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渾忘春秋】道路阻且長

上星期教育部高級部長莫哈末拉茲在國會裡表示,如果要政府承認獨中統考文憑,那麼統考必須遵循國家教育政策。此言一出,當然引來華社一些反應,但沒有掀起軒然大波。

統考課題紛紛擾擾許多年,自前兩朝政府的“最後一哩路”,到前朝政府表示要走完這一哩路,如今當朝政府又說統考必須遵循國家教育政策才能獲得政府承認,經歷了三朝政府,爭取承認統考文憑仍然是看不到盡頭的過程而已。

Advertisement

要如何理解華社當前的心情?第一種心情就是認為當局還在炒冷飯而已,已經沒有什麼新意了,因此只能冷冷以對。另一種則是發發牢騷,大罵一聲“放狗屁”後,接着譴責狹隘的單元教育思維云云,大快人心,也是一時而已。

像這樣的心情,我們已經習慣了,獨中同道數十年來在這種心情下自立自強,獨中教育越來越精彩,獨中生越來越多,獨中統考文憑越來越有價值,獨中生的前途越來越光明……。如今一盆冷水澆下來,大家又是什麼心情呢?我突然想起中學時期讀過的漢朝古詩十九首之首的《行行重行行》。

必須收拾心情繼續走下去

這是華校生在中學華文課必讀的古詩,詩云:“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相去萬餘里,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長,會面安可知?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浮雲蔽白日,遊子不顧反。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

此詩內容關於閨中妻子思念離鄉在外的夫君,因思念之極而產生寂寥心情,我突發奇想,那不就是我們期盼承認統考文憑的心情嗎?我們走過3個朝代,聽到的回應調式都大同小異,我們曾經憧憬,曾經相信,曾經興奮,又曾經懷疑,曾經失望,甚至曾經死心。這條路豈止一哩之遙,沿途有多少高山峻嶺,又有多少險灘溝壑?道路可阻且長啊!

雖然承認統考之路過於迢遙,甚至比當年中國共產黨的紅軍踏過的2萬5000里長征路還要漫長,但我們必須收拾心情,繼續走下去,就像上述思婦一樣,期待固然是一種苦,唯有告訴自己必須棄捐勿復道,繼續努力加餐飯吧。獨中教育正處於教改的關鍵時刻,已經崛起成為我國規模龐大、學制完整和理念穩定的民間教育系統,無論政府承不承認,只要獨中同道繼續努力耕耘,並結合國內外對華文教育有利的條件,最後是我們考慮要不要接受政府的承認。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王楨文)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