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文德恤功】愛護河流免制水

繼雪蘭莪因河水污染致使兩座濾水站暫停運作,令數十萬水供用戶受影響後,森美蘭文丁貝利海支流也遭到污染,導致多個地區居民也面對制水困擾。

這一次的森州河水被污染,不僅導致魚群死亡,也讓鄰近的居民聞到強烈異味後感到不適,而受制水影響的商戶和居民更是牽連甚廣。

其實,去年國內的河水遭污染事件可說是接二連三的發生。除了這次的森州河水遭污染外,雪州河流在短短3個月內兩度發生污染事件而被迫制水,還有柔佛州的毒河事件等。

為何這類污染事件周而復始的發生呢?追根究底,人民、商家和政府等各單位都責無旁貸,有些是始作俑者,也有些是縱容者。當問題發生時,保持沉默的我們就是最大的縱容者。

掌管森州健康、環境、合作社及貿易事務的行政議員威拉班透露,聖誕節當天揭發從芙蓉通往文丁貝利海支流的化學廢料,與12月初在森州萬茂河所採集到的物質是一樣的,都是被廢棄的黑油。

承擔苦果的還是我們自己

日前,霹靂州蘇丹納茲林沙殿下為作家拿督斯里再尼烏江的新書《40個環境保護聖訓》推介時,引用了2017年環境局數據,指我國在2008年共有579條河流,但如今只剩下477條河流。

“這意味着我國已失去了102條河流。在這477條河流中,只有219條河流是屬於乾淨的級別、207條河流屬於部分污染級別,以及51條屬污染級別。”國家水務服務委員會主席查爾斯早前更提到,其實國內95%的河流,都已經受到污染。

在全馬受到極度污染的25條河流中,柔佛就佔了16條。柔佛州河流保育運動主席傅培育曾就巴西古當毒河事件發表談話時說,非法傾倒化學廢料及把垃圾丟進河流,是導致河水污染的罪魁禍首,其他原因還包括猖獗的採砂活動,畜牧業及棕油廠排放污水及各種工業活動等。

此外,水質專家扎基再努丁也曾就巴西古當毒河事件接受媒體訪問時提到,巴西古當及鄰近地區工業的工廠數量眾多,造成工業區過於飽和密集,以致成為污染禍根主因之一。

不僅於此,他還提到另一項關鍵,即工廠被允許排放的某些排污濃度指標,遠遠超過了“污染河流”的水質標準。換言之,當初制定法律的人假設這些污水排入河中之後,河水會稀釋它,並未考量到污水總排放量和河流的面積大小,竟允許工廠把“超級污水”直接排入河水之中!

其實,河水是水供的主要來源。既然如此,無論合法或違法,我們都不應將污水倒入河中,否則承擔苦果的到頭來還是我們自己。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陳文德)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