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 酒館

朋友Y對咖哩太太的描繪,讓我立即想起唐若青在《倩女幽魂》中的扮相,因此即使還未見過她,從此這個長髮如一匹黑布罩下來的想像中形象便深置腦海中。

Advertisement

不過即使對聊齋人物般的房客感到好奇,但佛系包租婆還是始終如一,多年來不曾上門探一探這家賴租王有無將單位照顧完好。

有一次,咖哩先生發現他的那套一成不變“我在醫院”托詞已不能繼續產生作用,在終於硬起心腸的佛系包租婆堅持要他還租之下,邀我上他的辦公室面談。

原來他的電影公司,就坐落於公寓對過的其中一座樓高十五層的商用大樓內。我依約摸上門找他談,發現是個位於二樓的約六百方呎單位,門外掛上個小小的公司牌匾,整個氛圍十分靜謐。

見到包租婆上門,胖大的咖哩片導演笑吟吟地站起來相迎,絲毫不見欠租不還的窘態。

佛系包租婆仍然貫徹長久以來的佛系修為,不只沒有開門見山責問他什麼時候才願意交租,反而還一疊聲稱讚他靜幽隱秘的辦公地方環境好得很。

都怪向來大而化之的性格,從不留意這幾棟矗立於共管公寓對過的方型大樓是用作什麼用途;更不會知道自己的租戶,原來就在其中一座大樓內展開他的電影宏圖。

也是影迷的包租婆感到好奇地問:“你現在拍着什麼電影啊?”

“正在和一家印度電影公司在談合作的事。他們要來這裡取景。”咖哩片導演歡快地說。

交換過一輪觀影心得後,終於要談到此行正事:“你欠的租,到底該如何還?”

想不到咖哩片導演還另有點子:“我的兒子最近在樓下開了家bistro(小酒館餐廳),需要現金周轉,你再通融多點時間可不可以?”

哇塞,除了周轉他的電影公司,現在還用來幫忙導演的兒子開酒館,我那每月一千幾百令吉的租金還真算得上是萬能的救命錢。

萬能的救命錢

佛系包租婆既然大費周章抽空摸上門來收租,沒有空手回去的道理,於是軟硬兼施看着他簽了張兩千令吉的支票當作部分償還。

我還對咖哩片導演說:“你要保證支票能過賬哦。不要像上次那樣bounced(跳票)。”

他連聲稱是,並邀我下去他兒子開在大樓底層的小酒館參觀一番,告訴我歡迎隨時上門光顧。

佛系包租婆只是唯唯諾諾隨意答應着,心知這個可能性極低,因為只要兩三杯6%的啤酒下肚便會完全被擊垮的非劉伶,豈會自動投門酒館消遣作樂。

由於當時仍未到下午五點,專做夜貓子生意的酒館仍未開門待客,所以燈光分外朦朧,但望上去,內部裝潢還是相當講究,酒館一般上該有的氛圍都有了。不失會計師凡事都計較盈虧得失本色的包租婆,轉過頭很直接地問咖哩導演:“這一區人流看來不多,酒館生意還好嗎?”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