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晚會

那晚菜鳥OL也看到以不變應萬變的卡士柏,終於有機會做他平日在公司裡不能做的事了,那便是:提一把吉他在食堂的一側調音,大概是為當晚的音樂表演作準備。

本來聽到善良阿姨說卡士柏到了晚上,便搖身一變成為搖滾樂隊主唱已夠拍案驚喜,待聽到那名經常上公司接他下班的長髮女子,因為愛他而愛到死去活來,讓當年的菜鳥OL驀然醒悟“鹹魚青菜,各有所愛”此句話的意義。

Advertisement

後來他們有沒有修成正果,OL已無從得知。但看到卡士柏那副吊兒郎當毫不在乎自己儀容,看上去似乎一切都無所謂的樣子,結婚生子大概不在他的人生規劃之內。所以OL也一併幾十年來掛念着那個不通姓名卻一臉敵意的長髮女子,不知她的癡心有否枉托。

離開英資公司後的最初幾年,還屬菜鳥一名的OL,會不時地與善良阿姨保持聯繫。若不是,也不會受邀出席只邀請自己人的員工聯歡晚會,而且是在那間仿若圖書館的四層樓高紅磚大廈裡。

她也一直記得那晚遇到一名瘦削的舊人,穿着寬大的花裙子從樓上走下來,就在菜鳥OL準備進去由員工食堂改為當晚的晚會聚餐場地。

菜鳥OL記得她叫瑪麗,是電器市場部門的一名書記,經常拿着出貨單下來找會計部兩名可以批准出貨的人員簽名。首要的簽名人,當然是魔王之一的詹姆斯布朗,那管會行走的大煙槍。

全都男婚女嫁去

但銷售經理詹姆斯可不是乖乖坐在位子上等客上門的那類人,通常他不在其座位的時間就多過他坐下來的時間。

因此需要批准方能發貨的工作,就交由其實也作不了主的菜鳥OL來執行。起先不知就裡的職場新雀,見到笑臉盈盈的市場書記巴巴的從樓上走下來索取簽名,都會例牌地先看了看買家的名字後便爽快地簽下自己的小名。

直到有一天被大煙槍詹姆斯發現她濫做好人,便警告她不可輕易簽批,因為有些顧客已被他列入不可交易的黑名單內。

菜鳥OL聽了自是覺得委屈萬分,因為從不知道誰家已被列入黑名單,而且他老兄又總是不在,所以才整天被那幾個準備出貨單的年輕男女書記看上。

是花裙子瑪麗先對她盈盈地笑:“嗨,你好嗎?還認得我嗎?”

“當然。”菜鳥OL也向她問好,並問她近況如何,發覺她其實已不像是四年前那名怯怯生生誠惶誠恐的弱小女孩了。

“我去年結了婚,現在是市場部門的Supervisor(主管)。”瑪麗顯然相當自豪地報告她的現況。

識相的菜鳥OL當然向她連聲恭喜,心裡卻在想:“才不過四年的時間,竟然全都男婚女嫁去了。”她想到的,當然是那名不知如何已胖成中年大叔的曾經一度型男KK和擁有“一個老公和一個兒子”後不再跑馬拉松的黑甜俏阿Kit。

那晚菜鳥OL也看到以不變應萬變的卡士柏,一樣的穿着件寬鬆的長袖柳條大襯衫,配上洗得泛白的牛仔褲和及肩的長髮。他終於有機會做他平日在公司裡不能做的事了,那便是:提着一把吉他在食堂的一側調音,大概是為當晚的音樂表演作準備。

看到他,便想起與他最接近的優雅中女莎莉,於是菜鳥OL便轉頭問站在身旁的善良阿姨:“冇見到Sally嘅?”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