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前大法官續蒙冤?

敦馬哈迪最近聲稱,願意為本身從政以來尤其是掌權長達22年期間所曾犯下的任何錯誤(若有的話)作出“不等於認錯”的道歉,並一再表示各界可對他的“道歉”到底針對哪件“錯”事或“壞”事任意詮釋,但這位前首相至今顯然仍拒絕對30年前他所展開的“茅草行動”,還有……負起責任。

Advertisement

現為土著團結黨兼希望聯盟榮譽主席的敦馬,日前再度否認他是1988年革除時任最高法院院長敦沙烈阿巴斯,進而引爆當年轟動國內外一場司法危機的禍首;他甚至揚言敢於踏入清真寺,以可蘭經宣誓他絕對沒有涉及其中。

時任總檢察長阿布達立和前首相署部長再益依布拉欣相繼力挺敦馬,尤其是阿布達立佐證敦馬的“揭秘”,即時任國家元首蘇丹依斯干達(現任柔佛蘇丹依布拉欣的亡父)諭令革除沙烈阿巴斯,而敦馬僅是遵守陛下的指示行事,設立仲裁庭對這位大法官所面對的指控進行調查與裁決。

據知,官方當時給予革除沙烈阿巴斯的理由,是他在馬來亞大學發言批評政府像對繼子般對待司法體系,他也被指責欲在我國推動伊斯蘭法。

但根據敦馬所指,當時沙烈阿巴斯因不滿蘇丹依斯干達的行宮裝修工程發出噪音擾民而呈函投訴,並把副本轉發給所有馬來統治者,結果觸怒陛下。

敦馬指出,為了避免牽涉到依斯干達陛下,阿布達立當年就利用敦馬的名義發出革除沙烈阿巴斯的指令,而敦馬之所以沒有干涉,乃因旨在維護陛下的清譽。

儘管阿布達立透露他當時曾看到陛下諭示敦馬革除沙烈阿巴斯的親筆御函,但他否認冒用敦馬之名義,俾讓陛下不受牽連。

如今在此爭議中站在敦馬一邊的再益依布拉欣,曾在《我也是馬來人》一書中不認同沙烈阿巴斯被革職是因為他觸怒蘇丹依斯干達所致,因為陛下不可能憑個人理由而這麼做,況且陛下應可在真相釐清後而息怒。

記得阿布達立曾於去年7月揭露,時任首相馬哈迪在國會修憲以撤除最高法院的絕對司法權,一眾最高法院及高庭法官開會討論後,議決由沙烈阿巴斯向時任國家元首呈函投訴行政機構“攻擊”司法機構,詎料引起蘇丹依斯干達的不快,所以阿布達立歸咎法官們引爆1988年的司法危機。

敦馬這回“爆料”不知會否再度觸怒柔佛王室,進一步惡化彼此的關係。

沙烈阿巴斯被革職牽涉巫統權鬥

擺在國人眼前的歷史事實是,沙烈阿巴斯及另5位法官阿茲米、尤素卡德、旺蘇萊曼、旺韓沙和佘錦成被革職或調職,乃至掀起司法危機,相當大程度不能孤立於當時爆發的巫統A、B隊高層權鬥,而巫統甚至一度被法庭判為不合法組織(沙烈阿巴斯堅持召開最高法院九司會審巫統的上訴,此舉被視為埋下他難逃被革職厄運的伏線),以及僅以42張多數票挫退東姑拉沙里的挑戰而保住巫統老大的馬哈迪陷入執政困境這個大時代背景。

再益在《我也是馬來人》一書中透露,當時他曾建議沙烈阿巴斯最好提前退休和接受高層安排來掌管其他職位。這並非是因為針對他的指責是合理或對錯的問題,而是知道一場大型的政治鬥爭已在巫統爆發;他還告訴沙烈阿巴斯,不需要成為當時巫統政治鬥爭的犧牲者;他說“我不想見到沙烈阿巴斯被政治領袖踐踏,但他決定和政府對抗,而歷史告訴我們過後發生了什麼事。”

歷史事實豈能輕易被扭曲,也不容敦馬選擇性記憶所謂的真相,曾被再益形容為悲劇的沙烈阿巴斯及另5位法官遭遇以及馬哈迪政權破壞司法獨立,導致我國的國際形象嚴重受損,委實不應被人為製造成“羅生門”式的歷史疑案。

文/劉漢良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