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開千百度】最近這些日子

一連幾天的下午都下大雨,連天氣都配合我灰灰的心情,我知道雨過會天晴,但是,疫情會轉好嗎?悲傷會離開嗎?思念會消失嗎?紅蜻蜓會重新起飛嗎?

1. 接到老總張木欽離逝的消息,心裡甚是難過,覺得文壇從此少了這一枝筆,深深感到惋惜和不捨。回想我在報館工作那匆匆兩年,當時我只有二十六歲,他在我的眼中像是高高在上的巨人,雖然甚少跟他交談,但他讓我在副刊裡任意發揮的厚愛,我永遠銘記在心。

Advertisement

2. 以前在報館工作時,很喜歡看見老總走路和說話的樣子,不徐不疾,從容自在,我在他的身上看見上一代文人、報人和學者的儒雅風度,那時候我心裡暗暗許願:希望我老去時會像老總一樣優雅,從內至外。

3. 我對老婆說:“我們去跟老總鞠一個躬。”這是我們對一代報人的敬意,感謝他對報界和文壇的付出,以及感激他曾經讓我在報館度過兩年快樂時光。

短短兩三天已三人逝世

4. 只是短短兩三天,老婆說誰誰誰去世了,至少已有三個人,她網友的丈夫、她哥哥的同學和朋友的朋友,我算算我自己這一邊,也有網友的丈夫和雜誌專欄文友相繼去世。今年真的是造物弄人的一年,不管是不是死於疫情,身邊都有親友驟然離世,到底天堂有多大?地府有多深?突然這麼多人不告而別,天堂和地府都容納得下嗎?如果可以的話,請別再帶走太多人了。

5. 最近的日子過得很平常,在家工作依舊忙碌,只是除了公事之外,我對其他事情都提不起勁,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是因為老婆的大姐驟逝?是因為還在思念媽媽?還是因為疫情壓制心情嗎?既然我避不開這些悲傷,也只好選擇跟它共處,笑不出就不笑,要哭就哭出來。

6. 從3月開始,我推拒了很多網上邀約,有的叫我授課,有的叫我直播聊天,前幾天還收到馬來亞大學的邀請成為他們主辦的網課嘉賓,坦白說,我很感謝各方好友的厚愛,可是我卻提不起勁,我擔心自己的狀態會搞砸別人的一番心血,最後,我都一一婉拒。小朋友說現在人人都搶着當網紅,你卻送走這麼多機會,可惜不可惜啊!我一笑置之,不說什麼。

7. 倒是前輩許友彬的紅蜻蜓出版社讓我振作起來,因為紅蜻蜓受疫情影響而面臨關閉停業,我在想,該如何幫紅蜻蜓渡過這一關呢?不只是我,某報館老總對我說如果有需要報館幫忙,他樂意安排,書店老板說樂意跟紅蜻蜓配合,還有很多書友私下PM我,有的說要捐錢,有的說要幫紅蜻蜓製作講故事視頻。我對許友彬說:“這是因為紅蜻蜓的品牌做得好,所以紅蜻蜓有難,大家都想出一分力。”

8. 突然想到,要不要找大佬李系德跟許友彬一起在臉書直播救救紅蜻蜓?如果我們三條友齊心合力吹水,你們願意購買紅蜻蜓一本書支持一下嗎?如果可以幫到紅蜻蜓,我願意獻上我的處男直播。

9. 一連幾天的下午都下大雨,連天氣都配合我灰灰的心情,我知道雨過會天晴,但是,疫情會轉好嗎?悲傷會離開嗎?思念會消失嗎?紅蜻蜓會重新起飛嗎?

10. 面對嚴峻疫情,某報館老總說:“怎樣都要想辦法跑出一條血路。”某導演說:“做了不一定行,不做就肯定不行。”我說:“這一次捱過去後,以後就沒有過不了的坎。”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曾子曰)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