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精選副刊

【疫情後的茨廠街2】煥發新氣象 洪細弟激活老城區 需要新生力

突如其來的新冠病毒疫情,短短的3個月,讓茨廠街開始出現「結業潮」,茨廠街的未來看似前路茫茫,但吉隆坡小販商業公會主席拿督洪細弟卻對茨廠街的未來充滿信心。

他說,只要吸引年輕人到來茨廠街創業,就可以帶旺當地小販的生意,進而吸引更多人前來。

茨廠街是一個老城區,要激活它,吉隆坡小販商業公會主席拿督洪細弟說需要年輕人的協助,注入創意的元素。

他透露,新冠疫情爆發之前,已有咖啡館和酒吧入駐茨廠街,吸引不少年輕人到來消磨時光。

他說,如今的小販已不是低級的行業,反觀可以賺取可觀的收入,台灣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許多大學生放擔擺攤做生意創業,馬來西亞的年輕人應該倣傚學習。

“我們可以為茨廠街引入創意的美食或物品,讓本地或外國的遊客留下深刻印象,這對提升茨廠街的名聲和形象有一定的幫助。”

洪細弟希望,經過這次的疫情洗禮後,茨廠街可以煥發新氣象,即吸引更多的年輕人到來創業,將外勞減至零的目標。

外勞顧攤

外勞問題困擾茨廠街廿多年,當初此地成為旅遊熱點,每天迎來洶湧的人潮,生意好,商販亟需要人手幫忙又想要降低成本,於是就聘請外勞幫忙,慢慢地外勞越來越多,至近年,在一些人的眼中,茨廠街已然成了外勞街,不再是華人聚集生活的社區。

不過,隨著這次疫情的來襲,茨廠街的外勞數目減了不少。洪細弟說,由於聘請不到本地員工,年事已高的商販方無可奈何的轉而聘請外勞,可是基於每天開店營業,又擔心執法人員到來取締,迫使一些老商販選擇結業。

洪細弟指出,“吉隆坡市政局和移民局早前已再三警告,茨廠街街邊攤位在重開之後,不許看到有外勞顧攤,公會和小販會儘量給予配合。”

他說,零外勞是他擔任吉隆坡小販商業公會數十年來的期望,他希望藉這次的疫情,能夠把茨廠街的外勞人數減至最低,恢復華人營業的茨廠街原貌。

不過,他補充,雖然在茨廠街營商的是以華商為主,但是他們都沒有排斥其他族群到來茨廠街做生意。“我們歡迎友族同胞到來茨廠街做生意,以向遊客展現大馬多元種族和文化的特色。”

物是人非

他認為,茨廠街除了需要注入更多年輕人創意的元素,同時也需要多元化的色彩。“我們也歡迎外國人到來這裡營業,但前提是須擁有合法執照。”

茨廠街從當初的華人商業社區,慢慢演變成旅遊熱點。如今沒了遊客支持,茨廠街即告別昔日的繁華,顯得黯然失色。

老街坊緬懷茨廠街的輝煌歲月,現在的茨廠街對他們來說,已經是物是人非。很多老街坊搬離了,百年老字號也結業了,甚至華人先賢最初在這裡扎根的老行業也逐漸在眾人的眼眸中消失無影。

洪細弟希望離去的老街坊們可以回來茨廠街走走,探望老朋友之餘,順便一嚐老味道,重溫曾經有過的美好滋味。

慘淡經營

20%店舖結業

洪細弟透露,自我國實施行管令後,茨廠街已有20%的店舖結業。

“這次的疫情對茨廠街造成的影響是前所未有的,到目前為止,茨廠街的小販仍未獲准重新開檔。”

