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打開天窗】玩玩天下大勢的遊戲

巫統署理主席末哈山語出驚人,說巫統從未加入國盟,與國盟的關係只為了救國,以結束希盟內部所引發的政治動盪。

他強調巫統的正式盟黨是國陣的馬華和國大黨,還有與伊斯蘭黨組成的全民聯盟,但巫統與國盟沒有這樣的協議,因此在下屆大選的議席分配上,巫統不會將本身的一些傳統議席讓給土團黨。

這不就等於說,國盟的“壽命”就只有這兩三年?來到第15屆全國大選,大家就各分東西了?

也難怪末哈山這麼說,大家如果記得,國盟當初的“成立”,只是幾個人的傑作,非常不好彩,在政變成功後,卻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而弄得新政權手足無措。

剛開始,國盟其實就是敦馬哈迪原本要籌組的“聯合政府”,敦馬還不要巫統參與,他只接受退黨及個別加入其他政黨的巫統議員。所以,末哈山等巫統領袖怎吞得下這口氣?更何況,末哈山本身以及許多巫統最高領導層都未獲任何官職。

末哈山是回應行動黨王建民日前的分析,後者指國盟裡的巫統和土團黨在合作上面對困境,巫統不願僅在國盟扮演老二角色,兩黨的合作應該會在國會解散後就停止。

其實,這種種跡象在慕尤丁安排官職時就看出端倪了,不止巫統感到不滿,伊斯蘭黨也對官位的分配大表不滿。

伊斯蘭黨總秘書達基尤丁擅自對外宣佈所有後座議員將受委GLC高職;他所謂的後座議員,其實是指那些未獲官職的伊黨議員,說他們都有擔任GLC高職的資格。

巫統主席阿末扎希也不甘示弱,向慕尤丁要求官職給4位沙巴巫統領袖,包括沙巴巫統主席邦莫達在內。

若又出現新聯盟不足為奇

針對兩黨的要求,慕尤丁至今未有回應,但他能夠沉默多久?對一些部長的糟糕言論和表現,慕尤丁也未敢對付他們。

上週末,慕尤丁接受電視台訪問,似在間接回應末哈山的質問。

他說他現在只專注在對抗新冠肺炎疫情,不是政治,從擔任首相的第一天起,他就沒有想過政治課題,因為人民也不想再聽到這些課題了,他們只想知道政府要如何解決人民所面對的問題。

那安華日前會見慕尤丁為的是哪樁?

安華說,他是去向慕尤丁建議召開討論新冠肺炎疫情的國會特別會議,不是去商量組織聯盟或成立後門政府,他只是和一個老朋友會面,沒有其他。

但我相信,巫統對他們兩人的會面有不同的解讀,兩人見面別有用意也說不定。

然後,安華不尋常的為伊黨說話,說他過去欠伊黨很多,在他與家人面對最困難的時期,許多伊黨前領袖都曾給與幫助。

我以為對他好的伊黨前領袖都去了誠信黨,他是在感激這些前領袖,還是現在的伊黨領袖?他好像混為一談了,難道他忘了伊黨領袖曾無數次對他的攻擊和誹謗嗎?最近的一次是哈迪阿旺在受委首相對中東特使,致函中東國家領袖時誣蔑安華,指他反伊斯蘭,獲得“基督教”黨行動黨支持,是一名危險的“世俗務實主義者”。

安華的度量可真大,大到既往不咎。但,為何無端端選在此時說伊黨的好話?

或許,政治本就如此,都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來到第15屆大選,我國若又出現新的政治聯盟或組合,那也不足為奇,那只是朝野政黨之間不斷在玩“changing partners”的遊戲。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康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