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

【生命有轉機】患鼻癌學會珍惜健康人 梁秀儀不放棄“癌”過去

(怡保訊)對梁秀儀來說,電療的過程痛苦不在話下,電療所留下的後遺症才是真正的折磨。

治療的過程雖然艱辛,但她憑着堅強的意志力和信念,加上家人的關懷和鼓勵,尤其是丈夫無微不至的照顧和陪伴,給予她苦中一點甜,過程雖艱難,但她還是一步步的熬了過來。

平常很少病痛的梁秀儀,在2010年間有一段時間很多痰,但卻一直咳不出來,而且常常頭痛頭暈,起初她以為這些症狀是因為睡眠不足而引致,所以不以為然。

這種情形維持了一段時間,有一日她擤出的鼻涕出現血絲,她看情況不妙趕緊去看醫生,當時醫生先開藥給她吃,要她先觀察一段時間,吃了一段時間藥後,雖然情況有點好轉,但是鼻涕仍然有血絲,之後她才去看專科醫生,經過掃描後發現了2厘米大的腫瘤,醫生診斷她患上鼻癌。

電療後走路也無力

醫生本打算為她做化療,但基於擔心她的身體無法負荷,所以選擇先讓她做電療,儘管是電療就已經讓她非常痛苦,她說“我是走着進去,推着出來的”,電療後她非常虛弱,連行走也無力。

“因為我的身體很虛弱,醫生說如果我做化療的話,可能會一命嗚呼,所以打消了念頭,接下來我就進入為期3個月共35次的電療。”

她說,電療過程很辛苦不在話下,電療之後留下的後遺症才是最折磨的,電療後她的口腔潰瘍、咽部乾痛、頸部糜爛,常常口乾多痰,連說話都困難更不用說進食。

起初她完全不能吃固體狀的食物,唯有把米飯攪拌成糊狀,用吸水管來吸食,這段時間她的體重劇降,從50公斤降至35公斤。

開刀抽耳積水

無法根治頭暈

電療後遺症也讓她的味覺退化,有時食之無味,有時剛開始吃的幾口還有些許味道,但是多吃幾口就吃不出味道了。她的丈夫馮樹勤(56歲)還打趣的說,煮飯的時候只能讓她負責洗菜和切菜的部分,不能讓她下廚,因為她煮的不是太鹹就是太淡。

讓她最難受的後遺症,莫過於鼓膜積水致使她長期頭暈,這種症狀讓她的耳朵常常出現積水聲,也常流出液體,經常頭暈得天旋地轉。

她在2014年和2016年動手術,往左右耳朵植入了耳管,但是只能稍微緩解症狀,有一次睡覺時她的耳朵流出大量液體,枕頭都濕了,嚇了她一大跳。

因為這個問題,她又再動了一次手術,右耳後方鑽開洞口抽出積水,雖然動了多次手術,但還是無法解決頭暈的問題,醫生說沒辦法根治,她只能一直承受暈眩的困擾。

由於雙耳植入了耳管,她也不能乘坐飛機,因為氣壓可能會壓迫到耳膜而造成傷害。

動一下身子會暈眩

半躺懶人椅睡覺

她的頭暈問題嚴重,就連動一下身子都會感到頭暈,睡覺時必須一直保持同一個姿勢,動一動都會感到暈眩,起初她甚至只能坐着睡覺。

現在的她仍然不能躺着睡覺,她的床就是一張懶人椅,每天只能半躺着睡覺,由於時常暈眩,她一直無法安眠,導致長期睡眠不足,也因為頭暈問題,她不能一個人隨意行動,萬一暈倒,後果堪虞,所以,大部分時間都只能待在家裡,讓她感到苦悶,平時只好在家唱唱歌。

梁秀儀的丈夫馮樹勤說,以前太太很喜歡唱卡拉OK,可是患病後她的聽力退化,歌喉也沒有以前般好,太太怕走音所以不好意思在他面前唱,有時候在他出外工作後在家裡才唱。

關懷照料三餐

丈夫鐵漢柔情

馮樹勤對太太的關懷給人一種“鐵漢柔情”的感覺,外表看起來硬朗的他,談吐中流露出對太太的關愛。

由於梁秀儀必須注意飲食,患病後一直都沒有外食,平日三餐都由丈夫料理,她吃得很清淡,青菜焯水後不加任何調味料,久而久之她的丈夫也跟着這樣吃。

患病後,秀儀的身體機能衰退,所以很懼寒,儘管風扇開得很小她都會覺得冷,可是一旁的丈夫卻悶熱得汗流浹背,整晚一直擦汗,說起此事,讓夫妻倆莞爾,但從丈夫臉上看不見一絲埋怨的神情。

注意飲食練氣功

病情穩定體重回升

復原期間她也很積極運動,她在機緣下學習到郭林氣功,每天凌晨5時許她就在住家對面的草場練氣功,每天練至少3至4小時。

有一次,她在草場附近發現可疑人物在徘徊,為顧及人身安全,她停了大半年沒有練氣功,當時身體明顯衰弱了許多,之後她只好在住家範圍內練習,一直維持到現在。目前她的病情已經穩定,只是還得好好休養,而且現在她的體重也已經回升到48公斤。

除了有丈夫無微不至的照料和關懷,她的兩個兒子都很懂事,當初她患病時,兩個兒子都懂得為她設想,沒有讓父母擔憂,如今兩人都已事業有成。

梁秀儀說,經歷過病痛後,才更懂得健康的重要,她勸勉人們要注意飲食、多運動、珍惜健康。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