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第一時間】沙巴朝野疫情中大混戰

在提名日當天,首相飛赴東馬,現身提名中心為候選人打氣,在我國誠屬罕見,不知可否喻為締造“政壇紀錄”。

這相信是沙巴自“加入”大馬以來最受矚目的州選舉,其重要性在於這場選戰不僅將投選出這個“風下之鄉”的新屆州政府,也被視為充作首相慕尤丁是否於近期內閃電大選的風向標,甚至可能促成朝野政黨重新洗牌,進而改變我國未來的政治版圖,不啻是極具標杆性政治意義。

Advertisement

慕尤丁現身提名站打氣

或是因為這樣,第16屆沙巴州選舉的“戰”況看來比全國大選尤為激烈,73個州議席前天提名後全面開打,形成大混戰,以土著團結黨為首的國盟聯手以巫統為主的國陣將與沙巴人民復興黨(民興黨)+展開大對決,而由前外交部長阿尼法領軍的愛沙巴黨以“異軍”之勢加入戰圍,以及作為國盟與國陣盟友黨的沙巴團結黨獨自上陣,再加上多個本地政黨及“大批”獨立人士攪局,以致其中一個選區甚至出現11角戰。

身為土團黨總裁兼國盟主席的首相慕尤丁罕見地現身投票中心,為角逐蘇拉曼州議席的土團黨沙巴主席哈芝芝諾助陣時宣佈,國陣、國盟和友黨已達致共識和協議,成立一個“沙巴人民聯盟”,共同對抗民興黨+陣營,他並建議,一旦重奪沙巴州政權,而勝選的哈芝芝諾將被推薦為沙巴首席部長。

再者,由於在議席分配的談判及遴選候選人方面皆出現“狀況”而引起爭執,朝野各政黨恐將在選戰中面對“被扯後腿”,尤其是國盟和國陣與友黨所角逐的一些議席若重疊,可能釀成“自相殘殺”,而讓民興黨+坐收“漁翁之利”。

儘管慕尤丁在提名前夕,再度飛往亞庇會晤國盟、國陣和友黨領袖,盡最後的努力進行斡施,據知仍告“破局”,解不開“同室干戈”的僵局。

其實,中央執政黨陣營尤其是國陣的巫統在沙巴選戰所面對其中之一的“凶險”,恐將是來自因遭沙巴巫統主席邦莫達“踢”出國陣候選人陣容的前沙巴首席部長慕沙阿曼所展開的任何反擊甚至“報復”行動,其結果可能對巫統的選情帶來一定的衝擊。

無論如何,慕沙阿曼“意外”地並未投身其他政黨尤其是由其胞弟阿尼法擔任主席的愛沙巴黨或以獨立人士上陣,其動向不禁引起朝野的臆測。

在某種意義上,沙巴州選舉乃土團黨東渡沙巴,以及慕尤丁牢控土團黨領導權後所參予的重大選戰,對慕尤丁來說,此役有助於測試他個人的民望,乃至國盟政權上台至今的支持率,這意味一旦中央執政陣營未能從民興黨+手中重奪沙巴州政權,將一定程度使慕尤丁的領導權威打折,進而削弱國盟政權在布城的執政地位。

對國陣尤其是因遭前首相敦馬哈迪策動國、州議員出走及引發退黨潮而一度瀕臨瓦解的沙巴巫統來說,它想必“志”在沙巴州選舉打贏一場翻身仗,藉以重奪沙巴州政權的主導地位,進而向慕尤丁施壓提前舉行來屆全國大選。

相對於國盟與國陣,由民興黨、民主行動黨、人民公正黨、國家誠信黨及民統黨所組成的民興黨+陣營在身為沙巴看守首席部長的民興黨主席沙菲益強勢主導下,議席分配談判頗告順遂,但只分配到7個上陣議席的公正黨儼如被邊緣化,足以被聯想沙菲益自被推選為希盟+的首相人選以來,安華及公正黨與沙菲益“漸行漸遠”,而這回同意採用民興黨標誌參選的行動黨和國家誠信黨,與以“藍眼”標誌上陣的公正黨之關係也起著微妙的變化。

慕沙“意外”未提名上陣

儘管如此,基於捍衛沙巴民興黨+政權,冀能挽回希盟+在全國範圍內日漸下滑的支持率,作為重奪布城政權部署的大前提下,民興黨+各成員黨看來願意暫擱政治分歧與矛盾,團結一致地力爭贏得沙巴州選舉。

話又說回來,因慕沙阿曼拉攏“政治青蛙”搞政變奪權不遂而“催生”的沙巴閃電州選舉,雖遭這位沙巴政壇野心家一再訴諸司法途徑力阻舉行,但皆告不得逞,結果反讓把他除名的邦莫達砸碎其回鍋再登沙巴首長寶座的美夢。

尤有進者,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再度在沙巴爆發,出現新的集體感染群,沙巴選民這回將於本月26日迎來有須嚴謹遵守防疫標準作業程序的“非一般”閃電州選舉。

由於沙巴的所謂“州情”有異於西馬,尤其是近幾年來,本土意識日益高漲,力爭自主和自治及真正落實“馬來西亞建國契約”的訴求更為強烈,再加上滲入某些不確定因素包括金錢政治作祟,所以沙巴州選舉的選情複雜多變,難以預測。

堪憂的是,一旦沒有任何政黨或政黨聯盟取得強大的委托,甚至再出現議會“懸峙”的局面,反讓待價而沽的“政治青蛙”再度“造王”,沙巴恐將難以產生穩定的新屆州政府,而不幸使沙巴政局持續動盪,甚至陷入另一輪的政治危機。

(文/編務顧問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