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大小黨大選“擠”檳州

大多數人想必早已不記得,多年前曾有一個籌組中的新黨“重民黨”,當時自稱為“重民黨”主席的梁柏耀認為,國內許多政黨都在拚政治而忽視人民福祉,選民是時候有多一個選擇,投選以民為重的政黨。

據知梁柏耀曾擔任馬華公共服務及投訴部主任張天賜的法律顧問,他介紹“重民黨”黨名的由來,即“人民為重,人民為本”。

Advertisement

當時仍待註冊的“重民黨”不知何故,隨即在大馬政壇“不知所蹤”,近況不明。

相對地,不知是否嗅到來屆全國大選“似遠猶近”的政治味,尤其多個州屬與大選陸續不同步地提前舉行州選舉,最近一陣子在西馬相信會冒出“為數不明”攪局的大、小政黨。

除了不久前宣佈西渡西馬的沙巴本土政黨沙巴人民復興黨(民興黨),已宣稱把檳城列為來屆全國大選的“前線州”,有意攻打全檳的國、州議席,另一個毫不避忌地“親”國陣的馬來西亞全民黨誕生後,揚言它要奪取檳州政權。

或是因為這樣,檳州首席部長曹觀友認為,隨着各政黨爭相進軍檳州,檳州在來屆全國大選將會很“擁擠”,意味志在捍衛檳州政權的希盟尤其是民主行動黨,有須嚴陣以待。

記得曹觀友在過去曾表示,檳州希盟政權不會面對任何威脅,這位行動黨檳州主席如今看來確需重新評估形勢。

全民黨將於2月19日在檳州舉辦大會,屆時該黨中央領袖將出席,該黨檳州主席由人民公正黨峇眼區部前主席胡德春擔任,他於2020年2月退出公正黨;胡德春指出,全民黨已在檳州成立13個區部,至今共擁有8000名黨員。(在全國,全民黨聲稱已招收逾10萬名黨員。)

在檳州,全民黨主要吸納公正黨、土著團結黨及民政黨的黨員過檔。

另一方面,之前甫西渡西馬後,民興黨主席沙菲益就親自北上,“意外”地率先在檳州插旗,部署擴展其政治地盤。

隨着成功拉攏到行動黨的前日落洞區國會議員黃泉安和前檳州行政議員羅興強投效,意味民興黨準備在檳州建立政治據點,為迎戰來屆全國大選鋪路。(已退出行動黨的雪蘭莪蓮花苑州議員黎濰裮也加入民興黨。)

對行動黨來說,在2018年“509”大選被除名而無緣再度上陣,而且他們試圖通過檳州行動黨黨選以“復出”卻雙雙受挫的黃泉安和羅興強,這回離巢當“政治青蛙”,並不感到意外。

黃、羅兩人被質疑在行動黨失勢或自認“不得志”而心有不甘,民興黨向他倆招手正好為他倆提供一個可向“舊主”示威的平台,甚至有機會再戰來屆全國大選,何樂而不為呢?

民興黨在檳州爭奪政治地盤,勢必與行動黨引發利益衝突。

大混戰爭地盤

身為民興黨檳州總協調的黃泉安透露,民興黨確實有接觸現任議員,而有些是“自動請纓”,這不知是否意味“這些再看接下來的演變再作定奪”的現任議員一旦在來屆全國大選被各自的政黨除名,就選擇跳槽至民興黨以繼續爭做YB,延續政治生命。

失落、失意、失控,這就是朝野政客的“眾生相”,在大選一屆比一屆更來得七情上面,若無緣再上陣,即使已連任多屆,或健康欠佳,或行動不便,仍會不習慣沒人再叫他“YB”,而鬱鬱寡歡,甚至有者頓感度日如年。

一再揚言“在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妄想在其列為“前線州”的民政黨,刻在算盤算在國盟旗幟下在檳州角逐更多國、州議席,尤其是馬華獲國陣分配的選區,沒想到這回極可能與“撈過界”的民興黨或全民黨爭分一杯羹。

極為反諷的是,民興黨、全民黨或民政黨雖皆打着多元種族政黨的旗號上陣,實質上卻專攻華裔選區或混合選區,爭奪非馬來人選票。

同樣自詡為多元種族政黨,主要盤根華裔選區的行動黨於來屆全國大選,一旦被民政黨、馬華、民興黨和全民黨分散非馬來人選票,那麼其候選人的勝算恐將打折,不知會否衝擊希盟捍衛檳州政權的部署。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