手相讓啊!

所以說,還是別高興得太早,以免出現期望越大失望越大的情況了!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洪偉翔)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