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 全民黨乃政壇怪胎

宣稱親國陣的馬來西亞全民黨(Parti Bangsa Malaysia)甫誕生,隨即被標簽或定性為名副其實的“政治青蛙大聯盟”,但它更像是身世彷彿不明的“政壇怪胎”。

在這之前,政壇一度盛傳全民黨乃由目前身在國盟尤其是土著團結黨的所謂“人民公正黨叛逃份子”所催生,甚至曾繪聲繪影指稱種植及原產業部長祖萊達將出任黨魁,而這位一直與公正黨前署理主席阿茲敏共進退的“反安華”急先鋒當時表示她未受獻議領導全民黨,但她會對此給予考慮,無需直接拒絕。

Advertisement

或讓朝野不可思議,被指似與阿茲敏團隊“連結”的全民黨如今卻公然主動地向國盟的“政敵”國陣拋媚眼,甚至有意投懷送抱。

原本擔任全民黨署理主席的孫偉瑄“升”任為主席後透露,全民黨將與國陣最高理事會商討加入國陣,但他坦言距離加入國陣的目標還很遙遠,因為還需要和國陣各成員黨磋商此事,且要向國陣主席阿末扎希表明全民黨的意願。

這位砂拉越如樓區國會議員認為,全民黨能協助國陣於來屆大選贏取沙巴和西馬半島多個混合議席。

如今看來,全民黨有需與同樣以多元種族政黨姿態出擊的民權黨競賽,力爭儘快加入國陣;由首相依斯邁沙比利胞兄卡馬拉扎曼所創立的人民權利黨將與少數族群權益黨合併,改名為民權黨,而一旦社團註冊局批准所有合併等程序後,就將著手申請加入國陣。

身為民權黨主席的卡馬拉扎曼之前曾表示,民權黨之所以加入國陣,乃欲填補宣稱為多元種族政黨但已退出國陣的民政黨。(民政黨目前已成為國盟的成員黨。)

在表面上,聲稱甫成立即擁有7名國、州議員及近10萬名黨員的全民黨具有與國陣“討價還價”的政治本錢,但該黨若與阿茲敏團隊的曖昧關係撇不清,恐將形成它欲加入國陣的一大阻力,況且國陣的馬華和國大黨也未必會放行全民黨或民權黨加入國陣,以免在來屆大選議席分配時出現“多個香爐多隻鬼”而起爭執。

記得阿末扎希上月在國大黨代表大會上曾向國大黨承諾,絕不會讓“國陣之友”(親國陣政黨)上陣原分配給國大黨的議席,他在主持馬華代表大會開幕時也保證,馬華的傳統議席不會讓給國陣盟黨競選,甚至可能會增加馬華於來屆大選上陣的議席。

被標簽為“政治青蛙大聯盟”

話又說回來,全民黨被標簽或定性為“政治青蛙大聯盟”,且被指目的在於助力國陣贏得來屆大選,其實不無理由,全民黨除了主席孫偉瑄儼如“蛙性”難改的投機政客之外,其領導層成員大部分皆擁有跳槽前科,不乏創下“一跳再跳”的紀錄,包括分別來自公正黨和民主行動黨2名高級副主席鍾少雲(柔佛地不佬國會議員)及西華蘇巴馬廉(霹靂文冬區州議員),另一名變節的霹靂行動黨端洛州議員楊祖強則任總財政、公正黨婦女組前婦女組主席達羅雅(雪蘭莪士文達州議員)任婦女組主席、已退出公正黨的雪蘭莪再也谷區州議員哈妮扎任署理主席,而退出行動黨的霹靂雙溪古月州議員梁卓經任最高理事。

這個招攬政治青蛙形成的“政壇怪胎”被反對黨陣營質疑具有某種政治動機,且獲得財雄勢大的“後台”(金主)在背後撐腰,目的在於分散非馬來人選票,因為隨著馬來政治力量分裂,非馬來人選票尤其是華裔選民可能於來屆大選“造王”。

除了全民黨前身的砂拉越工人黨約4萬名黨員悉數加入全民黨,而由阿茲敏之前所推動成立的非政府組織國家社區動力組織之5萬3000名成員據知也成為全民黨黨員,不知阿茲敏抱持什麼議程,因為國家社區動力組織,以及也是他所催生的國家女性組織、國家青年組織和國家女青年推動組織共有約20萬名成員,一度盛傳將加入土團黨以穩住和加固這位國際貿易及工業部長在土團黨內的政治地盤。

因此阿茲敏與全民黨的面世脫不了關係,但該黨卻選擇靠攏國陣,不知所欲為何。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