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 三年

如今全世界的銀行都嚴打洗黑錢和反資助恐怖主義活動,即使只匯出一萬令吉給海外戶口,也要向國家銀行報備,那麼要想個什麼理由出來匯錢?難道是還債?那麼此債又從何而來?

OL以為發出“2020年12月大限”的最後通牒後,心有旁騖想成為澳洲金礦主的汪姓大亨,已經開始安排他人接手這個CCC燙手洋芋。

Advertisement

因此在8月初見到信箱有一則他發出的短訊那刻,雖還未打開詳讀,也一心認為他已找到接手的人選。

豈料打開一看,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竟然要求我儘快將渣打銀行的那僅有一筆4萬餘令吉,悉數轉賬給他在香港的銀行戶口。

將那則寫得期期艾艾串字又連連出錯的電郵反覆看了又看,發現他只發給我和另外兩個陌生的郵址,我便將原件轉發給香港師父,詢問他的金礦愛徒何以淪落至此,連那一點供作CCC日常操運費的小錢都想拿回去。

我也解釋何謂最基本的有限公司操運費:固定的公司註冊地址費、每月的秘書費、公司註冊局的年度呈報費、審計師費,以及無論有無所得稅需繳交都得要向內陸稅收局上報的專業呈報費,都是一筆不小的開銷。

所以我的答案只有一個,這個鍋我堅決不再揹了,要讓我全數匯過去的話,只有立即另找他人接手。

據師父說仍在積極想成為金礦主的大亨,可能被OL的拒絕再玩決絕殺個措手不及,為了顯示他高度進取的誠意,就一口氣發了四頁他將在咱們馬來西亞推展的宏圖大計與我分享,還聲稱將來會有大把富貴在等着這名癡癡等了3年的OL。

可老大不小的OL又比3年前虛長了幾歲,這次連他發來的洋洋灑灑幾十億基建大宏圖,看也不看便塞在電郵信箱裡,只發出私訊給師父:“這個約臣汪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會弄到山窮水盡若此?”

一樣是坐困在香港愁城無處可飛的師父,在不到一個小時內便有回覆:“他這幾個月一直留在深圳不能出來,因為來港需要隔離14天,回去的話又再關14天,所以完全不能動彈。 由於行動限制,他沒辦法回港處理資金移動,這次你可考慮幫他這個忙。”

拒絕直接送錢入他袋

雖然那筆一直放在銀行流動戶口的現金是他的,可CCC只在我一人名下,如今全世界的銀行都嚴打洗黑錢和反資助恐怖主義活動,即使只匯出一萬令吉給海外戶口,也要向國家銀行報備,那麼要想個什麼理由出來匯錢?難道是還債?那麼此債又從何而來?

因此若要我從CCC大寶號直接匯出幾萬令吉給金礦主的香港戶頭,涉及的麻煩以及可能的風險太大,一直“無料”在捱義氣為金礦主和CCC操盤的OL,今次無論如何鐵了心,就以外匯監管嚴格為由,拒絕直接送錢入他袋。

不過一心想成為基建大亨兼金礦主的約臣汪先生確有兩把刷子,一聽到怕死的OL不敢冒被控洗黑錢的風險,便二話不說提供一個據說是名執業律師男子的姓名和銀行資料,叫我轉賬過去。是個本地銀行戶口,不管此君是否是名執業律師,料OL也不至於會在AMLA(反洗黑錢和反資助恐怖主義法令)之下被提控吧。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