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第一時間】誰任首相由敦馬說了算?

誰將出任我國的第九任首相,豈能由敦馬哈迪一個人說了算,包括“欽定”其兒子慕克力為副首相,更何況他能否於可預見的未來重奪大馬的政權,至今依然存疑。

敦馬近來一再以堅決的口吻表明,一旦成功推翻以慕尤丁為首的國盟政權,他再次入主布城後將第三度拜相,但他突然於上週六“改變心意”地大U轉,拋出所謂“沙安慕”新組合的倡議。

拋出“沙安慕”新組合

他倡議推舉目前是沙巴首席部長的沙巴人民復興黨(民興黨)主席沙菲益為希盟++的首相人選,而由人民公正黨主席安華出任第一副首相,第二副首相則是“被辭去”吉打州務大臣的原任土著團結黨署理總裁慕克力。

“馬哈迪在開玩笑嗎?我希望他清醒,否則這是個世紀笑話”,此乃身為砂拉越副首席部長的砂拉越人民黨主席詹士馬欣聞訊的即時反應,相信朝野乃至不少國人會有類似的感受,尤其他一針見血地直指馬哈迪選擇沙菲益任相的意圖在於倘若希盟於閃電大選或來屆全國大選如願重返布城,將可阻止安華終圓首相夢;他認為敦馬的動機很簡單,那就是“我得不到的,你也別想得到”,“你”當然是指安華和慕尤丁。

與此同時,安華似也意有所指地戳穿敦馬的居心,他促請國人排斥“狡詐政治”;安華表示,政治到底是為了捍衛人民的權益,還是只是為了爭奪權力,這攸關如何詮釋。

安華及公正黨若質疑他們“已信不過”的敦馬搞“狡詐政治”,完全能理解,因為敦馬在希盟未被逐出布城的掌權期間,就一再欲蓋彌彰地無意兌諾交棒給安華,而所衍生的“權鬥”,尤其是敦馬誤判形勢地辭去首相,被視為導致希盟僅執政1年多就垮台的原因之一,甚至有跡象顯示敦馬應對“喜來登政變”的得逞難辭其咎,真相委實有待釐清。

再者,當希盟主席理事會一度提出希盟++的首相人選第一選項為“安慕配”,即安華任首相,而慕克力則是其副手,但敦馬卻被指曾自薦第三度拜相,僅“承諾”在位6個月後交棒給被推舉為副首相的安華。

無論如何,公正黨已表明絕不支持敦馬,也拒接受所謂“馬安配”,而堅持希盟推舉安華為首相的決定。

敦馬在“馬安配”破局,並一度揚言不再與公正黨“合作”後,這回他像是“棄任”首相而“相中”沙菲益當其“接班人”,反讓安華“屈居”副首相,這種安排足以佐證他之前一再保證讓安華接班的“誠信”蕩然無存,意味他畢生最不願意看到安華任相。

也有聯想敦馬不知是否試圖逼使安華作出妥協,以接受“馬安配”,抑或施壓安華與他雙雙“退場”,推出彼此皆認同的首相折衷人選,藉此化解僵局。

有關方面更擔心,敦馬這麼做可能引發沙菲益和安華起衝突,並導致民興黨與公正黨失和,結果更不利於安華爭取拜相。

尤有進者,一旦安華拒絕接受“沙安慕配”,公正黨恐將激化它與被敦馬指稱同意有關正副首相新組合的民主行動黨和國家誠信黨之間的矛盾。

敦馬透露,他於上週四在吉隆坡與行動黨、誠信黨和民興黨領袖舉行一項非正式會談時,一致議決推舉沙菲益為首相人選。

(敦馬毫不避忌地推舉其兒子慕克力任副揆必受詬病。)

但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和誠信黨主席莫哈末沙布隨即異口同聲指出,兩黨認為推舉沙菲益任相的建議,乃希盟及民興黨重奪政權的全新選項,但有關建議將須先帶到各自的黨中央討論,再在包括公正黨在內的希盟主席理事會商議,俾作出共同的決定。

因一度公開施壓公正黨接受“馬安配”,而黨內也傳出不滿支持敦馬任相的聲音,行動黨早已陷入涉嫌拋棄甚至“出賣”安華的政治窘境。

行動黨涉嫌出賣安華

話又說回來,不論是敦馬堅持再任相,抑或“馬安配”或“沙安慕”新組合能否被希盟++接納,大前提仍在於希盟++須於可預見的未來重奪政權。

若沒有出現最後一分鐘的變卦,朝野將轉戰7月13日復會的國會下議院,尤其是雙方各自提呈挺首相及倒慕尤丁的動議,屆時國盟與希盟++將迎來正面博弈,此役的戰果須預將牽動今後的政局變化。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