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白面

OL雖然絕少吃鹽,但論年紀到底比年紀也不算小的少爺仔大出一大截,知道他必有什麼有關此神秘新GM的不可告人秘密,連老爺子都不讓知曉。

聽到向來對任何人都沒有多少正面評論的毒舌精RM如此推崇他的新人GM是如何地好,OL不免心生疑惑,因為這不像他的慣常作風。

Advertisement

因此便很自然地順口問:“到底他係點好吖?”

只見毒舌精罕有地抿了抿嘴,邊點點頭邊露出些許微笑,還是簡單地誇了一句“Very good”,然後便像是很慎重的叮囑:“Don’t tell my father about him.(不要告訴我爸爸有關此人)”

OL雖然絕少吃鹽,但論年紀到底比年紀也不算小的少爺仔大出一大截,知道他必有什麼有關此神秘新GM的不可告人秘密,連老爺子都不讓知曉。

不過既然他已鄭重交代不可對老爺子吐露半句風聲,OL也唯唯諾諾百分百守密,超過大半年的時間,絕口不向老爺子提及此RM譽為世上難覓的人才。

隔了一陣子,逐漸看到有個面白高大慣穿白色襯衫的男子身影,逕自一個人步上三樓。那樓層,除了是M公司集團的會計部,整個東廂也是S公司的辦公室。

雖然此白衣男步伐匆忙,但OL坐在二樓辦公室裡透過敞開的房門,仍可偶爾在抬頭的一瞬間,看見此白面男有些面善。兩三次過後,終於憶起他就是不久前出現在SWOT培訓營的神秘人。

正所謂一加一等於二,這個面白衣白的中年男子,想必就是RM讚不絕口的“好得很GM”。

既然已目睹此男頻密出現,有日見到RM又搖搖晃晃地走進來坐在面前,便試探問問那個“好得很GM”,是否就是經常來辦公大樓的男子。

“That’s him.(就是他)”那天看上去有些漫不經心的RM,似乎相當滿不在乎地證實其人身份。

見他肯讓神秘GM經常上門,仿彿已不大擔心老爺子知道此人的存在,OL便索性問下去:“之前你唔係話過你嘅新GM要等到4月幾先至正式返工嘅,咁佢周不時上來搵你,佢而家重有冇做緊工吖?”

鬆口自動爆料

這是間接刺探其人背景。如果諱莫如深警惕性又特強的數學高材生RM堅持不透露口風,喜歡八卦的OL一樣一籌莫展。

豈料先前千叮萬囑不可提到“好得很GM”存在的RM,竟然鬆口自動爆料,讓八卦的OL獲得不少意想不到的寶貴資料。

“佢響L氧氣廠有好多annual leave(年假 )要清,而家係放緊假,所以要等到4月幾先至嚟S公司返工。”

一聽到L氧氣廠的鼎鼎大名,OL的眼睛便立即亮起來,因為這家上市公司除了是國內的氣體生產商龍頭老大,也是間歷史悠久的跨國公司。

問題也立即來了:既然毒舌精RM肯請他回來當統帥,而且又是掌管最重要也最關鍵的東海岸發展計劃,可見並非是吳下阿蒙,那此人在L氧氣廠也應該有相當地位,為何他會離職,又為何到來S公司此類的中小型企業屈就?這有些不大合理,除非有非走不可的理由。

於是打蛇隨棍上的OL便索性問到底:“L氧氣廠好唔錯喎,點解佢唔做吖?”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