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內定

不曉得是否覺得自己堂堂經理卻在一眾手下面前受到威廉彈冷對待而覺得丟臉,性情一點也不粉紅的阿諾李越發變得暴戾,整天喜歡找碴,特別地針對菜鳥OL。

阿諾李在眾目睽睽之下呼叫威廉彈的小名但卻被他當眾輕忽後,面子顯然掛不下去,自此之後就如廣東話所說的越發惡死能登。

Advertisement

其實讓大當家斥責並無什麼大不了,反正那是他的標準作業程序,否則那個“彈”字從何而來?

進入英資公司尚沒有多少日子的菜鳥OL,有一次在威廉彈特地下來會計部詰問她一份銀行文件時,還沒真正領略過他的厲害的職場菜鳥,竟然膽敢聲量也不小地駁回去,但她的眼尾卻掃到善良阿姨和另外幾名會計部同仁錯愕驚恐的樣子,這才有些擔心。

果然,威廉彈立即更為火大,大概他從未見過一名小小的新人竟敢反駁自己,於是更加怒不可遏,立即炸開了來。

菜鳥OL見他如此氣忿,回心一想可能自己也做得不對,便立即向熔焰正在橫流的活火山道歉。這招道歉兼認錯倒是有效,活火山立即停止噴發,回復他平日一臉煞氣的威廉彈狀態。

欲脫離苦海 四處投信求職

他一離開會計部後,善良阿姨便立即告誡不知死活的職場新雀:“你好大膽!呢度咁耐都冇人敢同William Tan咁講話!”

仍然不知死字怎寫的菜鳥聳聳肩說:“最多咪係唔做!而且我覺得自己都唔算錯。”

以威廉彈為名的火藥味如此嚇人,也只有像菜鳥OL那樣的新卒才敢去頂撞,卻也只是僅此一回而已。

如今卻遇上這位儼如住在玻璃缸的粉紅男,不知輕重地當眾呼喚他的小名,菜鳥OL當下覺得自己還不算太差,至少還懂得鑑貌辨色不敢造次。

但不曉得是否覺得自己堂堂經理卻在一眾手下面前受到威廉彈冷對待而覺得丟臉,性情一點也不粉紅的阿諾李越發變得暴戾,整天喜歡找碴,特別地針對菜鳥OL。

已在英資公司超過一年的菜鳥,覺得既然已超越上回在會計公司只做了9個月的魔咒,現在即使換工作,也不會顯得太難看,於是便開始積極的四處投求職信,以求早日脫離苦海。

投信的對象除了是看公司性質和規模,首選還是位處家城的機構。但若受召面試,便得請假飛過去,來回至少需兩天時間,還是不容易。

在粉紅男尚未入駐金魚缸之前,菜鳥OL曾有過飛回去家城應徵的經驗,那是家土產華裔銀行招聘公司秘書的工作。信心滿滿的菜鳥,還以為以自己的好成績,找新工作應該無往不利。

那日見她的是該銀行的一名董事,從他的姓氏來看,極有可能是姐姐裁縫店的某富家女老顧客的爸爸。但該年約60的董事當然不知有此淵源,只是板着臉很公式化地問了幾道問題。

豈料在面試半途中,他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只聽到該名似是富家女的銀行家爸爸邊翻他桌上的一疊應徵信邊說:“汝講的是伊的後生?有啦,看到啦,我知影啦。”然後他便打發她離開。

至此,菜鳥OL知道自己與這家銀行無緣,因為所應徵的職位看來已經內定。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