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巫統更像“反對黨”

自成功逼使慕尤丁下台,而得以重返布城的權力核心以來,巫統卻儼如在執政陣營內扮演“反對黨”的角色,甚至它似比反對黨更反對黨。

在國盟執政期間,由慕尤丁為首的土著團結黨以“非最大黨”的姿態坐鎮布城,而作為執政陣營最大黨,但不屬國盟成員黨的巫統因未能享有話語權和決策權,而對自覺被邊緣化而耿耿於懷,進而不斷激化它與國盟尤其是土團黨的矛盾,遂埋下慕尤丁最終淪為“最短命”首相的伏線。

Advertisement

當巫統在國盟前朝與土團黨內訌愈趨白熱化,卻赤裸裸地暴露巫統在鬧嚴重的派系鬥爭,被標簽為“法庭幫”的當權派和入閣的“官職派”在許多課題上尤其是對應否撤回支持慕尤丁和國盟政權一事上發生極大分歧。

因此讓朝野“大開眼界”的是,巫統像是“一分為二”,巫統“官職派”伙同國盟的主要成員黨伊斯蘭黨,以及作為國盟“政治伙伴”的砂拉越政黨聯盟(砂盟)繼續力挺慕尤丁,而巫統“法庭幫”則反而分擔反對黨監督與制衡執政陣營的角色,甚至一度被質疑企圖聯手身為國會反對黨領袖的人民公正黨主席安華扳倒慕尤丁。

巫統當權派於去年8月如願地把慕尤丁拉下馬,重奪中央政權的主導地位,而時任副首相的巫統副主席依斯邁沙比利在執政陣營各方取得妥協尤其是獲得土團黨支持下,“爆冷”地拜相。

儘管首相寶座回到巫統的手中,但巫統在“新”政府內閣的班底基本上仍由“官職派”作為巫統的代表,且依斯邁沙比利的“脆弱”相位極需國盟尤其是土團黨支持,所以他的身影不得不向國盟傾斜,這無形中引起巫統當權派的極度不滿,因而顯然無助於緩和黨內的派系鬥爭。

隨著國陣其實是巫統在馬六甲州選舉取得壓倒性勝利,尤其是在此役提前交鋒後擊潰土團黨乃至國盟,以及砂盟在砂拉越州選舉以強勢成功捍衛這個“犀鳥之鄉”政權後,有跡象顯示巫統當權派正加大向依斯邁沙比利施壓提前解散國會以舉行全國大選的力度,但依斯邁沙比利看來並不認同,甚至表達他有意任相至本屆大選於2023年屆滿為止,而巫統“官職派”似也與他同在。

對巫統當權派來說,被巫統推舉為首相的依斯邁沙比利理應貫徹“黨意”,按照黨高層的指示施政治國。

或因依斯邁沙比利至今仍拒“聽黨的話”,巫統近來再擺出“反對黨”的姿態,屢對政府的施政“說三道四”,可說是與反對黨同聲同氣。

其一,阿末扎希堅稱政府應考慮延長僱員公積金(EPF)的i-Citra提款計劃,讓EPF會員一次性提取1萬令吉存款應急,他指出,此乃巫統最高理事會於去年8月27日開會所作出的決議,而依斯邁沙比利當時也有出席。

依斯邁續任相不願提前大選

其二,阿末扎希敦促政府召開國會特別會議,讓國會議員就大水災提出意見和建議,以協助政府尋找應對大水災的最佳途徑;他直言巫統對政府應對大水災的方式感到難過,原本應由國家天災管理機構積極動員相關機構協調救援,卻在面對大水災時似力道不足。

其三,當依斯邁沙比利甫促請各造給予執法單位有空間先查明反貪污委員會主席阿占巴基被指“超額持股”風波,再下判斷,巫青團隨即要求阿占巴基告假停職以接受調查,並建議政府對有關事件展開公開、透明且非常透徹的調查,讓反貪會保住清譽,避免人民對反貪會失去信任和信心。

由此看來,除非依斯邁沙比利遵循巫統當權的“指示”辦事,尤其提前舉行大選,否則他可能持續面對“另類”反對黨的滋擾。

儘管因政府被指救災不力而引發民怨乃至民憤,依斯邁沙比利的執政地位正面對承受極大的壓力,但他仍可“有恃無恐”,因為國盟的土團黨和伊黨以及砂盟再加上與巫統當權派“唱反調”的“官職派”至今依然作為他的強有力後盾,頓使阿末扎希無可奈何。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