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新型冠狀病毒國內

【納吉世紀審訊】要求增聽審人數 法官嗆聲沙菲宜 不如在士拉央巴剎審訊

(吉隆坡20日訊)1MDB洗黑錢和濫權案承審法官科林勞倫斯不滿首席辯方律師沙菲宜喋喋不休,一再要求增加入庭審訊人數,反唇相稽辯方需要多少人留在庭內,是否要在士拉央批發公市進行審訊,不限制人數進入聽審。

Advertisement

控辯雙方最終決定,今日將致函馬來亞大法官丹斯里阿茲哈,針對科林勞倫斯拒絕讓雙方各超過3名團隊成員進入庭內參與審訊工作一事進行討論,並要求允許控辯雙方各超過3名成員在庭內參與審訊工作。

科林勞倫斯是基於冠病防疫措施的標準作業程序而限制進入庭內的人數,包括控辯雙方的團隊成員人數。

雙方在今日開庭前接獲指示,每張桌子只允許1人使用,控辯雙方依然只能有各3名成員參與庭內審訊工作。

這也導致原本使用同一張桌子的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和阿末阿克南副檢察司被迫分開,一個在前排,一個在第二排,引起哥巴斯里南的不滿。

與昨日一樣,今日有5名辯方團隊成員以公眾身份坐在觀眾席,為審訊做記錄。

沙菲宜:限制人數影嚮審訊

沙菲宜認為,這起案件備受各界矚目,限制辯方成員會對審訊帶來影響,而且此案涉及約20箱的文件,只允許3名辯方律師是不足夠的。

不過,科林勞倫斯澄清,限制入庭人數除了遵守標準作業程序,他也關註人們的健康和安全,控辯雙方可針對此事致函馬來亞大法官丹斯里阿茲哈。

沙菲宜仍不罷休,他說,如果限制辯方成員人數,他便無法良好執行交叉盤問,因為一些辯方成員是負責擺放文件,在交叉盤問時,協助提呈文件給各方及傳遞筆記。

他補充,雖然法庭昨日聲稱會嘗試保留5張公眾通行證給辯方律師,讓他們能以公眾的身份,進入庭內,以協助記錄審訊內容,可是,他的團隊成員在早上約7時45分抵達法庭時,通行證已經派完了。

最後,沙菲宜要求短暫休庭15分鐘,以針對人數限制一事,討論下一步行動。

復庭後,他告訴法官,控辯雙方將針對庭內的人數限制和社交距離一事,在下午致函給馬來亞大法官阿茲哈。

科林勞倫斯也稍作妥協,允許控辯雙方於今日的審訊中,可以在保持社交距離下,兩個人使用同一張桌子。

 

沙魯爾:我是代罪羔羊

1MDB前首席執行員拿督沙魯爾阿茲拉認為,國會公共賬目委員會(PAC)2016年的調查報告結果,已經把他視為代罪羔羊。

他表示,他並沒有詳細閱讀公賬會的報告內容。

他是本案第9名控方證人,他指出,獨立商人丹斯里王錦發被納吉委任成為1MDB董事成員時,1MDB董事會沒有調查後者的背景 。

沙菲宜追問為何沒有調查王錦發的背景時,沙魯爾說,因為納吉想要對方成為董事。

“在我任職期間,王錦發並未讓我懷疑他沒有為公司最大利益工作。

根據公賬會調查報告,審查總稽查署的最終報告及聆聽1MDB的解釋後,公賬會認為1MDB管理層及董事會在治理方面有弱點及局限。公賬會相信沙魯爾必需對弱點及失誤負責,因此執法單位需要對沙魯爾及其他涉及1MDB管理層的人士展開進一步調查。

沙菲宜在庭上念出《The Edge》2015年2月17日的報道表示,王錦發除了和劉特佐父親丹斯里劉福平是朋友,更是長達30年的商業夥伴,劉福平被指對債務纏身的1MDB的營運有影嚮力。

沙魯爾表示,有關報道是在王錦發成為董事後刊登,他並未意識到兩人的關系,更無法判斷王錦發是否是獨立商人,而且,他也不清楚納吉是否被告知劉福平與王錦發的關系。

大馬公司委員會(SSM)的文件顯示,王錦發與劉福平是檳州一家房地產發展公司Wonder Bay的董事與股東。據Wonder Bay截至2013年12月31日的財政年賬目顯示,該公司在2013年沒有收入,但擁有接近2200萬令吉的資產及120萬令吉的認繳資本。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