他說,雖然茨廠街的店舖業者已於5月4日開店,但是少了小販助力,店舖業者的生意依然慘淡,未見人潮。

他相信一旦茨廠街街邊的攤位獲准重開後,肯定能帶動人潮,刺激消費。不過,他坦言,經過這次的疫情,茨廠街已回不到過去,一切需要從頭來過。

冀業主體恤

共度時艱

洪細弟說,如今外國遊客不能入境,茨廠街商販只能靠本地人的支持,才能在復元期撐過去。

也是一名商人的他,能夠理解租戶在行管令期間無法交租的困境。因此,他希望茨廠街的業主可以在這段期間豁免租戶的租金,或是減租,協助租戶渡過難關。

儘管如此,洪細弟認為:“面對社會的變遷,我們總不能只是怨天尤人,更應該尋求突破,找出路,茨廠街也應如此。”

時代巨輪要旋轉誰人也阻止不了,淘舊換新是社會常態,與其抱怨,不如主動求變,創立超過100年的老字號鳳凰餅家就是一個成功例子。

對於茨廠街最老唱片行恩記和鄉音館相繼結業,洪細弟雖感惋惜,但也無能為力。

他透露,自2000年開始,茨廠街經過美化後,當地店舖的租金就開始飆漲,疫情後,希望租金會稍微下降,以留住商販。

能否生存

需華社支持

談到茨廠街的治安問題,洪細弟說,這二三十年來,雖然偶爾會發生爆竊和扒竊事件,但是在商販們的配合下,茨廠街的治安可說是越來越好。

他表示,維持社區的治安,需要當地商販和居民的合作,因此,他鼓勵茨廠街的租戶或居民,若單位發生爆竊事故,應該即時報警,讓警方掌握當地的犯罪數據。

疫情後,洪細弟說,吉隆坡小販商業公會會繼續配合全國華團,在茨廠街舉辦各種文化活動,如過年亮燈、元宵遊行、中秋節提燈籠等等,以號召更多人到來,多加關注茨廠街的過往和發展。

“茨廠街能否繼續生存下來,需要華社的支持,單靠我一人的力量無法辦到。”洪細弟說,在華人眼中,茨廠街是一個華人買賣的社區,可是在友族的眼中,茨廠街是華人的尊嚴,所以華社必須捍衛這個屬於華人尊嚴的地方。

鳳凰餅家

撙節渡難關

鳳凰餅家歷經四代人如今依然在茨廠街營業,殊不簡單。鳳凰餅家第三代傳人陳國展(68歲)說:“除了在茨廠街開店做生意,他們全家都住在茨廠街,對茨廠街有著深厚的情感。”

也是吉隆坡小販商業公會財政的他說,鳳凰餅家是其祖父從中國帶來馬來西亞的祖業,他從19歲便跟隨父親做餅,直到六十多歲才把生意全權交給兒子陳汝順打理。

回想起以前做餅的日子,陳國展說,以前尚未有超級市場的時候,很多外坡人特地到來茨廠街買他們家的餅,所以每天都忙得不可開交,餅一出爐就被一掃而光。

“有了超市後,就有更多的消費選擇。老一輩的人還是繼續來茨廠街購物,年輕人則傾向超市購物,所以這之後我們的顧客就以遊客為主。”

這次新冠疫情對鳳凰餅家造成的衝擊,陳國展以“非常大”來形容。他說,2007年金融風暴及2013年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病毒對餅家並沒有造成影響,唯獨這次的疫情,深切感受到它的殺傷力。

行管期間

生意挫80%

鳳凰餅家除了華人農曆新年休店2天之外,其他日子都照常營業,而這次因為行管令,店舖被迫休店三個多月,是餅家自創立以來,休息得最久的一次。

鳳凰餅家第四代接班人陳汝順(38歲)說,行管令實施至今,餅家生意額下挫了80%,現在的生意稍微有改善了,希望生意額可以在不久後恢復。

為了應對疫情對生意額造成的衝擊,鳳凰餅家採取了撙節措施,包括減少人手。老闆期許不求多賺,但求少虧,以渡過這個難關。

茨廠街的老字號所剩無幾,陳汝順認為,要保住茨廠街的老字號,需要年輕人的接班。他以自己舉例,因為熱愛做餅,中五畢業後,便放棄出國深造,留下來跟父親學習做餅,如今才有機會接手餅店。

他說,只要年輕人願意到來茨廠街發展,茨廠街未來的路是一片光明。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