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租戶

既然老牌經紀人都這麼說了,我還能怎樣,那就照他的話賣掉吧。此刻已沒有本錢對年年賺大錢的那兩三隻股感情用事,務必以最快的速度悉數換成現金,然後再轉入信託戶口方為安心。

莫姓經紀人的辦事效率也太讓久未入市的稀客吃驚,因為與他通電話才過了不到一個鐘頭,他便捎來好消息:“三隻股都賣了,我現在就將買賣單據電郵給你。”

我謝了他,不禁呼出一口氣,心想 :“終於解決了一項問題,而且遠比想像中來得快。”可能這是個順利賣產的好預兆。

再下來要賣掉的是比較棘手的那個一千方呎公寓。在聯絡地產經紀之際,也要發出通知書給現今的咖哩太太租戶,讓她有時間另覓居所。

未發出正式通知書前,我覺得應先打個電話和她事先溝通,以免她在失驚無神收到搬遷令會手足無措。

這個千呎單位是OL以業主身份出租的第一個屋業。首個租賃的租戶是家在吉隆坡設立的日本纖體公司,住戶是他們的日本籍董事經理,只單身一人,這麼理想的租戶真是打着燈籠都找不到。

福星高照

豈料一出師便不利。東洋大叔本應遷入的那天晚上,突然接到纖體公司打來的電話,急切要我去找鎖匠開門鎖,因為大門的鎖頭壞了,根本連門都不能進。可當時已過八點,公寓管理員也已下班,而剛下飛機的櫻花國老闆又急着要進門放下行李休息,這麼倉促的時間且又已經入夜,叫OL該去何處找到鎖匠開門。

這個菜鳥業主邊埋怨建築商的豆腐渣工程邊急着去找救兵,折騰了兩個鐘頭仍一籌莫展,不得已致電那名正在怨氣沖天的纖體公司代表。

那名小姐沒好氣地說:“算了,你明早趕快找人去修理門鎖,我的日本老闆已經入住酒店!”

這麼一來讓此名菜鳥包租婆更為內疚,開始擔心這名原始租戶會不會在一怒之下要求回水並退租。

但平生從未行過什麼大運的OL卻福星高照,櫻花國纖體經理一租便是兩年,約滿後退租也沒要求退回兩個月的租屋訂金,只是一個電郵便瀟灑搬走。

接下來便是咖哩先生和老婆兒子一家三口。由於完全交給地產經紀去搞定,他們三人我也從未見過,一直到他們欠租欠到連這個菜鳥業主也不得不正視的時候。

由於被準時交租的日本纖體公司租戶寵壞,以為所有租戶都會時間一到便會自動自發把租金直接匯入銀行,所以絕少花時間去查看銀行數目。直到這個佛系包租婆有朝一日發現咖哩先生已有將近半年沒交過一分錢的屋租,這才大驚失色致電向他詰問。

咖哩先生在電話中也表現得恍如大夢初醒般,他表現得很無辜地反問:“是嗎?有那麼久沒交租嗎?哦,我要問問我的兒子,因為是由他負責代交。我現在不方便講話,正忙着接下來開會的事,我有一部電影要開拍了。”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