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黑洞

2018年1月初的廠地雖然荒蕪,但那些參差林立的廠房和運輸部辦公室仍然存在,即使是杳無人煙的廢棄建築群。

Advertisement

為免驚動前門的警衛,我提議地膽運轉手將他的座駕開至後門緊鎖的大鐵閘外,如此景觀也更為遼闊。

他們兩人在鐵閘外向內探視,同聲發出讚嘆:“真係好大塊地啊!”

擅長到處搵銀的準礦主,卻對這塊大地有新的看法:“咁大幅地,攞來放containers(集裝箱)最啱。 ”

我聽到觸動了一下;“怎麼約臣汪和東尼王英雄所見略同,都想租出去擺放集裝箱?”於是便一副財政部長的聲口提醒他:“塊地咁貴攞來擺箱,要收幾多租先至賺到錢啊?”

準礦主笑道:“係嘅,CCC響前便成立總部大廈先,拆呢啲舊廠,遲啲至來發展後便嘅空地。”

師父已經清楚地告訴過我,CCC買地的錢只是屬於OBOR計劃的零頭,所以才那麼慷慨以高出市值近20巴仙的誘人價錢準備獻購,如此高價,任是算盤向來打得滴嗒響的小閨秀菲麗坦也不會拒絕。

屬高度國家級投資機密

師父曾在電話那頭哈哈笑道:“真正出錢嘅人又唔係約臣,佢都係同中國箇邊接頭嘅中間人。”

由於無料的WhatsApp電話效果並非每次都有5星水準,師父在香港那頭所說的高度國家級投資機密,我只聽得一嚿嚿,因為涉及人物眾多,而行將前來此地當CCC海外董事的中國大咖,亦只是代理人而已,幕後操作人士還另有天王級人馬。

CCC大寶號在2017年11月成立後,師父已告訴我一個絕大機密:“你哋嗰個Highway計劃本來唔使咁貴,係你哋國家嘅頭要求加碼,所以依家先至變成天價。”

一加一等於二,我便立即想到那個恨海難填的宇宙黑洞去:“師父,你話係唔係用啲錢來填嗰個乜乜物物Black Hole啊?”

雖是一眼關七的金融界福爾摩斯,師父卻也沒立即鐵口斷定:“啲錢到底點用冇人正式知道,不過你哋國家嘅大選隨時都會舉行,聽講都將會用到好多錢。”

無處可逃的黎民,聽到此話只能齒冷。咱們一輩子勞勞碌碌,即使唸了17年書又怎樣,還不是天未亮就得爬起來梳洗,連早餐還來不及吃便趕着返工,捱了十至十一二個小時的騾仔,才夾在車龍陣中艱難地回到家。如此週而復始過了幾十年,竟然發現還有個深不可測的金錢黑洞待填共業,而且還繼續揮霍,大舉欠債製造更多的大白象工程,好讓宇宙黑洞的始作孽者千秋萬世統治下去。

老大的OL儘管齒冷,但眼見原本貨如輪轉的公司廠房已成破破落落的廢墟,大公子幾兄妹也是遲暮之年,公司的僅存資金亦挨不了多少年,單是每年的地稅和門牌稅就高達30萬,即使廠地是準備賣給協助宇宙黑洞洞主打他的金錢戰爭的CCC大寶號,她還能怎樣,不也是要從惡如流。

所以在準礦主和地膽的旁邊聽到他們興奮的對話,我也擺出一副熱情地產推銷員的姿態,在一旁為故土加分:“係呀,我哋塊地係全八打靈最大嘅廠地嚟吖。”

文/梅淑貞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